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两千五百五十四章 你是我要等的人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范千荣和沈婷玉感觉不出叶晨峰至尊炼药师的气息。

    紫焰作为天地之火,它自然是可以感觉出来的,它的温度只有天神境一层初期。

    而至尊炼药师和至尊炼器师全部是玩火的专家,如今的叶晨峰又是双尊。

    虽说紫焰没有开启自己的灵智,但是它对身为双尊的叶晨峰,有一种来自于本能的畏惧。

    所以,在落入叶晨峰手里之后,紫焰是乖乖的任由着他控制。

    叶晨峰让紫焰在自己的手掌里的跳跃着,他看着沈婷玉问道:“十个呼吸过了,我应该算是达到你的要求了吧?”

    叶晨峰手指一弹,紫焰回到了沈婷玉的手掌之中。

    沈婷玉看着在自己手掌里跳跃的紫焰:“师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怎么可能掌控紫焰?难道说他是炼药师吗?”

    范千荣笃定的摇头:“不可能,除非是至尊炼药师,他才可以操控温度不是太强,且被人炼化过的天地之火。”

    “刚刚我也用玉牌测试过了,难道你想说这小子是至尊炼药师吗?而且就算是至尊炼药师,被你炼化过的紫焰,落入他的手里,也会有一些挣扎的,不会一开始就没有任何的反应,如果他双尊的话,倒的确有这样的可能。”

    双尊?

    至尊炼药师和至尊炼器师?

    这简直是太荒谬了,沈婷玉直接将范千荣的这说法抛之脑后了。

    “小子,你是怎么做到的?”范千荣盯着叶晨峰。

    叶晨峰佯作一脸迷茫:“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刚刚的火焰落到我的手里之后。我有一种和它很亲切的感觉。”

    范千荣皱着眉头,半晌之后:“这难道说是天生对天地之火的一种亲和力吗?从混沌时代到如今也没有听说过这么奇怪的事情。”

    在自语了一句之后。范千荣说道:“以后你就是我们的药童了,当然你也可以跟着我学习炼药。将来如果你踏上的炼药师一途,我可以收你为徒弟。”

    沈婷玉知道自己的师父最不喜欢收徒弟了,当初她之所以可以成为范千荣的徒弟,一来是她的炼药天赋的确非常出众;二来是她家族内的老祖和范千荣有着几分交情。

    如今范千荣却等于是要收叶晨峰为徒弟了,以叶晨峰对天地之火的这种“亲和力”,恐怕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可以跨入炼药师一途的。

    沈婷玉倒也不嫉妒叶晨峰,叶晨峰这种特殊的能力,让她也极为的好奇,如果将来能够有一个小师弟。这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刚刚沈婷玉之所以不同意让叶晨峰做药童,完全是范千荣的决定太草率了,现在经过了考验之后,叶晨峰的确有资格做药童,将来几乎可以肯定会跨入炼药师的行列,再说范千荣也确定了叶晨峰是来自于神源界之外的蛮夷之地。

    叶晨峰对于范千荣的话,他心里面并没有任何波澜,他可是堂堂至尊炼药师。

    见叶晨峰面无表情,范千荣以为叶晨峰是高高兴傻了:“走吧!和我们一起去中界。”

    叶晨峰苦笑了一声:“不知道在去中界之前。可不可以先去一趟下界的血元宗?”

    他扬了扬粘合在他右手上的暗血权杖:“这是血元宗内的黑暗仙器,只是不知为什么和我的手掌粘合在了一起?根本是拿也拿不下来,我想只有去一趟血元宗才能够知道答案了,绝对耽误不了多少时间的。”

    范千荣手掌按在了暗血权杖之上。感知力细细的感应了一番之后,他说道:“这权杖里有一股意识存在,看来想要这根权杖脱离你的手掌。只有找到这抹意识的主人了。”

    “我就先陪你去一趟血元宗,然后我再带你去中界。”

    叶晨峰表现出控制火焰的能力。这让范千荣心里是极为动容的,所以他才有了收徒的心思。也正是因为叶晨峰的展现,他才会同意答应去一趟的。

    将叶晨峰和龙高元带上了灵船,给他们两个服用了疗伤丹药。

    一行人快速往血元宗赶去了,利用下界各地的传送阵,赶到血元宗连一天的时间也不需要的。

    在范千荣等人来到血元宗的时候,叶晨峰身体内的灵气恢复了不少,伤势虽说没有完全的恢复,但最起码也不影响他自己行走了。

    而龙高元的伤势比较严重,他还是只能够停留在灵船上休息。

    范千荣将灵船停靠在了天空之中,开启了灵船的防御功能,如果灵船受到攻击,那么他会在第一时间内感觉到。

    范千荣、沈婷玉和叶晨峰他们身影落到了血元宗的广场之上。

    范千荣很快就感觉到了在血元宗的后山布置了密集的阵法,看来血元宗的后山有古怪。

    在他们落在广场上的时候,血元宗的长老和弟子纷纷聚拢了过来,

    范千荣根本没兴趣和这些人废话,他只说了一句:“如果不想死的话,那么我给滚远一点。”

    随即,神帝境中期的气势从他的身上爆发而出。

    之前杜万河等人死的时候,他们的本命玉牌也已经爆裂了,所以说血元宗的人全部知道老祖和宗主他们死了,如今有一位神帝境中期的强者到来,他们又如何敢反抗的?

    血元宗内部已经是人心惶惶了,来到广场上的长老和弟子,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一下。

    范千荣带着叶晨峰和沈婷玉往血元宗的后山赶去。

    有范千荣他们在这里,叶晨峰就不展现出自己的阵法造诣了,完全让他们两个去破开这里的阵法。

    范千荣的阵法造诣倒是极为不错的,他有条不紊的破解着血元宗后山上的阵法。

    随着,他们距离后山的那个洞口越来越近,空气中开始有血腥味弥漫了,这让跟在范千荣身旁的沈婷玉是皱了皱柳眉。

    而叶晨峰的眼眸也是猛的一凝,只听见一道幽幽的声音,在他脑海之中响起;“我等了你好久了,你就是我要等的人。”

    叶晨峰看了一眼范千荣和沈婷玉,他可以肯定这两人应该没有听见这道声音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