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两千七百五十三章 万灭诛杀阵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面对叶晨峰所说的话,何仁白脸上布满了狠辣之色:“小子,我倒要看看你待会还能够如何嘴硬?”

    在何仁白的话音刚刚落下之际。

    只见那八个被植入禁.忌之术的神帝境巅峰强者,他们依次有序的排开了一种古怪的阵型。

    看样子何仁白是不准备动手了,他只是在一旁观看着。

    老白和老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们两个随即想要对八个神帝境巅峰的强者展开攻击。

    然而。

    从这八个神帝境巅峰强者身上涌出了浓郁无比的强大黑色灵气,由此同时,地面上也泛起了一阵阵的红色光芒。

    原本结着厚厚冰层的地面之上,竟然隐隐的浮现了一个巨大的血红色阵法。

    叶晨峰、老白和老黑他们全部处于阵法之中,而那八个施展了禁.忌之术的何家神帝境巅峰强者,他们所站的位置正好在阵法的八个阵眼之中。

    这个血红色的阵法居然有八个阵眼,那八个神帝境巅峰强者的黑色灵气,最终全部进入了他们脚底下的阵眼里,从整个阵法内顿时爆发出了一阵阵血红色的强大能量波动,冲击的老白和老黑筋脉中的灵气河流不停受阻,使得他们速度迟缓了下来。

    叶晨峰虽说比老白和老黑的情况要好上很多,但是他筋脉中的灵气河流也有点不顺畅。

    “轰!”的一声。

    一层血红色的光芒将整个阵法笼罩在了其中,叶晨峰、老白和老黑他们自然也是被笼罩在阵法之中了。

    在血红色光芒笼罩之后,叶晨峰他们脸色忽然大变,只因为他们感觉自己的身体动弹不了,仿佛是被某种力量给限制住了。

    而那八个何家神帝境巅峰强者,他们是不停的往阵眼之中灌入源源不断的强大灵气。

    处于阵法之外的何仁白,他脸上布满了戏虐的笑容,完全是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

    叶晨峰他们筋脉中的灵气河流催动到了极致,要知道他们全部是神帝境巅峰的修为了,甚至隐隐的跨出神帝境巅峰了,可在他们全力催动之下,他们还是无法摆脱限制住自己的力量。

    老白吴风闲脸色凝重无比:“这难道说是万灭诛杀阵吗?”

    所谓的万灭诛杀阵是一种来自于混沌时代的强大阵法,只是早已经在这个世界失传了。

    老白曾经在古籍上看到过这种阵法的,他通过观察看出这里的这个阵法和古籍上描述的万灭诛杀阵极为的相似。

    这万灭诛杀阵需要八名修为跨出神帝境巅峰的强者一起激发,而且阵法的作用一旦失去了,激发者将立马身体爆裂而亡。

    这何家的八名神帝境巅峰强者,他们因为施展了何家的禁.忌之术,他们的修为自然是跨出神帝境巅峰的了,只是还远远低于永生境而已。

    何仁白笑道:“吴风闲不愧为吴风闲啊!竟然可以认出这种阵法来?这的确是混沌时代失传的万灭诛杀阵,这是我们老祖无意中获得的。”

    看来何家把这八名神帝境巅峰强者,完完全全的当做是牺牲的炮灰了。

    用八名神帝境巅峰强者的性命来诛杀叶晨峰,看来何家是有够看重叶晨峰的了。

    由超越神帝境巅峰的强者激发的万灭诛杀阵,据说就算是无限接近于接近永生的强者也无法摆脱的。

    难怪叶晨峰、老白和老黑会被限制在其中了,只是这万灭诛杀阵还远远不止于此,被限制在其中的人,随着时间的推移,血肉会慢慢的被腐蚀,最后直接变成一滩血水。

    在得知了这是万灭诛杀阵之后,老白和老黑脸色变得凝重无比,他们可以感觉到自己呈现在空气中的皮肤,已经在最先开始一点一点的被腐蚀了。

    叶晨峰也从老白和老黑口中得知了这种阵法,他将筋脉中的灵气河流运转到了极致,身上汹涌的气势是一波又一波的冲了起来,可他冲起的气势,很快就会在血红色光芒的笼罩之中消散干净。

    身子强行想要动弹,可根本是做不到。

    叶晨峰看到自己手背上的皮肤也有被腐蚀的迹象,他始终没有停止催动灵气河流,嘴巴里的牙齿咬得紧紧的。

    阵法外的何仁白冷声道:“小子,不要白费力气了,你以为你能突破万灭诛杀阵的限制吗?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人?你……”

    只是他喉咙里的声音猛的停顿住了。

    只见疯狂催动筋脉中的灵气河流,脸色有几分狰狞的叶晨峰,他竟然抬起了自己的右脚。

    叶晨峰身上承受着极致的限制力,可眼看着已经走到这一步了,他不能够在这里终止,他要跨入永生,他一定要跨入永生,所以,他必须要解决眼前这些人.

    “这怎么可能?在限制力的重压之下,你竟然还可以动弹?”

    何仁白随即又对八名神帝境巅峰强者,吼道:“你们在干什么?加快灵气注入阵法中的速度。”

    那八名神帝境巅峰强者对于何仁白的话,他们是言听计从的,在他们更加快速的往八个阵眼之中注入灵气之后。

    “轰!”

    笼罩的红色光芒变得更加浓郁了几分,其中的限制力也陡然之间加大。

    承受了更加巨大的限制力后,叶晨峰好不容易抬起的右脚猛的落了下去,这回他无论如何催动筋脉中的灵气河流,他都无法在动弹一下了。

    “小子,我承认你的确有点能耐,但你也仅限于此了,从今往后,在这个世界上将不会有你这么一个人了,你充其量也只是昙花一现。”

    “我要在这里亲眼看着你的身体慢慢一点一点的化为一滩血水。”

    何仁白眼眸阴沉的盯着叶晨峰,他的脸上充满了无尽的笑意。

    老白吴风闲和老黑江运天直皱眉头,他们的皮肤被腐蚀的越来越快速了,照这样下去,对他们来说极为的不利,他们必须要尽快的摆脱这个万灭诛杀阵。

    叶晨峰尽量让自己平静了下来,他看着这个阵法,试图想要从这个阵法内找出破绽。

    可这个阵法几乎是完美无缺,想要摆脱限制,除非是靠着力量强行轰破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