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两千四百五十五章 正式开始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吴鸣被吴知明给一巴掌扇飞。

    这一切都是吴仁和叶晨峰的预料之中。

    而并不知道叶晨峰身份,一直在为叶晨峰担心的吴灵雨和吴归,他们明显也是愣住了,他们很清楚叶晨峰不是吴家之人。

    可测试下来的结果。

    叶晨峰竟然修炼了吴家功法?这根本不可能的啊?

    随即他们又想通了一点事情,或许老祖吴仁早已经做好了安排,叶晨峰之所以没有被揭穿,完全是吴仁在搞鬼,这让他们两个对自己的这位老祖是更加的佩服了。

    刚刚那一巴掌虽说吴知明已经手下留情了,要不然可以直接将吴鸣给拍死的。

    但纵使手下留情了,吴鸣也如同一条死狗一样,无法从地面上爬起来了。

    吴鸣心中充满了太多的不甘和疑惑了,正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吴知明掌管吴家总部的执法,也可以说掌控整个吴家的执法,在他眼里吴鸣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他犯不着和这样的小人物计较。

    他声音肃穆的说道:“吴仁,他是你们支脉中的子弟,你自己去处置吧!”

    转而,他又看向了叶晨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吴风。”叶晨峰报出了之前临时取得名字。

    “为什么戴着面具?”吴知明继续问道。

    叶晨峰回答道:“个人喜好,在和对手对战的时候,他们看不到我的表情,也就猜不到我的心理,这样会让我多一点胜算。”

    这倒也是一个极为不错的解释,吴知明也觉得很有道理。他点了点头说道:“刚刚金色光芒绽放,证明你修炼的吴家功法很扎实,你如今才地神境五层后期的实力。以后好好努力修炼。”

    “有什么事情随时都可以找我,只要是我能力范围内的。我都可以帮你解决。”

    吴知明将一块刻有一个“吴”字的白色玉牌递给了叶晨峰。

    这是一块传讯玉牌。

    可以直接联系到吴知明。

    身为掌控吴家执法的人,吴知明果然是赏罚分明,刚刚他听信了吴鸣,让叶晨峰接受了测试,他也算是有点儿的理亏了,这算是他给叶晨峰的一点补偿吧!

    将玉牌给了叶晨峰之后,吴知明便不再开口了。

    吴仁在告退了一声后,他带着自己这一支脉的人。往登天山旁边的矮山掠去了。

    像条死狗一样的吴鸣被吴仁一把拉在了手里。

    吴仁他们所住的地方乃是六号别院,也就是登天山右侧第三座矮山上的别院。

    登天山对外部人员是限制踏空飞行的能力的,但旁边的矮山是不限制的。

    一行人等很快便来到了六号别院门口。

    只见这六号别院也是极为气派的,整座别院被一层结界笼罩。

    吴仁将之前吴知明交给他的玉牌按在了六号别院门口的一个凹槽之内。

    “轰!”的一声。

    整个笼罩六号别院的结界瞬间消失了,吴仁和叶晨峰他们踏入了别院之内。

    吴仁随手将像条死狗一样的吴鸣丢在了地上。

    被一巴掌扇的整张脸完全变形,甚至是血肉模糊的吴鸣,他痛的喉咙里不停的吸着冷气。

    要知道吴知明乃是神尊境后期的强者,他刚刚扇了吴鸣一巴掌的时候,他体内的一丝丝灵气侵入了吴鸣的身体之内,使得吴鸣体内的灵气运转的不顺畅了。到了现在还没有恢复过来,只要一运转筋脉中的灵气河流,他全身的筋脉就有一种撕裂的剧痛。

    面对吴仁他们的一道道目光。吴鸣急忙求饶道:“老祖,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求您再给我一次机会。”

    胖子吴归他气愤的直接一脚踹在了吴鸣的脸上:“你个喷嘴喷粪的鸟。人,你知道你刚刚差点让我们整个支脉都受牵连吗?”

    吴鸣根本没有反抗之力。

    被吴归一脚踹在脸上,他的整张变形的脸是鲜血喷洒。

    吴仁平淡的说道:“吴鸣,从这一刻起,你不再是我们支脉中的子弟了,你的死活和我们支脉没有任何关系了。”

    吴仁身上神尊境初期的气势爆发。

    气势直接将吴鸣给轰飞出了六号别院里。

    像条死狗一样的吴鸣。只能够眼睁睁地看着六号别院的大门缓缓关上。

    要知道叶晨峰可是吴家先祖吴风闲的徒弟啊!就连他吴仁也要喊一声老祖的。

    可吴鸣却不知死活的想要针对叶晨峰?要不是看在吴鸣身体里流着支脉的血液,要不是看在吴鸣曾经也是支脉的天才。他真的想要一掌劈死吴鸣。

    吴仁隐秘的给叶晨峰传音:“老祖,对不起。是我管教无方,请您就饶他一命吧!”

    看得出吴仁这老头也算是有情有义的人。

    叶晨峰也传音给吴仁:“我没把他放下心上,将他逐出支脉,他已经受到应有的惩罚了。”

    叶晨峰就当给吴仁这老头一个面子吧。

    听到叶晨峰的回答之后,吴仁提着的心才算是放了下来。

    一旁的吴归和吴灵雨等支脉中人,他们可不知道吴仁和叶晨峰的在传音对话。

    吴归口中骂骂咧咧的,他对吴鸣很是不爽,在他走到叶晨峰的身旁后,他脸上又露出笑容了:“兄弟,真有你的。”

    “可以让掌管整个吴家执法的老祖送你一块玉牌,答应你帮你解决一些事情,这可是让所有支脉中人眼馋的事情啊!”

    吴归是一脸的向往。

    叶晨峰直接将那块白色玉牌扔给了吴归:“你喜欢,就送给你了。”

    吴归手里拿着玉牌,道:“兄弟,你知道这玉牌的代表的含义吗?你自己好好收着,将来绝对会有大用处的,在我手里也派不上什么作用。”

    叶晨峰不置可否。

    一旁的吴仁心里面也苦笑摇头,叶晨峰会看得上吴知明的人情?

    一旦等叶晨峰的身份揭开,吴知明也得要毕恭毕敬喊叶晨峰为老祖啊。

    到时候叶晨峰还不是可以随便让吴知明帮自己做事情嘛!

    吴仁和叶晨峰他们暂时在六号别院安顿了下来。

    一连两天过去了。

    吴家的其余支脉也全部到齐了。

    在第三天的早上。

    吴仁收到了传讯。

    吴家内部支脉的选拔正式开始了。

    毕竟要参加六大宗门的支脉比斗,每个宗门分支有数十个之多的,最后只能从数十个分支里选出三人去参加。

    ……手机用户请访问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