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两千七百四十七章 三大药王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初入神帝境巅峰。

    在稍微的展现了一下战力之后,老白和老黑他们还有什么话可以说的?

    孔南志拍了拍林问天的肩膀:“我们都老了,以后是年轻人的世界了。”

    林问天回想着刚刚被叶晨峰瞬秒的事情,他心里面别提有多郁闷了,他好歹也是老牌的神帝境巅峰强者啊!叶晨峰才刚刚跨入神帝境巅峰,要不要这么打击人?

    在叶晨峰他们回天极城,商量要如何阻拦何空胜跨入永生的时候。

    何家一间密室外。

    家主何仁白是毕恭毕敬的站着,这间密室只有何家老祖何空胜可以踏入。

    何空胜自从之前踏入了密室之后,他就没有离开过一步,何仁白已经将何元天死在叶晨峰手上的事情汇报给何空胜了。

    刚刚整个上界布满的一道道天道之痕,何仁白自然也是看到了,而处于密室里的何空胜毫无疑问的可以感觉到。

    “老祖,刚刚是谁突破到了神帝境巅峰?竟然可以让整片天空布满天道之痕?”何仁白皱着眉头,语气中充满了担忧之色。

    “你说还会有谁?”从密室内传出了何空胜阴沉的声音。

    何仁白思忖了片刻:“难道会是那小子吗?他已经突破到神帝境巅峰了?”

    密室里在沉默了片刻后,何空胜的声音继续响起:“除了他还会有谁?吴风闲和江运天全部跨入了神帝境巅峰了,在这个上界有谁还会有这样的天赋?只是看来我还是低估那小子了。”

    “不过,那小子刚刚跨入神帝境巅峰,而我如今已经无限接近于永生了,只差最后一步就要彻底跨入永生境了,他不会是我的对手。”

    “但,你们如果有办法的话,还是尽量将那小子给除去吧!”

    何仁白恭敬的回答道:“老祖,在你跨入永生之前,那小子不会在这个世界上存在了。”

    自己的儿子死在了叶晨峰的手上,何仁白心里面对他可谓是恨之入骨的,不用何空胜吩咐,他都想要把叶晨峰给剥皮抽筋。

    “嗯!”

    何空胜应了一声之后,道:“你退下吧!”

    在何仁白退下之后,密室之中的何空胜,他眼眸中狠辣的光芒闪烁着,他的手掌不自觉的握紧,自语道:“吴风闲和江运天的天道之痕超越了我,而他们的徒弟的天道之痕却远远把我给甩开了。”

    “我何空胜有哪里比他们弱的?就让他们现在尽情的得意吧!谁能够跨入永生,谁才是这片天地的主宰者,没有人能够阻止我。”

    ……

    叶晨峰自然不知道何元天在安排杀了他的事情了。

    他们在一路回到天极城的时候,只见在天极城外又聚拢了不少的人。

    在回来的路上,叶晨峰完全适应了神帝境巅峰的感觉,他并没有故意收敛气势了。

    在叶晨峰和老白他们来到天极城的城门口时。

    围拢在城门口的强者,他们清楚的感觉到了叶晨峰的修为突破到了神帝境巅峰,联想到之前天空中出现的无数天道之痕,他们眼眸里全部露出了不敢置信。

    “难道说形成如此之多天道之痕的就是他吗?”

    “应该不会有错了,他现在的修为在神帝境巅峰,而且看样子,他的年龄应该非常年轻,他的天赋绝对不会差的,只是如此之多的天道之痕也太夸张了一点。”

    “不管那多了,这次赌一把,我要加入到天极城的联盟之中去了。”

    “不错,我也要加入了。”

    “我还是再观望观望,据说何家老祖可是要跨入永生了,再有何家那个阴谋可能是子虚乌有,如果现在选择错了,那么一步踏错,我们就会面临万丈深渊。”

    ……

    在周围的上界强者议论纷纷的时候。

    从人群之中走出来了三个老者,周围的强者纷纷给他们让路。

    这三个老者脸上充满了倨傲之色,他们在上界被称之为三大药王。

    千药殿。

    这是上界的一个炼药师势力,也是如今上界最大的炼药师势力。

    在老白和老黑他们那个年代,千药殿就已经存在了,而且有着非常大的影响力。

    可后来老白吴风闲在炼药一途上强势崛起,甚至跨入了至尊炼药师,他带动了吴家的不少人跨入了炼药一途,渐渐的将吴家在炼药上发展了起来,有一段时间甚至压过了千药殿。

    可以说吴家和千药殿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恩怨。

    这三个老头是千药殿如今的老祖,他们分别叫做郑万恒、罗振海和杨天尘。

    其中郑万恒也算是老白和老黑那个时代的人,只不过,那时候他还是一个初出茅庐的炼药师,他亲眼见识过老白吴风闲的炼药之术。

    他一直想要为千药殿讨回一口气,在听说了吴风闲和江运天的徒弟自称为药器同修,而且还是双至尊,他知道机会来了。

    这三大药王如今全部是至尊炼药师。

    郑万恒目光定格在了老白吴风闲的身上:“吴前辈,当年你和我们千药殿有不少恩怨,你的炼药之术,一直是我佩服的,你也是我一直追赶的目标,不过,千药殿和吴家之间的恩怨,也是时候应该要算一算了吧?”

    吴风闲微微一愣,他没想到这三个老头是千药殿的人。

    回想着当年和千药殿的恩怨,他嘴角浮现了一抹回忆的笑容,他记得非常清楚,在他跨入至尊炼药师之后,他还在炼药师一途上不断的钻研,他当初甚至以一人之力,直接挑了整个千药殿,使得千药殿的声誉在当时一落千丈。

    吴风闲看着郑万恒,问道:“你今天是来挑战我的?”

    自从肉身凝聚之后,他还没有和别人比拼过炼药,正好手痒的很,千药殿来向他挑战,他自然是来者不拒的。

    谁知道郑万恒摇了摇头,他说道:“吴前辈,当年在你挑了我们千药殿的时候,我才是一个初出茅庐的炼药师,我和你不是同一辈的人,你的徒弟不是跨入至尊炼药师了吗?我们要挑战你的徒弟,这应该很公平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