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两千四百八十七章 支脉比斗开始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时间流逝。

    六大隐世宗门支脉比斗的日子来临了。

    不过。

    支脉比斗毕竟只是资源争夺赛之前的开胃小菜,所以那些六大隐世宗门内参加资源争夺赛的正式弟子,他们都在为资源争夺赛做准备,根本没有来要观看支脉比斗的意思,在他们这些天才眼里,支脉比斗着实无趣的很。

    果然如叶晨峰预料的那般。

    他佯作“顿悟”,释放了一点实力,没有引起太大的波澜。

    毕竟他“顿悟”了之后,如今表面上维持的实力也只有在地神境六层后期罢了。

    这点实力放在那些天才眼中,根本算不得什么。

    在修炼界有不少人会碰到一些好运气,但靠着好运气提升了一点实力,将来也绝对不会有什么太大的作为。

    而叶晨峰无疑是别人眼中的好运气之人。

    但叶晨峰靠着石碑“顿悟”之后,前来那块石碑前驻足的修炼者是越来越多。

    这次带领吴家前来参赛的吴天福和吴知明都来看过一次叶晨峰。

    在吴天福这等包藏祸心之人面前,他自然是没有露出丝毫的破绽。

    至于吴家的天才吴凌香、吴华清和吴炎文,他们并没有前来找叶晨峰。

    这让叶晨峰是松了一口气,他和吴凌香接触的时间不算短,万一被吴凌香认出来,少不了一些麻烦。

    吴凌香性子清冷。

    她虽说也听到了关于叶晨峰顿悟的事情,但她一心为了资源争夺赛准备着,她要在资源争夺赛上胜过江采萱。让江采萱输的心服口服,然后让江采萱乖乖退出。叶晨峰是属于她的。

    所以,她现在哪有心思去见一见那什么所谓“顿悟”的吴家支脉子弟。

    而吴华清和吴炎文他们认为叶晨峰只是一时运气好罢了。一个“顿悟”了也才地神境六层后期实力的人,还真让他们提不起兴趣来。

    六大隐世宗门支脉比斗。

    吴天福没有亲自负责,只是让吴知明负责相关事情。

    吴家是如此。

    六大隐世宗门内的其余几个宗门亦是如此,只是派了一名宗门内的老祖负责。

    但。

    虽说只是支脉比斗。

    六大隐世宗门的人自己不太当回事情,但是龙魂古城内的其余修炼者,他们还是比较有兴趣的,可以说一大早断龙台周围的观众席就坐满了人。

    吴家、江家、神火宗、魔云圣地、千灵宗和血焰谷。

    这六大隐世宗门内参加支脉比斗的人全部是到齐了。

    每个宗门内。

    带领支脉前来的,只是一名总部的老祖,而这些宗门内来到龙魂古城。实力最强的老祖全部没有登场,应该是要到正式的资源争夺赛才会出现了。

    吴知明带领着叶晨峰、吴灵雨、吴奇水、吴仁和吴归等人。

    “小子,你虽说靠着顿悟提升到了地神境六层后期,但你可不要太过的得意忘形了,支脉比斗也绝对不像你想象的那样简单。”吴知明提醒着叶晨峰,他一直觉得叶晨峰这个人挺独特的。

    对于吴知明的提醒。

    叶晨峰是微微的点了点头。

    这次六大隐世宗门支脉比斗。

    每个宗门派出三名支脉弟子,所以一共是十八人参赛。

    支脉比斗的方式非常简单,以擂台赛的方式比斗。

    一对一的进行。

    不过。

    六大隐世宗门中的血焰谷只派出了两名支脉弟子,原因是一名支脉弟子。昨晚在修炼的时候,有些练岔了,导致身体内受了严重的内伤。

    血焰谷在仓促之间,也没有支脉弟子可以补上去。所以最后只能够派出两名支脉子弟参加比斗。

    这支脉比斗只是调节气氛的,血焰谷对此也并不是很放在心上。

    所以。

    参加的十八人变成十七人,人数变成了单数。有一人势必会轮空,可以直接进入下一轮比赛。

    支脉比斗是以抽签的方式进行。

    让叶晨峰意外的。

    他的运气极为的不错。在第一轮比斗抽到了轮空。

    而吴奇水的运气并不是很好,他一场抽到的对手乃是田武。

    也就是那名千灵宗的弟子。之前将吴奇水直接给撞飞,还说如果在比斗中遇到叶晨峰的话,那么叶晨峰就必死的那个家伙。

    在看到对手是田武后。

    吴奇水的脸色有点而难看了,最重要的是吴奇水和田武的比斗还是第一个进行的。

    六大隐世宗门的支脉比斗。

    其参赛子弟还不够资格台上断龙台比试的,所在巨大无比的断龙台旁边,重新搭建起了一个擂台。

    吴奇水的实力在天神境一层初期。

    田武的实力在天神境一层后期。

    两人同时踏上了擂台。

    擂台下的吴归,他笑着拍了拍叶晨峰的肩膀,说道:“不用比斗,你就是进入前十了,这是一个不错的开头,如果能够进入前五,那就更加的完美了。”

    吴知明和吴仁他们也觉得叶晨峰的运气太好了一点,竟然直接一上来就抽到了一个轮空。

    而擂台上。

    吴奇水和田武对立而战。

    支脉比斗没有任何要求,甚至在比斗中杀死对手都可以的,但如果对手下了擂台,那么另一方就不能够赶尽杀绝了。

    田武没有看着吴奇水,而是目光定格在了擂台下的叶晨峰身上。

    他的手指指向了叶晨峰:“小子,希望你可以一直保持这样的运气。”

    吴奇水在看到田武直接无视了他。

    他心里面虽然觉得自己很难战胜田武,但他心中的怒火是不断的蒸腾了起来。

    吴奇水身上气势快速提升,他冲着田武喝道:“你现在的对手是我。”

    田武不屑的看着吴奇水:“手下败将而已,之前是谁被我给直接撞飞的?”

    “既然你想要早一点死,那么我就成全你。”

    田武身上的气势也陡然攀升。

    身影一闪。

    吴奇水只感觉眼前一花,他竟然有点捕捉不到田武的身影了,他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慌张。

    在他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的时候。

    “砰!”的一声。

    田武陡然出现在了吴奇水的面前。

    他没有施展任何的招式,只是灵气提升到了极致,用身体直接撞击在了吴奇水的身上。

    “咔嚓!咔嚓!咔擦!”

    空气中陡然响起了细密的骨头断裂声。

    在田武的撞击下。

    吴奇水身上的很多骨头瞬间断裂,口中不断喷洒出鲜血。

    身体直接倒飞出了擂台。

    重重的倒在了擂台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