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两千七百三十七章 意想不到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何仁白袖袍一挥。

    从他的袖袍里迸发出了一道巨大且璀璨的青色光芒。

    “砰!”一声。

    这道青色光芒落在了天极城外,待到光芒慢慢散去,只见一个无比巨大的青色擂台,印入了在场所有人的视线之中。

    “极尽擂台?”

    围观的一些强者立马认出这个擂台的来历,看来今天何家是想要玩真的了。

    这次不是叶晨峰死就是何元天死。

    这所谓极尽擂台来自于远古时代初期,据说这极尽擂台内融合了不少族类的鲜血。

    比如说青龙之血、凤凰之血和麒麟之血。

    而且打造极尽擂台的材质也非常不一般,传说有五名至尊炼器师,一起花了十年时间才将这极尽擂台彻底打造完成。

    一旦将这极尽擂台开启,就算是神帝境巅峰,甚至是超越神帝境巅峰的强者,同样是无法破开极尽擂台的结界,除非是决战的双方,有一个人死在擂台之上,结界才会自行消散。

    想要破开极尽擂台的结界,必须要无限接近于永生的强者,应该才可以做到了。

    何仁白看着老白和老黑他们,说道:“废话我也不多说了,想必你们都应该知道极尽擂台的,在将极尽擂台开启之前,你们可以自己检查一下。”

    不用何仁白提醒,老白他们也打算要检查一下极尽擂台,老白、老黑、林问天和孔南志一起将极尽擂台检查了一遍,暂时没有发现任何不妥之处。

    在他们检查完毕之后,身体内充满杀意的何元天,他脚尖点地,身子直接踏空来到了擂台上,手指指向了叶晨峰,眼眸中充满了挑衅,不过,他还是没有开口说话。

    在老白和老黑他们叮嘱了几句之后,叶晨峰同样是踏空来到了擂台之上,和何元天是对立而站。

    在何元天和叶晨峰全部站到极尽擂台上之后。

    何仁白将灵气隔空打入极尽擂台之内,整个擂台是剧烈的颤动了起来,随即,“轰!”的一声,极尽擂台顿时被一种青色结界给笼罩住了。

    一旦极尽擂台开启,就算是开启者也无法中途让结界消失的,必须要等到擂台上死的只剩下一个人,笼罩的青色结界才会消散。

    叶晨峰和何元天的生死之战,等于是天极城和何家之间的一场预热,如果哪一方死在了擂台上,肯定会严重打击自己那一方的士气。

    原本叶晨峰已经是一只脚跨入神帝境巅峰的人了,如今他的四条灵气河流融合成一条,虽说识海没有合并,暂时无法施展神帝境的神通了,但是其战力又是提升了不少。

    就算让他和普通的神帝境巅峰强者对战,他也是有着必胜的把握。

    何元天眼眸中的神色阴冷无比,他之所以变成如今不男不女的状态,在他看来这一切都是因为叶晨峰,要不是他想要亲手杀了叶晨峰,他需要走这么极端的路线吗?

    现在他已经踏上了一条不能够后悔的路,他要亲手杀了叶晨峰,亲手将叶晨峰的脖子给捏碎,以此来证明他的选择是对的。

    何元天肩膀猛的一抖,他的两只手掌上闪烁起了一道银色光芒,只见在他的两只手掌套上了一对银白色的手套。

    在这一对手套上闪烁着淡淡的光芒,一个个的红色符文在其上显得耀耀生辉。

    看到何元天手掌上出现的一对银白色手套之后,擂台下的老白和老黑等人神色一变,他们忽略了一点,没有给叶晨峰准备仙器。

    林问天皱眉道:“这次的挑战太仓促了,我们都忘了给这小子准备仙器了。”

    孔南志也说道:“这是何家的上等仙器开天,据说只要戴上这一对手套,其力量会大幅度的提升。”

    林问天和孔南志没有正式见过叶晨峰的战力,他们两个心里面充满了担忧,毕竟一旦败北就会死在擂台上的。

    只是在孔南志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

    双手上戴上了“开天”的何元天,他的嘴角露出了一抹残忍的笑容,筋脉中的灵气河奔腾而起,在将灵气注入到“开天”之内后,其上的红色符文瞬间游动了起来。

    一层层强大的气势朝着四周扩散,使得空气中泛起了一的涟漪。

    何元天的身影瞬间消失在了原地,猛烈的气势压迫向了叶晨峰。

    擂台下的人在看到何元天展现出的速度之后,大部分人脸上露出震惊之色,这等速度恐怕在神帝境后期之中很难见到了,由此可以推测出何元天的力量也不会弱,更何况他的双手之上还戴着“开天”。

    只是叶晨峰站在原地没有动弹,他的脸上没有任何的慌张,筋脉中合并的一条灵气河流奔腾了起来,恐怖的气势从他身体之内爆发。

    而正当这时。

    何元天的身影陡然出现在了叶晨峰的面前,他的右拳朝着叶晨峰轰击而去。

    在他右拳上的“开天”,爆发出了无比刺眼的光芒,他想要以最简单的方式直接把叶晨峰的骨头给轰碎了。

    拳头还没有临近,叶晨峰身上衣衫就在破裂了,周围空间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纹。

    叶晨峰没有选择躲避,同样是挥出了一拳,迎上了何元天的拳头。

    “叶晨峰,我戴着开天呢!你以为你的力量能够胜过我吗?你别做梦了。”何元天吼道。

    “砰!”

    “轰!”

    “撕拉——”

    只是两只拳头触碰在一起的瞬间,何元天的立马脸色大变,一股巨力从他的拳头上传来,紧接着,从叶晨峰才拳头内爆发出了可怕的劲气,他脚下的步子不由自主的退后了五步。

    虽说没有受伤,但是身上的衣服和裤子全部碎裂了开来,他全身只剩下一双手套是完好无损的了。

    衣服和裤子碎裂,这是何元天也没有想到的,他的身子顿时呈现在了所有人的视线里。

    在场的人觉得何元天有点古怪,仔细一看之后,这堂堂何家少主何元天,他竟然没有下半身那玩意了?

    也就是说何元天是个不男不女的东西,这突然揭开的一幕实在是太意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