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两千六百八十九章 死亡之境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这五大至尊的虚影只能够形成一天的时间。

    叶晨峰可不想白白浪费时间,在五大至尊的虚影秒杀了影大长老等四人之后,

    他随即又给五大至尊的虚影下达了命令,让他们对周围那些选择站在原地没有动弹的炼器师,还有齐康福、章和志和何元天动手。

    五大至尊的虚影没有自己的意识,他们只会听从激发者叶晨峰的话。

    于是乎。

    五大至尊的虚影开始大开杀戒了,凡是想要逃离这里的人,全部会被五大至尊以雷霆手段给击杀了。

    那些刚才不停叫嚣的炼器师,如今在五大至尊虚影手里,他们全部是惨叫连连,根本连任何一丝的反抗之力也没有。

    在面对死亡的时候,大部分人都是会放下尊严的,一时间各种求饶声回荡在了空气中。

    “这一切和我无关,刚刚我只是忘了退后,我和你无冤无仇。”

    “李前辈、石前辈,求求你们为我们求求情,这都是误会,这都是误会啊!”

    ……

    在场这些全部是炼器师,而李木言和石万安不是心狠手辣的人,他们的目光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叶晨峰的。

    叶晨峰平淡的说道:“如果我手里没有底牌,我们向他们求饶,那么他们会放过我们吗?”

    停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道:“恐怕他们非但不会放过我们,还会对我们冷嘲热讽的。”

    闻言。

    李木言和石万安便不再开口了。

    而此时。

    齐康福和章和志想要快速回到何元天的身旁,他们知道何元天作为何家少主,身上肯定还有宝物的,上次就是多亏了何元天,他们才死里逃生的。

    可是在齐康福和章和志动弹的瞬间,五大至尊的虚影以为他们两个要逃走,率先对他们展开了攻击。

    齐康福和章和志作为炼器师,他们的战斗力远不如同等级的其他修炼者的。

    如果说五大至尊的虚影是刀的话,那么齐康福和章和志充其量只是豆腐了。

    刀切豆腐根本不会有任何的阻碍。

    “咔嚓!咔嚓!”

    空气中响起了细密的骨头碎裂声,只见齐康福和章和志的脖子骨直接被轰碎了,他们两个的脑袋低低下垂,身体缓缓的朝着地面上倒了下去。

    在齐康福和章和志死了之后,何元天才算是真正的回过了神来,他眼眸里充斥着极为复杂的神色。

    他手指上的储物戒指一闪,一块精致的玉牌出现在了他的手中,他毫不犹豫的将玉牌给捏.爆了。

    “砰!”的一声。

    随后,他周遭的空间一阵扭曲,他的身影陡然消失在了原地。

    这块玉牌是他的父亲托何家四影交给他的,这是必要的时刻用来直接逃走的。

    上次在陨落之地内何元天之所以能够逃走,那是因为他身上有何家老祖特制的防御符。

    但,防御符只有在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才会自主启动的,而这块玉牌就来的直接很多了,只要捏.爆了就可以直接传送到另一个地方去。

    看到何元天再次要走了,叶晨峰根本来不及阻拦了,他只能继续命令五大至尊对周围的炼器师动手。

    而被传送出去的何元天,他出现在了距离器神谷有一大段距离的一条湖泊旁。

    他此刻脸上的神色狰狞无比,心里面充斥着极致的愤怒,在叶晨峰面前,他一次又一次的像条丧家之犬一样逃走,他可是堂堂何家家主的儿子,他可是上界的天之骄子,他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落得这样的下场?

    鼻子和嘴巴里喘着粗气,他再也无法忍受了,额头上暴起了一根根粗壮的青筋,他心里面做出了一个决定,他要进入何家内的死亡之境。

    手掌紧紧的握成了拳头,嘴巴里是咬牙切齿的,他开始利用特殊办法传消息去何家了。

    这死亡之境乃是何家内的一处地方。

    应该有数万年没有开启过了,上一个进入死亡之境内的人就是何家现任老祖何空胜。

    据说一旦踏入死亡之境,几乎是九死一生,甚至说是十死无生也不为过。

    活着从其中走出来的几率微乎其微。

    纵观何家的历史,在何空胜之前,也有不少何家之人进入死亡之境内的,最终活着走出来的,五根手指都可以数的清楚。

    可以说这死亡之境乃是何家的一处秘境,虽说进入其中有极大的可能再也走不出来,可一旦能够从其中走出来,修为肯定会得到一次大幅度的提升。

    这也是何元天要进入死亡之境内的原因了,他现在想要提升实力,他真的想要亲自将叶晨峰给踩在脚底下,哪怕是付出生命的代价。

    与此同时。

    在何元天传完消息之后。

    上界何家的议事厅内。

    家主何仁白坐在了首位之上,这次何家议事厅内的气氛比上次还要可怕。

    因为就在刚刚不久之前,何家五影中剩余四影的本命玉牌无一例外的全部爆裂了开来。

    这意味着从此以后何家五影不存在了,曾经辉煌一时的何家五影成为真正的过去式了。

    何家五影是何家内一股强大的力量,如今五影全部死了,对于何家来说无疑是一个沉痛的打击。

    议事厅内。

    何家的高层几乎全部到齐了,谁也没有开口,自从何家成为霸主级家族之后,曾几何时被人如此狠狠的踩在头上过了?

    沉默的气氛在议事厅里流转着。

    一名何家内的长老匆匆走进了议事厅里,他是负责接收从外面传来的消息的。

    他将何元天传来的消息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何仁白。

    在听到何元天要进入死亡之境的时候,何仁白作为父亲,他沉默了,虽说他不止一个儿子,但是何元天这个儿子是他最器重,也是天赋最好的一个。

    在场的何家高层脸上也阴晴不定的,他们都清楚踏入何家的死亡之境这意味着什么!

    虽说何元天乃是如今何家内的第一天才,但也不见得他可以从死亡之境内活着走出来的。

    何仁白深吸了一口气,他清楚自己这个儿子的性格和脾气,他看了眼在场的众人:“你们认为该让元天进入死亡之境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