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两千四百六十七章 猜测!准备!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吴天福在山谷内待了一会之后。

    他随即离开了。

    之所以没有杀死吴月心,因为吴月心乃是吴家的嫡系,在吴月心身体里有特殊禁制存在。

    一旦吴月心被杀,一直处于休眠状态的吴承颜立马会有所察觉,甚至以吴承颜的手段,他可以确定出凶手是谁,这就是吴天福没有杀死吴月心的原因了。

    在吴天福的身影飘荡出山谷的瞬间,他手臂一挥,整个山谷一阵微颤,一道能量波动朝着四周扩散,整个山谷瞬间被一层能量给笼罩住了,一旦有人试图破开这里的能量笼罩,他都能够第一时间感应到的。

    叶晨峰一直隐匿在山谷口的巨石后面,有老白和老黑的帮助,就算吴天福从巨石旁边经过,他也没有察觉到叶晨峰的气息。

    在吴天福离开了有数十分钟后。

    叶晨峰才从山谷口的巨石后面走了出来,看着被一层能量笼罩的山谷,他眼眸中多出了一些凝重。

    老白和老黑感受着笼罩山谷的能量,其中老黑江运天笑道:“光光这一层能量笼罩,根本是难不住我们的,你就在一旁看着吧。”

    话音落下。

    老白吴风闲和老黑江运天从寄魂手镯里飘荡了出来,从他们两个身上泛起了极境巅峰的灵魂波动,他们两个手臂快速挥舞,手掌在空气中连连结印。

    很快。

    在笼罩山谷的能量上破开了一个洞口,老白和老黑的手法非常特殊,就算是吴天福也根本察觉不到这里出了问题的。

    在破开了一个洞口之后,叶晨峰走进了山谷之内,老白和老黑重新进入了叶晨峰手腕上的寄魂手镯里。

    山谷内。

    被锁链绑住手脚的吴月心,她在听到动静之后。她没有抬起头:“怎么又回来了?”

    “吴天福,早安有一天,你会付出代价的。”

    “我可不是吴天福那老东西。”叶晨峰的声音飘荡在空气中。

    吴月心身子一紧绷。她陡然抬起了头,由于叶晨峰脸上戴着面具。她看不到叶晨峰的长相。

    叶晨峰身上的气势一直维持在地神境五层后期,吴月心自然也是感觉不出叶晨峰的真实实力的。

    她美眸中充满了疑惑。

    一个地神境的家伙怎么可能进入这里?看样子这个家伙还不是吴天福安排过来的。

    “你是什么人?”吴月心紧盯着叶晨峰。

    走近之后。

    叶晨峰将脸上的面具摘了下来:“月仙子,不认识我了?”

    看到叶晨峰的模样后,吴月心脸上充满了不敢置信:“你、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叶晨峰耸了耸肩膀,说道:“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我等了这么长时间,你也没有找过来,你可很不讲信用啊!”

    月仙子心中的震惊持久不散。

    她记得当初见到叶晨峰的时候,好像他才涅槃境还是化神境的实力呢吧?

    如今却拥有地神境五层后期的实力了?

    这才过去多长时间?

    这等提升实力的速度。简直是让她无法接受。

    如果让她知道叶晨峰如今的实力在神王境巅峰,那么她又会是一副什么表情呢?

    在缓了好久之后。

    吴月心终于是接受了这一切,她美眸注视着叶晨峰,她想不通叶晨峰是如何混入吴家的?是如何进入这里的?地神境五层后期的实力,在吴家面前根本就是一只小虾米。

    叶晨峰也不再废话了,他转入正题:“月仙子,刚刚你们的谈话和听到了一些,我和你们先祖吴风闲有点渊源,现在有没有什么地方是需要我帮忙的?”

    老白吴风闲没有选择在吴月心面前出现。

    毕竟现在还不适宜立马将吴月心救出来,如果让吴月心得知吴风闲回来的消息。

    万一吴天福在吴月心身上觉察到一点蛛丝马迹就不好了。

    吴天福既然一直没有选择杀了吴月心。那么在短时间内吴月心绝对是安全的。

    吴月心美眸中重新燃烧起了希望,叶晨峰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了:“现在必须要去找承颜老祖,把这里的事情全部告诉他。也只有承颜老祖可以压制吴天福了。”

    叶晨峰点了点头。

    老白和老黑几乎可以猜测出这一切,应该全部是他们的仇人,远古五大家族之一的何家安排的,当年让老白和老黑同归于尽的何家那混.蛋,他是想要看着吴家和江家一直苟延残喘,他这种心理完全扭曲了。

    所以,才会在吴家内部安排了吴天福这么一个人的。

    如此看来在江家肯定也不被何家安排了一个类似吴天福这样的角色。

    现在距离真正要接触到何家,恐怕不远了。

    之前叶晨峰可是斩了何家一名嫡系子弟的一道分身的。

    叶晨峰还不知道他斩了的那道身份,乃是何家如今少主何元天的。

    在吴天福身体内肯定有某种限制的。只要老白和老黑对他动手,或者是限制他的行动。恐怕何家那人立马会感觉到的,毕竟现在的老白和老黑只是灵魂状态。他们的实力也无法完全发挥出。

    现在必须要做好万全的准备。

    眼下去见一面吴承颜,或许是最好的选择了。

    叶晨峰问道:“吴承颜是在哪里闭关?”

    对于叶晨峰的直呼吴承颜的名字,吴月心柳眉皱了一下,但她也知道现在不是计较的时候,她说道:“承颜老祖闭关的地方也是这后山之内的。”

    “不过,承颜老祖闭关的地方各种机关和阵法更为的复杂,你有把握见到承颜老祖吗?”

    “如果你决定尝试一下,这块玉佩到时候给承颜老祖看一下,他就会相信你说的话了。”

    吴月心将腰间的白色玉牌丢给了叶晨峰。

    叶晨峰在接过玉佩后,他说道:“我对阵法和机关有点研究,要不然我怎么来到这里的?”

    吴月心也认同叶晨峰所说的,能够来到这里就证明了对阵法至少极为的精通,甚至是阵法宗师了,她说道:“你和我们先祖有渊源的事情,如果你可以见到承颜老祖,你到时候也一并告诉他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