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两千六百二十三章 暴动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在齐康福等人离开之后。

    周围随即变得沉寂了下来,没有人去注意躺在地上哀嚎的赵长老了。

    李木言指着赵长老,道:“把他给我扔出魂器阁,从此以后,他再也不是我们魂器阁的人了。”

    在李木言发话之后,马上有魂器阁的弟子走了出来,将躺在地上的赵长老往魂器阁外抬去了。

    到了这一刻,赵长老彻底慌神了,他嘴巴里喊道:“我不能离开魂器阁,求求你们不要让我离开魂器阁。”

    如今丹田被废了的赵长老,他离开魂器阁后,几乎只有是死路一条了,曾经他作为魂器阁的炼器师,平日里自然也是嚣张惯了,所以他得罪了不少修炼者,如今他丹田被废的逐出魂器阁,他的那些仇家铁定会找上他的。

    赵长老见没有人理睬他,顿时朝着浑身是血的王长老,喊道:“王老哥,看在以往的情分上,你帮我说说话吧,我只要求留在魂器阁就行,只要让我留下来就行。”

    王长老脸上的表情犹豫不定的,但最后还是变得坚定了下来,他知道自己不能够再心软了,今天要不是有叶晨峰站出来帮他出头,他最后还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呢!

    赵长老被魂器阁的弟子抬了出去,慢慢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线里。

    投入赵长老怀抱的柳烟蓉,她后悔的肠子都青了,如今王长老攀上了叶晨峰,这位魂器阁的至尊客卿,以后在魂器阁内肯定是水涨船高了。

    柳烟蓉眼眶红彤彤的:“王哥,之前全部是赵长老逼我的,我是想要让你少受一些折磨,我以为只要我投入他的怀抱。他就会不折磨你了,现在你没事,真的是太好了。”

    柳烟蓉的表演水准足够专业了,可王长老并不是傻子,他已经把这个女人给看透了,他说道:“柳烟蓉。从此以后,你和我再也没有半点关系了,你走吧!”

    “王哥……”

    王长老直接打算了柳烟蓉的话:“别再让我说第二遍,让你离开已经是念在曾经的夫妻情分上了,不要让我动手送你上路。”

    刚才王长老是领教过了这个女人的狠心和冰冷。

    见王长老并不是在说笑,柳烟蓉脸色发白,她不敢在这里停留了,身子踉踉跄跄的往魂器阁外走去。

    南山老妖和沈修天等人一直是愣在原地,本来越发糟糕的事情。却发生了如此戏剧的改变。

    李木言和石万安再度将目光集中在了叶晨峰的身上。

    “小友,如今虽说你只是八品炼器师,但将来你的前途绝对不可限量啊!”李木言由衷的说道。

    石万安看了眼萧菲菲和沈寒,道:“同样是八品炼器师,你们以后要多和这位小友交流交流,能够产生二十次共鸣的人,绝对可以让你们有巨大的收获。”

    “走吧,小友。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聊聊,站在这里也不是事情。”

    叶晨峰对于李木言和石万安的好感是不停上升。他说道:“两位,我和我的朋友刚刚来到上界,还没有完成你们魂器阁的任务。”

    李木言脸色涨红的说道:“小友,你这不是在打我们的脸嘛!你现在已经是魂器阁的至尊客卿了,你和你的朋友可以随意进出魂器阁的,我可是对你产生二十次共鸣佩服的很啊!”

    在李木言和石万安要招呼着叶晨峰一起离开这里的时候。

    地面忽然之间毫无征兆的颤动了起来。天空之中猛的响起了“轰隆!轰隆!”的声音。

    这股动静是从魂器阁的后山传来的。

    在发现这股动静之后,李木言和石万安的脸色随即变得凝重了起来。

    李木言对着在场的魂器阁人,说道:“你们全部留在这里,让人不要靠近后山。”

    说完。

    他们两个毫不犹豫的朝着后山掠去了,萧菲菲和沈寒也赶了过去。

    而叶晨峰出于好奇。他也往后山掠去了。

    南山老妖和沈修天等人自然是紧跟着叶晨峰的,在场的魂器阁人也没有敢阻拦叶晨峰他们的。

    在来到后山之后。

    空气中充斥着无尽的火热。

    李木言和石万安出现在了一座高山前,这座高山不就是昨天叶晨峰他们往其中注入灵气的高山嘛!

    据说在这座山体内正在淬炼一把仙器的,之前王长老也说过山体上的纹路是李老祖勾画的,看来李老祖应该就是李木言了。

    如今这座山体摇摇晃晃的,其上勾画的纹路不停的闪烁起光芒来,不断有石块从山体上滚落下来。

    由此看来,刚刚的动静完全是来自于这座山体的。

    李木言手掌按在山体之上,他眼眸中的神色是越来越凝重了,片刻之后,他说道:“其中淬炼的仙器产生了异变,我勾画的纹路恐怕会崩溃了,一旦纹路崩溃,整座山体肯定无法承受仙器的压力,会立马爆裂开来。”

    说话间。

    李木言和石万安在周围组建起了一层结界,将这座山笼罩在了其中,如果一旦发生爆炸,也不至于影响到整个后山。

    只是这把仙器已经淬炼了有一段时间了,要李木言就此放弃,他心里面还真的舍不得,毕竟山体爆炸,仙器肯定无法保存下来了。

    “老李,我看现在我们都无能为力了,现在临时改变纹路也来不及了,说不定会让山体爆炸的速度加快,我们也必须要立马离开这里。”

    “虽说我们阻隔了一层结界,但谁知道山体爆炸的威力有多大?先离开这里是最稳妥的。”

    石万安劝解着,他知道自己这位老友性子执拗的很。

    果然。

    李木言根本没有把石万安的话听进去,他的手掌按在了山体之上,他开始在改变勾画在山体上的纹路了。

    只有将纹路改变,或者是重新刻画,这样才能够使得山体稳固下来。

    李木言说道:“你们先离开这里,我一个人留下就好。”

    说完。

    李木言便不再开口了,他全心全意的投入到了勾画纹路之中,他开始尝试着改变已经勾画的纹路,可山体颤动的却越来越厉害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