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两千六百九十七章 唯一的骄傲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只是几个呼吸间。

    这一白一黑的身影便踏空进入了亭子内,随后他们在石椅上坐了下来。

    “时间过得真快,我还清楚记得当年我们一起闯各种秘境和险地的情形,现在你们都是各自家族内的老祖了吧?”白影人感叹的说道。

    黑影人也说道:“当年的你们只有在我们身后追赶的份,如今我们却只有在你们身后追赶的份了,真是世事难料啊!”

    这一白一黑两道身影赫然是老白吴风闲和老黑江运天。

    自从上次和叶晨峰在中界相遇了之后,老白吴风闲和老黑江运天是更加努力修炼了,如果真的这么快就被自己的徒弟超越了,这可真的够丢人的了。

    在中界之内闯荡的老白和老黑,他们进入了不少九死一生的险地之内,他们只想要提升修为,他们只想要早日将何空胜踩在脚底下。

    老白和老黑原本就是天赋出众的人,再加上他们自身的机缘也极为的不错,还真的被他们遇到了适合自己的机缘,让他们纷纷跨入了神帝境后期。

    在跨入神帝境后期之后,老白和老黑便立马来往上界了。

    想要在上界之内打探到林家的所在地,这自然是非常容易的了,毕竟林家可是如今上界的霸主级家族之一。

    以老白和老黑的本事,虽说他们只有神帝境后期的实力,但他们还是有办法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林家,来到了这林家后山之上的。

    “等你们两个很久了,你们终于是出现了啊!今天必须要好好的喝上几杯才行。”林问天手臂一挥,在面前的石桌上立马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酒坛和四只酒杯,他将四只酒杯中全部倒满了酒。

    没有太多的寒暄和激动,林问天一直确信老白和老黑会重新回归的,所以他一直在等着这么一天,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自然。

    老白吴风闲将酒杯端了起来,他看向了孔南志,道:“南志,怎么?对我们生疏了?”

    老黑江运天骂骂咧咧的说道:“南志,愣着干什么?先喝了这杯酒再说。”

    老黑率先将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老白和林问天是紧随其后。

    孔南志这才将面前的酒杯端了起来,一口干了之后,他开口了:“你们两个终于是回来了啊!”

    孔南志之前虽说一直认为何空胜必定是今后的霸主了,但当他看到吴风闲和江运天之后,他还是表露出了曾经的兄弟情谊。

    见孔南志没有说扫兴的话,林问天松了一口气,他一边倒酒,一边继续说道:“来、来、来,我们继续喝。”

    “你们两个的徒弟,这段时间在上界可是弄得满城风雨的,关于他的各种谣言都有,那小子是不是抵达了双至尊?”

    林问天虽说会推算之术,但他的推算之术不能够胡乱施展了,当初为了推算出老白和老黑残魂的下落,他已经是落得了不轻的后遗症。

    孔南志也问道:“谣传你们的徒弟还是神帝境的强者?他现在具体多少岁了?”

    老白和老黑才刚来到上界,他们直接赶来这里的,所以还没有听说叶晨峰的事情。

    不过,他们清楚自己这个徒弟的做事风格,只要是他出现的地方,必定是不得安宁的,他们两个已经是习以为常了。

    老白吴风闲在喝了一口杯中的酒后,竖起了三根手指头。

    孔南志立马说道:“你们的徒弟只有三百岁呢?”

    一个三百岁的神帝境强者?而且还是药器同修?最重要是还抵达了双至尊?

    这不是瞎扯淡嘛!

    老白吴风闲摇了摇头:“我们那徒儿差不多三十岁吧!应该很快就要满三十一了。”

    老白此话一出。

    孔南志差点将嘴巴里的酒水给喷洒出来,他的两只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这开什么玩笑?

    如果说老白和老黑的徒弟只有三十岁,那么孔南志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那些如今的传言就真的全部是假的了。

    一个三十岁的双至尊?

    一个三十岁的神帝境强者?

    这做梦也没有这么夸张吧?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

    林问天也点了点头,说道:“看来那些谣传真的是假的了,当初我的一道神念分身和你们相遇的时候,那小子才涅.槃.境的修为,你们两个就不要再打哑谜了,你们那徒弟在什么修为了现在?”

    老黑江运天说道:“好了,不提那小子了,下次等你们当面见到他了,不是就一目了然了嘛!今天我们只是叙旧。”

    林问天和孔南志以为老白和老黑不好意说,应该是叶晨峰的修为不会高到哪里去,肯定还在地神境之下的,他们两个倒也不再追问了。

    老白和老黑对视了一眼,心里面饶有意味的一笑。

    老白给老黑单独传音:“你说当他们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之后会是什么反应?”

    老黑回答道:“肯定会很精彩的,我们两个这辈子没有什么可以骄傲的,被人算计的只剩下残魂,但那小子应该就是我们唯一的骄傲了。”

    林问天和孔南志不知道老白和老黑在利用传音交谈,孔南志说道:“这次回来,你们两个有什么打算吗?”

    老白吴风闲眼眸中的神色一凝:“这还用说吗?当年要不是被何空胜算计了,我们两个至于落得如此下场吗?否则现在我们两个肯定都要接近永生了,甚至是抵达永生也未尝不可能。”

    老黑江云天脸上充斥着愤怒:“杀了何空胜,覆灭整个何家,就是这次我们回归的目的。”

    林问天直接说道:“反正我支持你们,整个林家都支持你们。”

    老白和老黑的目光定格在了孔南志的身上。

    孔南志眼眸中在慢慢燃烧起怒火,逐渐的他整张脸上也都充斥满了怒火:“对何空胜的愤怒,我一直隐忍着,我知道这辈子可能都无法为我妹妹报仇了,但既然你们两个真的回来了,那么我就陪你们疯一次吧!”

    可是老白和老黑的眉头忽然紧皱了起来,他们两个不约而同的问道:“你说什么?若兰怎么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