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两千五百四十一章 你这是在威胁我?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着。

    整片巨大的广场上寂静无声。

    再怎么说杜子实也是半步神王的强者啊!他被一只类似小猫咪的一个喷嚏给弄得半死不活了?由于混沌鹰狮缩小了,它后背上的翅膀也缩进身体之内了,在场谁也认不出它的身份。

    刚刚混沌鹰狮身上还是没有泛起任何气势,它的这一个喷嚏中蕴含的力量是集中于一点的,让在场的人也感觉的不是很分明。

    一时间很多前来贺喜的强者是大眼瞪小眼的,叶晨峰身上的气息仍旧是在天神境三层初期,只是趴在他肩头的那类似小猫咪的东西太诡异了。

    在高台下观看仪式的血元宗大长老钟振德,在自家的少主杜子实被一个喷嚏击飞之后,他在愣了数秒中后,滚滚气势顿时从他身上蒸腾了起来,他倒不相信一个从蛮夷之地来的人会有多么的厉害了。

    毕竟杜子实只有半步神王的实力,而他可是堂堂神尊境巅峰中的大圆满巅峰的强者。

    他的身影瞬间消失在了原地,一阵阵强大的气势冲击向叶晨峰。

    叶晨峰好歹也是极境巅峰的强者,钟振德的速度在他眼里显得很慢,他摸着混沌鹰狮的脑袋:“小鹰,你刚刚可下手太重了,他们留着对我们还有作用。”

    说话间。

    叶晨峰的右手手掌闪电般的挥了出去,他身上极境巅峰的气势,如山洪一般爆发而出。

    这只是非常纯粹的一巴掌。但这一巴掌之中包含了极致的力量。

    猛的在叶晨峰面前出现的钟振德,他眼眸中露出惊恐之色。他根本是来不及躲避了。

    “啪!”的一声脆响。

    叶晨峰的手掌准确无误的扇在了钟振德的脸颊之上。

    钟振德如同一个陀螺一般,在原地旋转了几圈之后。他整个直接倒地。

    被叶晨峰手掌扇中了的右边脸颊,完全是面目全非了。

    他的右边脸颊上的血肉化为了血雾,脸颊骨也碎裂了不少,半张脸看上去可怕无比。

    在叶晨峰毫不犹豫的展现出真实气势之后。

    那些前来贺喜的人,他们又一次愣住了,不是说叶晨峰是来自于神源界之外的蛮夷之地吗?

    而且他身上的气息很年轻,气息是很难改变的,所以他的年龄绝对不会太大,至少不会超过五百岁吧?一个不超过五百岁的极境巅峰强者?这是要闹哪样?这样的人真的是来自于蛮夷之地的?

    相比较之下他们神源界怎么好像才是蛮夷之地?

    坐在高台椅子上的贾念山和贾力忠。他们两个眼睛也微微瞪大,他们再也无法保持平静了,刚刚杜子实被一个喷嚏给击飞,他们两个也想要动手,只是钟振德比他们先了一步。

    他们现在开始怀疑刚刚杜子实根本不是被一个喷嚏击飞的,而是极境巅峰的叶晨峰在搞鬼,因为他们实在感觉不出混沌鹰狮身上的气势,他们可不会相信叶晨峰的宠物会比他都强大的。

    同样是极境巅峰的贾啸文,他眼眸里闪过一抹阴狠之色。事情完全脱离了他们贾家的掌控了。

    全身穴位被封住的贾梦晴,她美眸中的泪水收干了,脸颊上充斥着不敢置信,她是亲眼看到叶晨峰从神门内出来的。也就是说叶晨峰肯定是来自于神源界之外,可来自于神源界之外的叶晨峰,而且气息如此的年轻。他怎么会有极境巅峰的实力?

    贾坤心里面也冒出惊叹,可如果只是极境巅峰的实力的话。那么还是翻转不了局面的。

    只见被叶晨峰一巴掌扇在地面上的钟振德,他嘴巴里不断的冒出血泡。

    不过。他的一双眼睛更加的阴翳了,从他身上陡然泛起一股黑色雾气:“以身噬鬼!”

    “轰!”的一声。

    在钟振德上方出现了一个个模样凄惨的骷髅头,这些骷髅头猛的冲入了他的身体之内。

    他身上泛起的黑色雾气更加浓郁了。

    身上的气势也陡然之间攀升,只是一个眨眼间,他就从大圆满巅峰跨入了极境巅峰。

    这以身噬鬼乃是血元宗的一种禁.术。

    一生只能够施展三次,每一次施展都可以在短时间内提升一定的实力。

    但是每施展一次,心智就会受到严重的影响,如果超过施展三次,那么完全会变成一具没有思想的杀戮机器,这是钟振德第二次施展以身噬鬼。

    远处半死不活的杜子实,他经过了短时间的恢复之后,他鼻子和嘴巴里的气息稍微平稳了一些,他在看到钟振德施展出以身噬鬼后,他吼道:“大长老,替我将这小子给碎尸万段。”

    贾念山他们看到钟振德实力暂时提升到极境巅峰之后,他们知道钟振德是想要自己解决叶晨峰,他们也不再有动手的念头了,毕竟钟振德也提升到了极境巅峰,叶晨峰也只是极境巅峰,而钟振德身上气势很古怪。

    实力提升到极境巅峰的钟振德,他身上爆发出了黑中带红的极致灵气,手掌朝着叶晨峰推出:“血色漫天!”

    “轰!”

    空气中顿时出现了大片大片的蠕动血水,这些血水朝着叶晨峰快速蔓延而去。

    一旦被这些血水浸透在其中,身体也会化为这些血水的一部分。

    这一招乃是血元宗鼎鼎有名的招式,其威力在场很多强者都知道,可以说这一招施展而出,在同等级内很少有人可以阻挡的。

    叶晨峰随手将青云剑握在了手里,青云剑早在之前表面的锈迹就脱落了,完全的觉醒成仙器了,而且不是低等级的仙器。

    整把青云剑之上刻画着红色的符文。

    如今叶晨峰的不屈剑意领悟了十阶之上的剑魂黑锁。

    而寒冰剑意、火之剑意和雷之剑意仍旧是处于十阶的层次。

    叶晨峰的战力可不属于普通极境巅峰强者的范畴,他身体之内十阶寒冰剑意运转,整把青云剑之上顿时红色符文闪动。

    极致的冰冷在他周围席卷。

    青云剑上青色光芒绽放到了极致。

    一剑挥出。

    “十阶寒冰剑意!”

    巨大的白色剑气猛烈冲出,直接将面前的大片血水给席卷成了虚无,可巨大的剑气还没有消散的趋势。

    “唰!”的一声。

    钟振德躲避了。

    可还是没有完全躲避过去,他的整条右手臂瞬间被切了下来。

    鲜血不断从他的断肢处喷洒而出,他狰狞的吼道:“小子,你这是在找死?你竟然敢对我们血元宗动手?你知道我们血元宗的强大吗?”

    叶晨峰淡淡一笑:“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