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两千六百二十二章 道歉!客卿长老!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啊”

    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在空气中回荡开来。

    赵长老喉咙里疯狂的哀嚎着,额头上是瞬间冷汗直冒。

    丹田被废了的剧痛,使得他整个人微微有点儿抽搐,脸上布满了痛苦之色。

    这是一种身体和心灵上的双重摧残,想要重新凝聚丹田,这是极为困难的事情,最起码靠着赵长老自己,他肯定是无法做到的了,从此以后,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废人了。

    叶晨峰看了眼倒在地上的赵长老,他平淡的说道:“好了,我们之间两清,这个赌注是你自己定下的。”

    齐康福和章和志见叶晨峰无视了他们,竟然敢直接对赵长老动手,他们的脸色阴沉了下来,在他们眼里叶晨峰太过的放肆了,明明只是一个从中界来的小子,纵使他修炼天赋和炼器天赋非凡,那又如何?

    反正叶晨峰也不会投向他们的阵营之中了,他们心里面对叶晨峰产生了杀意。

    李木言和石万安站在了叶晨峰的身旁,李木言身体内神帝境巅峰的气势隐隐散发而出。

    而齐康福也不甘示弱的散发出了神帝境巅峰的气势。

    这促使周围的其余人脸色都微微一变。

    魂器阁在上界算得上是顶尖的势力之一了,不过,虽说李木言和齐康福都是神帝境巅峰的实力,但神帝境巅峰之内也有强弱之分的,他们主攻炼器,所以他们的战力并不是太强,甚至比一般的神帝境巅峰强者也要弱上一筹,但比神帝境后期强者绝对要强上很多的。

    “齐老头、章老头,你们想要干什么?这场比斗是双方都答应的。现在这位小友只是在收取他应得的,这和你们两个有什么关系?”李木言冷声喝道。

    石万安也说道:“我现在就要正式邀请这位小友担任我们魂器阁的客卿长老。”

    说话间,他手里出现了一块紫色的客卿令,递给了叶晨峰,道:“小友,有没有兴趣做我们魂器阁的客卿长老?”

    “有一点你放心好了。你作为我们魂器阁的客卿长老,你拥有绝对的自由,我们并不会干涉你的。”

    李木言随即说道:“不错,小友,成为我们魂器阁的客卿长老,对你来说没有任何的束缚,相反你还能够享受到我们魂器阁的很多丰厚待遇。”

    见石万安和李木言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了,反正也没有什么限制,叶晨峰暂时成为魂器阁的客卿长老。这倒也并没有什么问题。

    他随手将石万安递过来的紫色客卿令给收好了。

    只是齐康福和章和志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章和志吼道:“你们两个疯了吗?竟然给他至尊客卿令?”

    在魂器阁内一共有三种客卿令,分别为白色、黑色和紫色的,其中白色的客卿是地位最低的客卿、黑色是其次,至于紫色代表了地位最高的客卿令,被称之为至尊客卿令。

    凡是掌握了至尊客卿令的客卿,其在魂器阁的地位仅次于老祖和阁主之下,可以说在魂器阁内也是非凡的存在了。

    李木言和石万安直接把至尊客卿令交给了叶晨峰,看来他们对叶晨峰是极为的看好了。

    “我们有两个派发至尊客卿令的名额。我们要派发给谁,好像你们管不着吧?从现在起这位小友就是我们魂器阁的至尊客卿了。”

    李木言气势十足。目光又定格在了段炎和刘同石的身上,说道:“听说你们两个刚刚冒犯了我们这位小友?如今他已经是魂器阁的至尊客卿了,你们是不是应该要道歉?”

    “不要忘了这里的规矩,你们擅自插手这位小友的炼器比斗,你们已经是触犯了规则。”

    齐康福嗤之以鼻:“李老头,少在这里胡言乱语。你和石老头的徒弟也插手了,你们是不是先要问罪自己的两个徒弟?”

    李木言淡然的说道:“既然如此,不如让我们的两个徒弟和你们的两个徒弟比拼一下炼器,并且以废掉丹田作为赌注如何?这也算是对他们的惩罚了。”

    “当然如果你们不愿意的话,可以让你们的徒弟和这位小友比拼炼器。这两个选择,你们可以随便选。”

    “这位小友作为我们的魂器阁的至尊客卿,难道我们不应该要给他一个说法吗?还是你认为他不够资格做至尊客卿?”

    “好,那么我可以再给你们两个一次机会,只要你们可以产生二十次共鸣,我只当自己刚才说过的话是放屁。”

    齐康福和章和志脸色如同吞了苍蝇一样难看,他们清楚自己徒弟的炼器水准,虽说都是八品炼器师,但要比萧菲菲他们弱上一筹的。

    而和叶晨峰比斗的话,那就更加别想了,那可是足足产生二十次共鸣的人啊。

    再者齐康福和章和志他们两个的确是至尊炼器师,可要形成二十次共鸣,这也根本是痴人做梦。

    所以,他们两个是哑口无言了,根本找不出反驳的言语,而且这里还有如此之多的魂器阁弟子和长老在场的。

    这三个选择对于他们来说都是巨坑啊!一旦跳下去,恐怕会让他们在魂器阁内的威严极度受损。

    齐康福和章和志不想再这里待下去了,眼下他们没有占住道理,而且叶晨峰也的确成为了魂器阁如今的至尊客卿,选择道歉或许是唯一的立马息事宁人的办法了。

    毕竟段炎和刘同石确实插手了刚刚的比斗,而且他们的炼器水准也不会是萧菲菲、沈寒和叶晨峰的对手,现在还能够如何呢?

    段炎和刘同石接到了自己师父的传音,他们的脸色瞬间垮了下来,他们也知道在这种情况之下,只能够暂时的妥协了,要怪只能够怪他们自身的炼器水准低,根本硬气不起来。

    一步步走到了叶晨峰面前,段炎和刘同石咬牙说道:“对不起。”

    在自己的徒弟道歉之后。

    齐康福和章和志不约而同的冷哼了一声,其中章和志袖袍一挥:“这下今天的事情可以到此为止了吧?”

    说完。

    他们两个不等李木言等人回答了,直接带着自己的徒弟离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