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两千五百四十四章 血魔诀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血元宗的大殿之内。

    一股森然在空气中不停的蔓延着,整个大殿之内充斥着一股血腥味。

    在大殿内有三个面容苍白的老者和一个脸色苍白的中年男人。

    其中一个实力在神帝境中期的老者,他乃是杜子实的嫡系老祖杜万河。

    另外两个神帝境初期的老者,他们乃是血元宗内剩余的两名老祖贺兴年和宋坚成。

    至于最后一名中年男人,他乃是如今血元宗的宗主,也就是杜子实的父亲杜理全,身上的气势在极境巅峰的层次。

    大殿内除了他们四人之外,还有两个站着一动不动的老头,这两个老头的实力都在极境巅峰,他们两个身上的穴位应该是被封住了。

    这两个极境巅峰的老头,脸上充充斥着无尽的怒火,他们眼眸死死盯着杜万河等人。

    “杜万河,你们都不得好死,你们血元宗竟然修炼这种功法,你们早晚会被除去的。”

    “不错,你们血元宗还是回头是岸的好,在神源界容不下你们这种宗门。”

    这两个极境巅峰的老头怒目圆瞪的吼道。

    忽然之间。

    杜万河脸上露出了一抹痛苦之色,只见他两只手掌上的血肉,竟然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腐蚀着,几乎是几个眨眼的时间,他两只手掌上的血肉全部消失不见了,他的两只手掌变成了森然白骨。

    “回头是岸?可回头没有岸了,要让我们如何回头?”

    杜万河身上散发出了一种滚滚血气,一种如鲜血一般的灵气。从他身上涌了出来。

    他的肩膀猛的一抖,喉咙里低喝了一声:“血魔吞天!”

    从杜万河身体内散发出的鲜血一般的灵气。顿时变成了一根根的红色血绳,这些血绳朝着那两个极境巅峰的老头疯狂涌入。只是一个呼吸间,那两个老头就被彻彻底底的缠绕住了。

    血绳快速渗透进了他们两个的身体之内,至于血绳的另一头仍旧处于杜万河的身上。

    “啊——”

    那两个极境巅峰的老头,他们喉咙里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他们身体之内的血液在疯狂都被血绳给抽取着,抽取的鲜血通过血绳不断的流向杜万河。

    在不断的吸收着鲜血之后。

    杜万河变成白骨的手掌之上,在快速的恢复血肉了,直到那两名极境巅峰的老头变成干.尸,他的两条手臂彻底的恢复了过来,而且身上的气势也隐隐的提升了一些。

    杜万河嘴巴里呼出了一口气。气势一收,一根根的血绳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体之内。

    杜理全恭敬的说道:“老祖,只要等这次子实的事情办好了,到时候我们将整个贾家掌控在手里,所有贾家之人可以仍由我们吸收,到时候老祖您说不定可以更上一层楼,到时候我们先去往中界,在老祖您提升到神帝境巅峰之后,我们再去往上界。以后我们血元宗在整个神源界也会有一席之地的。”

    贺兴年和宋坚成也点头赞同。

    血元宗原本的功法不是如此邪.恶的,只是比较偏黑暗一些。

    可就是数年前。

    血元宗的后山发生了一次巨大的震动,后上竟然出现了一个通往底下的洞口。

    杜万河等人随即封锁了后山,他们在进入洞口之内后。他们才发现一直修炼的功法原来是不完整的,在地底洞口之内记录了真正的完整功法血魔诀。

    自从修炼了完整的血魔诀之后,杜万河等人自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他们每隔一段时间需要吸收一次活人的血液,如果不吸收的话。那么他们会从手掌开始,整个人最后变成一具森然的骷髅。

    也就是说一旦修炼完整的血魔诀。他们没有停下来的可能了,只能够一条路走到黑。

    这次他们血元宗和贾家联姻,自然也是抱着一种阴谋了,如今他们血元宗还不够强大,所以他们的秘密不能够公开呢!要不然恐怕立马会引起中界或者是上界的注意,他们只能够在暗中偷偷的提升实力。

    “就算让我将贾家所有修炼者的血液全部吸收了,我距离神帝境后期也有一段距离的。”杜万河说道。

    毕竟神帝境之内,每跨出一个层次都是极为艰难的。

    这血魔诀的可取之处,就是可以通过吸收活人的血液,以此来快速提升实力的一种功法。

    贺兴年说道:“一个贾家不行,在下界还有那么多的势力,总会可以让你提升到神帝境后期的。”

    杜万河点了点头:“子实应该在贾家也差不多了,可怜整个贾家还不知道要变成我们血元宗的踏脚石了,让他们成为我们血元宗登上巅峰的踏脚石,这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荣耀。”

    正当这时。

    血元宗内的一名内门弟子匆匆跑了进来,他急忙给杜万河等人鞠躬问候:“老祖、宗主,不好了,就在刚刚少宗主和大长老的本命玉牌全部爆裂了。”

    闻言。

    杜万河和杜理全等人脸上的神色微微一凝固,在整个血元宗修炼完整血魔诀的人不是很多,除了他们四人之外,就只有杜子实、大长老钟振德和其余几位内门长老修炼了。

    听到杜子实和钟振德的本命玉牌爆裂了。

    杜万河和杜理全怒火顿时从他们身体之内冒了出来,难道说贾家发现他们的阴谋了?所以将杜子实和钟振德给杀了?

    照理来说,贾家不可能发现动过手脚的帝王果的。

    杜万河眼眸中血气弥漫,他的手掌朝着那名内门弟子虚空一握。

    “砰!”的一声。

    那名弟子的身子直接在空气中化为了无数血雾。

    杜理全皱着眉头:“老祖,子实和大长老不能够死的不明不白,他们脑中都被设下了禁制,没有人可以探查出我们的秘密,贾家最多是发现帝王果出了问题,单凭一枚帝王果,他们就杀了子实和大长老?我们有理由直接对贾家动手了。”

    杜万河说道:“在没有知道真相之前,这件事情还不能够下定论,我们现在先去一趟后山,然后立马去贾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