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两千四百八十六章 你必死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在叶晨峰将气势释放到地神境六层后期之后。

    所有人都以为叶晨峰是因为顿悟,一下子从地神境五层后期,突破到地神境六层后期的。

    站在人群外的支脉老祖吴仁,他是瞬间目瞪口呆的,这块石碑内明明不含有任何奥义的,叶晨峰居然直接一举突破了这么多小层次?

    难道这块石碑内真的藏有什么玄妙吗?

    转而。

    想到叶晨峰乃是老白吴风闲和老黑江运天的徒弟后,他心里面才慢慢接受了这个现实,身为老白和老黑的徒弟,又怎么会是普通人呢?

    而刚刚还一脸不屑的吴奇水,他此刻的脸色如同见鬼了一般,目光阴晴不定看着叶晨峰,又看向了面前这块石碑,他根本从这块石碑上感觉不出任何的东西来。

    可叶晨峰却直接从地神境五层后期,突破到了地神境六层后期?这让他心里面是羡慕嫉妒恨的,胸口内一直憋着一口闷气。

    “老祖果然不愧是老祖啊!这块石碑我也看过,根本从其中看不出有任何特殊的,老祖居然靠着这块石碑,来了这么一次突飞猛进的顿悟。”

    吴承颜在秘密来到龙魂古城后,他一直隐藏在暗处的。

    同样隐藏在暗处的还有江胜良。

    吴承颜和江胜良互相感觉到了对方的存在,吴承颜知道江胜良肯定也清楚叶晨峰的身份了,毕竟如今的江胜良实力也在极境巅峰了。

    所以。

    吴承颜这句话是直接传音给同样隐藏在暗处的江胜良的。

    江胜良对叶晨峰的认同,要比吴承颜来的少。

    不过。他也承认叶晨峰这位老祖了,他传音:“这是自然。也不看看他是谁的徒弟,能够得到那两位的培养。他各方面自然是极为出众的。”

    “老江,没想到我们斗了这么多岁月,到最后竟然会化解了矛盾,而且你我都突破到了极境巅峰,真是命运弄人啊!”吴承颜感叹道。

    “少来这一套,我们之间总要分一个胜负的,不管我们两家的矛盾有没有化解。”江胜良传言道。

    吴归和吴灵雨感受到叶晨峰身上的气势后,吴归拍着叶晨峰的肩膀,他激动的说道:“兄弟。牛掰啊!这可是顿悟,你竟然真的在这里顿悟了?现在以你的战力,在六大隐世宗门宗门的支脉比斗中恐怕又能够进一步了。”

    吴灵雨美眸中同样是异彩连连的。

    脸上戴着面具的叶晨峰,他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膀。

    吴奇水看到叶晨峰顿悟,他完全是受不了,他直接朝着人群外冲撞了出去,想要直接离开这里了。

    “砰!”的一声

    “走路没长眼睛吗?”

    往人群外冲撞出去的吴奇水,他的身体直接倒飞了出去。

    在半空之中勉强稳住了身子,最后脸色苍白的站稳了。

    只见刚刚吴奇水太急躁了。身子撞在了一名体型魁梧的青年身上。

    这名青年身上散发着天神境一层后期的气势。

    他乃是六大隐世宗门中千灵宗的支脉弟子田武。

    同样田武还是这次六大隐世宗门支脉比斗中的夺冠热门人物。

    田武目光轻视的看着吴奇水,大家身上全部穿着各自宗门内的服饰。

    “吴家支脉的人?真是一个废物,不要告诉我,你还要参加支脉比斗?像这样的人。你连给我田武提鞋都不配。”田武冷笑连连。

    吴仁随即站了出来,身上神尊境初期的气势提升。

    在吴仁走出来后,在田武身旁也出现了一名老者。身上的气势也在神尊境初期,这老者是千灵宗支脉的老祖。

    “年轻人火气大了一点。我们这些老家伙就不要参与到其中了吧?”千灵宗支脉的老祖说道。

    吴仁脸色阴沉。

    身在暗处的吴承颜和江胜良眉头全部微微一皱,可他们现在还不适合出面的。

    田武将目光看向了叶晨峰。他眼眸中带着挑衅:“小子,戴着一个面具装什么神秘?你也只不过是吴家支脉的废物罢了,靠着顿悟提升到了地神境六层后期,你以为这样就了不起了吗?”

    “其实你还是一个屁而已。”

    “你该不会也是要参加支脉比斗的吧?”

    看到田武敢挑衅叶晨峰,吴仁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在他想要不顾一切动手的时候。

    叶晨峰淡漠的说道:“是又如何?”

    叶晨峰平淡的语气,彻底激怒了田武,其实他心里面也是羡慕嫉妒恨的,他根本看不出这块石碑上有什么特殊的,叶晨峰却靠着石碑顿悟了,这凭什么?

    “很好,如果你在六大隐世宗门的支脉比斗中遇到我田武,你必死。”

    “记住我的名字了,我叫田武。”

    田武也知道在这里是动手不符合规矩。

    对于田武的挑衅,叶晨峰完全没有当回事情。

    在田武和千灵宗支脉老祖离开之后。

    吴归和吴灵雨面色凝重,吴归说道:“兄弟,这次你要小心了,我看这田武不简单啊!他的战力绝对不会弱的,如果到时候不是他的对手,那么就中途放弃,保住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叶晨峰完全没有将田武放在心上。

    区区一个天神境一层后期的小角色而已,他够资格在叶晨峰面前跳蹦吗?

    脸色苍白的吴奇水。

    他刚刚被田武撞的身体倒飞出去,他心中的怒火攀升到了极致,更重要的是他丢脸了。

    他对着叶晨峰说道:“小子,被这样的人盯上,你在支脉比斗中最好祈祷自己的运气好点。”

    “吴奇水,你这是什么意思?刚刚是谁被撞飞出去的?我说你还没有没有一点骨气?”吴归不爽的说道。

    吴奇水咬牙道:“刚刚是我没有做好准备,如果是正面对战,我不一定会输给这田武。”

    “如果让我在支脉比斗上遇到田武,我会让他知道什么叫后悔的。”

    吴奇水完全是在放狠话了。

    其实他非常清楚以自己的实力,根本不会是田武的对手。

    在说完了这句话后,吴奇水便自行离开了。

    而叶晨峰和吴仁他们也不想在这里停留下去了,他们也往吴家的暂时地走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