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两千四百五十四章 绝对不可能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整座登天山足足有数万米之高。

    直耸入云。

    抬头望去。

    山顶云雾缭绕,俨然如同人间仙境。

    一层强大的能量结界将整座登天山给笼罩住了。

    以结界的强度来看,恐怕就算神尊境巅峰中大圆满巅峰的强者,想要破开这里的结界也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在结界中限制了踏空而行的能力。

    每一个吴家总部的人,他们身上都会有一块特质的玉牌。

    玉牌可以让他们不被限制踏空飞行,而其余人走上登天山,只能够一步一步的走到山顶。

    在登天山旁边还有一座座数百米的矮山,在矮山上建立了一些普通的院落,这些院落乃是给分支的人居住的。

    吴仁这一支脉的灵船停靠在登天山的山脚下之后。

    在吴仁的带领之下。

    叶晨峰、吴灵雨和吴归等人全部走下了灵船。

    在登天山山脚下的入口处,有一名灰袍老者,此老者面容肃穆,身上的气势在神尊境后期的层次。

    他也算得上是吴家内的一名老祖了,不过,资历要比吴承颜差得多了,他虽说可以算得上吴家的老祖,但他在见到吴承颜的时候,他还是要尊称吴承颜一声老祖的。

    此人名叫吴知明,在吴家总部内主要掌控执法这一块。

    换做以往。

    吴仁在看到吴知明后,他肯定会小心翼翼的拜见的,但在见过吴风闲等人之后,他的心态发生了巨大的改变,要知道站在他身后的叶晨峰,身份一揭开。面前这吴知明都要乖乖称呼叶晨峰一声老祖的。

    不过,应该有的礼数,吴仁是一点都没有落下。他拜见了吴知明后。

    吴知明严肃的点了点头,给了吴仁一块玉牌:“你们这一支脉暂住六号别院。”

    吴仁收起玉牌要带领叶晨峰他们往旁边的矮山掠去的时候。

    在人群中一直沉默不语的吴鸣。他不顾一切的冲到了吴知明的面前:“老祖,我有事情要禀告,我有事要禀告。”

    吴鸣踉踉跄跄的模样,让吴知明眉头微微一皱,但他还是问道:“你有什么事情要说?”

    吴鸣手指指向了叶晨峰,说道:“老祖,他并不是我们吴家支脉中的人,我们支脉却推选他出来参加比赛。这不公平,我不服气。”

    嗯?

    闻言。

    吴知明目光看向了脸上带着面具的叶晨峰,感觉到叶晨峰只有地神境五层后期的实力后,他又将目光看向了吴仁:“你有什么要解释吗?”

    吴知明掌控吴家的执法,他向来是一个铁面无私的人,如果吴鸣说的是真的,那么必定要严惩这一支脉。

    吴仁拱了拱手,他看了眼吴鸣,说道:“此人在支脉选拔中落败,他心里面是不甘心。我身为支脉的老祖,我清楚什么事情应该做,什么事情不应该做。这次代表我们支脉参赛的全部是吴家子弟。”

    吴鸣直接跪在了吴知明的面前:“老祖,请您为我做主啊,我说的话每一句都是真的,这次我向老祖您禀告这件事情,我是回不去支脉中了。”

    吴鸣表演的倒是声情并茂。

    吴知明道:“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么我吴家向来是赏罚分明的,以后我可以在吴家总部给你安排一份杂事,你可以先暂时留在这里。”

    听到可以留在吴家总部。

    尽管只是做杂事,但绝对要比他之前在支脉中的地位要高。

    正所谓宰相门前七品官。

    吴知明手掌一翻。一颗金色的类似玻璃球的东西,出现在了他的手掌之中:“想要知道他是不是我吴家子弟很简单。只要他把手掌按在这上面,身体里运转功法就可以了。如果不是吴家之人,他修炼的必定不是我吴家的功法。”

    此话一出。

    吴归和吴灵雨等人全部了脸色剧变,他们知道如果叶晨峰接受测试,那么绝对会立马穿帮的。

    只有吴仁和叶晨峰镇定自若。

    开玩笑。

    叶晨峰可是吴家先祖吴风闲的徒弟。

    吴仁对此一点都不担心,难道叶晨峰还不会吴家的功法吗?

    吴鸣在听到吴知明的话后,他心里面是冷笑连连的,余光不断的瞟着叶晨峰,看到叶晨峰镇定的模样,他在心里面不自觉的说道:“到了这个时候还在装?我倒要看看你,当你的身份揭露后,谁可以保得住你?”

    吴鸣继续在心里面自语:“吴仁,要怪就怪你们对我不仁的,就不要怪我对你们不义了。”

    吴知明看向了叶晨峰,声音不容置疑:“你过来测试一下。”

    吴归和吴灵雨目光担忧的看着叶晨峰的。

    叶晨峰一步步的朝着吴知明走了过去,他随意的将手掌按在了金色的玻璃球上,身体之内神血诀随即运转了起来。

    吴鸣紧紧盯着叶晨峰,等待着吴知明勃然大怒的模样了。

    而吴归和吴灵雨心脏都要提到嗓子眼了。

    忽然之间。

    整个类似玻璃球的东西上,金色光芒陡然绽放。

    在耀眼的金色光芒绽放之后,吴知明的脸色阴沉了下来。

    吴鸣对此心里面微微一笑,他从前没有见过这样的测试仪器,但他猜测金色光芒绽放,说不定就是证明了叶晨峰不是吴家之人。

    吴鸣随即说道:“老祖,我没有骗你吧?他不是我们吴家之人,他根本就不是我们吴家之人。”

    吴知明心中怒火暴涨。

    “啪!”的一声。

    他的右手手掌直接朝着跪在地上的吴鸣扇了过去。

    一巴掌直接扇在了吴鸣的脸上。

    吴鸣整张脸凹陷了下去,身体直接被扇飞了出去,最后撞击在了一块旁边的巨石上。

    吴鸣被这一巴掌给扇懵了。

    感受着脸颊上火辣辣的极致疼痛。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预计的结果不是这样的啊,应该是叶晨峰被吴知明给扇飞出去的。

    吴知明淡淡的说道:“他是我们吴家子弟,他修炼的乃是我吴家的功法。”

    “竟然敢到老夫我面前搬弄是非,简直是不知死活。”

    陷入呆滞的吴鸣,他在听到吴知明的话后,他一个劲的摇头:“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他不可能是吴家之人的,我没有说谎,我说的全部是真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