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两千五百九十七章 世间有永生吗?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将永恒宝典的法门运转起来之后。

    从叶晨峰身上散发出了点点青色光芒,他浑身的筋脉依旧是剧痛无比。

    筋脉中原有的三条灵气河流变得越发混乱了,横冲直撞的趋势完全超出了他的掌控。

    那股进入他筋脉中的力量,仍旧是在不断挤压着另外三条灵气河流,甚至有一种不死不休的样子,根本无法和另外三条灵气河流和平共处。

    原本叶晨峰以为运转了永恒宝典的法门之后,筋脉中的灵气河流应该会趋于平静了。

    可谁知和叶晨峰想象的完全相反,在运转了法门之后,有更多的力量钻入他的筋脉之中了,仿佛是要将他筋脉里的另外三条灵气河流给挤压出去。

    全身筋脉上的剧痛越来越剧烈了,果然想要同时修炼四种无上功法,这非常的困难,甚至是要比登天还难,但叶晨峰已经是跨出这一步了,他绝对没有回头的可能了,他只能够继续运转永恒宝典的法门。

    随着时间慢慢的推移。

    叶晨峰嘴巴里的牙齿咬得越来越紧了,他的额头上暴起了一根根粗壮的青筋,脸上充斥一种极致痛苦的感觉。

    越是运转永恒宝典的法门,他身体之内越是痛苦,筋脉中的三条灵气河流对于这股力量的入侵,它们也丝毫不相让的,不愿意退后半步。

    叶晨峰眉头皱的越来越紧了,他的眼睛、鼻子、嘴巴和耳朵里,竟然在流出丝丝鲜血了。

    正在调息的宋兰若和方朵儿看到这一幕后。她们两个不约而同的担忧了起来,她们一直认为叶晨峰是两种功法同时修炼。

    “兰若姐。他的情况好像不太乐观,他不会走火入魔吧?”方朵儿低声问道。

    宋兰若摇了摇头:“两种功法同时修炼。这绝对是艰难无比的,他会出现这种情况也是理所当然,能不能够跨出这一步全要看他自己了,如果他真的可以两种功法同时修炼,那么他将来的成就绝对会翻倍上涨的。”

    方朵儿点头说道:“这次他获得是永恒大帝的传承,永恒大帝的传承肯定属于是无上功法的,只要他可以撑下去,将来的上界会有他一席之地,我们中界的天才根本无法和他相比较。”

    “兰若姐。你说他到底是什么人?”

    宋兰若道:“神帝境初期的实力,根据他的气息判断,他的年龄又不会超过我们,这样的天才恐怕上界也培养不出来吧?”

    在宋兰若话音落下的时候。

    “啊!”

    只听见叶晨峰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嘶吼,这一声嘶吼让宋兰若和方朵儿是陡然一惊。

    只见叶晨峰浑身的毛细孔里都在冒出密密麻麻的血水了,他此刻看上去极为的恐怖。

    叶晨峰之前一直是易容的,在这种情况之下,他脸上的易容装束在慢慢消失,很快。他便恢复了自己原本的面貌。

    在看到叶晨峰的真实面貌之后,宋兰若和方朵儿又是一愣,方朵儿疑惑道:“他居然易容了?他的样子有点熟悉。”

    宋兰若提醒道:“上界何家的通缉令。”

    方朵儿恍然大悟:“他就是上界何家要通缉的人之一,我现在对他是更加有兴趣了。他为什么能够让上界何家都发出通缉令?”

    宋兰若柳眉皱着说道:“现在我们的性命和他绑在一起,只有靠着他才能够活下去,现在不是说这些事情的时候了。”

    方朵儿一阵沮丧:“兰若姐。外面那口棺材里的人绝对是混沌时代的高手,就算这家伙获得了永恒大帝的传承。你说他可以战胜外面那口棺材里的人吗?”

    宋兰若苦笑了一声:“不管如何,他必须要先闯过眼前这一关。要不然他真的会走火入魔的。”

    宋兰若和方朵儿完全是帮不上叶晨峰任何的忙。

    只见,此刻全身毛细孔内在冒出鲜血的叶晨峰,他的神色痛苦无比。

    忽然之间。

    叶晨峰感觉到自己的意识来到了一处奇异的空间之内,这片空间里白茫茫的一片。

    在这片空间右侧有一颗大树,在大树底下有一张石桌和两张石椅。

    除此之外便没有任何的特殊之处了。

    叶晨峰转身开始打量起其余地方了,当他的目光再次定格在石桌的方向时。

    在石桌前坐着一个人了。

    这是一个长衣飘飘的中年男人,在石桌上出现了一壶酒,他自斟自饮着,完全不顾叶晨峰的存在。

    叶晨峰眼睛微微一眯,之前永恒大帝的干.尸恢复过生前的容貌。眼下这个中年男人和永恒大帝长得一模一样。

    叶晨峰很清楚自己应该是进入了某处幻象之中,或许想要四种功法同时修炼,要在这里找到答案。

    走到了石桌前,叶晨峰在中年男人的对面坐了下来。

    中年男人终于抬头看向了叶晨峰:“我有请你坐下吗?真是一个无礼小子。”

    叶晨峰不卑不亢的回答:“你也没有不让我坐下,看你挺寂寞的,来陪你喝一杯。”

    中年男人饶有意味的打量着叶晨峰:“想要修炼我永恒大帝创造的永恒宝典,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你相信这个世间有永生吗?”

    “世间万物全部有一个时间的期限,不管是绝世强者,还是强悍妖兽,寿命终将会抵达尽头的,这世间所有一切都逃不过一死。”

    中年男人手掌一挥。

    只见在叶晨峰身旁长出了一棵小草,从发芽到成长到最后枯死,整个过程在他面前展现。

    接着。

    中年男人手掌再度一挥。

    整片白茫茫的空间瞬间大变样了。

    周围出现了形形色色色的事物,有刚刚落地哇哇大哭的婴儿,有刚刚出生的妖兽等等。

    叶晨峰看着这些事物不断成长最后全部面临了死亡。

    谁也逃不过一死!

    叶晨峰陷入了一种极为局促的情绪之中,他如同中了某种魔障一般。

    中年男人笑道:“我现在再问你一次,这个世间有永生吗?”

    叶晨峰迟迟没有回答,他只是呆坐在中年男人的对面,而中年男人继续拿起酒杯自斟自饮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