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两千四百二十九章 一剑!恶人有恶报!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当初获得青云剑的时候。,

    老白和老黑猜测青云剑最多只是宝器而已。

    如今这么多日子过去了,青云剑的剑身一直处于锈迹斑斑的状态。

    始终没有露出它的本来面目。

    此刻,青云剑上的锈迹斑斑竟然在如此快速的脱落了。

    随着剑身上锈迹越脱落越多,叶晨峰逐渐感觉到了手中青云剑的变化。

    锈迹慢慢脱落之后。

    剑身呈现一种浓郁的青色,在剑身上刻画着一道道红色的符文。

    青云剑整个在恢复原貌的剑身,给人一种极为诡异的感觉,从其上散发出了冰冷刺骨的寒意,同时在场其余人也终于注意到了叶晨峰手中青云剑的变化。

    站在互杀殿右侧角落之中的白袍青年,他的眼睛微微一眯,目光紧紧的定格在了青云剑之上,他的眼眸中闪动着某种光芒。

    圣光之内。

    鬼尊攻击的速度越来越快了。

    叶晨峰握着青云剑的手掌流淌出的鲜血也越来越多,鲜血不断浸透着青云剑的剑身。

    终于剑身上的锈迹全部脱落了。

    在这一瞬间。

    叶晨峰和青云剑之间有一种血脉贯通的感觉,仿佛青云剑成为了他身体的一部分。

    剑身上红色符文闪动。

    青色光芒和红色光芒同时在青云剑上绽放。

    青色和红色相互映衬着。

    露出原本面貌的青云剑,其内的气势还没有散发出来,但老黑江运天的声音忽然在他脑中响起了:“小子。当初我是看走眼了,这青云剑根本不是宝器。是货真价实的仙器,而且不是最低等的仙器。”

    在老黑江运天的声音在叶晨峰脑中响起的时候。鬼尊的攻击仍旧是没有停止,甚至是变得更加的密集了。

    叶晨峰在听到老黑的话后,他毫不犹豫的将灵气注入到了青云剑之内。

    在将灵气注入青云剑的瞬间。

    整把青云剑如同一个无底洞,不停的抽取着叶晨峰身体之内的灵气。

    随着灵气注入完全蜕变的青云剑之内。

    “轰!”的一声。

    整把青云剑里爆发出的青色光芒和红色光芒,完全将整个圣光内的空间给充斥满了。

    无穷无尽的锋利。

    从青云剑内迸发而出,圣光内的空间被割开了一条条的口子,甚至是笼罩的圣光上也出现了头发丝一样的细纹。

    整个笼罩的圣光是不停的荡漾着。

    正不停对叶晨峰展开密集攻击的鬼尊,在青云剑内的无穷无尽锋利爆发的瞬间,他的身子只能够暴退而去。

    视线里全部是青色和红色光芒。圣光内的一切场景全部看不分明了。

    待到浓郁的青色光芒和和红色光芒慢慢退去。

    只见圣光内。

    叶晨峰身体内的不屈剑意重新运转了起来,他身体内灵气一股脑的全部灌注到了青云剑里,一根无比巨大.粗.壮的黑色锁链虚影,在青云剑上陡然浮现。

    同时叶晨峰背后也浮现了一根根巨大的黑色锁链虚影。

    叶晨峰周遭变得平静了下来,青云剑内散发出的无穷无尽锋利,也内敛进了剑身之中。

    这平静的一幕着实的诡异。

    “剑魂黑锁!”

    “轰!轰!轰!”

    青云剑朝着鬼尊挥出。

    一条条巨大的黑色锁链凭空凝聚,以如今的青云剑施展剑魂黑锁。

    这锁链的长度和粗.度全部是大幅度的提升。

    一根根的黑色锁链足足有五百根和六百根左右。

    用之前锈迹斑斑的青云剑施展剑魂黑锁,只能够凭空浮现五十根到六十根的黑色锁链。

    如今用褪去锈迹的青云剑施展,浮现的黑色锁链的数量足足提升了十倍有余。而且锁链的威力也提升了不少。

    这数百根黑色锁链朝着鬼尊快速袭去。

    整个圣光之内,除了叶晨峰所站在的地方,全部被黑色锁链给布满了。

    鬼尊就连施展移形换影的空间也没有了。

    眼睁睁的看着一根根黑色锁链掠了过来,这些黑色锁链没有在缠绕住鬼尊了。

    在每一根黑色锁链的顶端出现了一个锋利的尖刺。

    一根根的黑色锁链快速往鬼尊身上穿透。几乎是毫无阻隔的破开了鬼尊的灵气防护。

    “噗嗤!噗嗤!”的声音不断响起。

    鬼尊身上被洞穿了一个个的血洞,他随即连续施展移形换影。

    可惜。

    如今圣光内都被黑色锁链给充斥了,就算他想要靠着移形换影接近叶晨峰。这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了。

    在一天内只能施展六次的移形换影。

    很快,六次移形换影全部消耗完了。

    在没有移形换影之后。

    黑色锁链是疯狂的穿透鬼尊的身体。惨叫声不断从他的喉咙里发出。

    鬼尊的眼眸死死盯着叶晨峰,嘴巴里想要说话。可只能够发出惨叫来了。

    只是几个瞬间。

    伴随着黑色锁链不断穿透鬼尊,他的脑袋自然也是被穿透的了。

    一次次的穿透。

    直接让鬼尊在空气中化为了一滩血雾。

    鬼尊死了。

    笼罩叶晨峰的圣光消失了。

    不断穿透鬼尊的黑色锁链也慢慢的消失了。

    老黑江运天的声音随即又在叶晨峰脑中响起:“小子,看来这青云剑最起码是中等仙器了,很大限度的接近高等仙器了。”

    在场的所有人全部愣愣的盯着叶晨峰,他们之前完全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药圣堂的老祖常百武和余明松,他们两个眉头紧紧皱了起来,他们之前可是用传音和叶晨峰摊牌的了,谁知道鬼尊没有杀死叶晨峰,反而被叶晨峰给杀死了。

    在他们两个心绪不宁之际。

    忽然之间。

    他们两个同时被圣光给笼罩住了。

    被圣光笼罩的瞬间。

    他们的脸色陡然剧变,目光互相对视着,这意味着他们只有一个人可以活着离开圣光之内。

    正所谓恶人有恶报。

    常百武和余明松只是沉默的互相看着对方,这个世界上有谁是喜欢死的?在生死面前,人性的真面目就会露出来了,有时候就算是至亲之人,在面对生死的时候,全部是自私无比的,更何况常百武和余明松根本没有任何一丝血缘关系的,他们只是同时身为万火城药圣堂的老祖罢了。

    ……手机用户请访问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