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两千四百一十二章 滚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叶晨峰心里也惊叹剑谷老人的实力。

    轮到他的时候。

    那原本闭着眼睛盘坐着的剑谷老人,甚至是在杀死神尊境初期强者也没有睁开一下眼睛的剑谷老者,他竟然微微睁开了眼睛,目光看了一眼叶晨峰。

    一块玉牌飞到了叶晨峰手里,声音极低的说了一句:“不错。”

    之后,剑谷老人便又闭上了眼睛,好像从来没有睁开过一样。

    由于剑谷老人的声音极低,其余人刚刚又被震惊到了,他们根本没有听到剑谷老人对叶晨峰吐出的这个两个字。

    在拿到进入剑谷的玉牌之后。

    叶晨峰手握玉佩,踏步朝着剑谷内走去了。

    有了玉牌之后,叶晨峰顺利的通过了结界,进入到了剑谷里面。

    在玉牌上有一条红线的,每过一段时间就会缩减一点,待到红线在玉牌上完全消失。

    那就说明时间已经到了,你就会被弹飞出剑谷里了。

    在走进剑谷里后。

    叶晨峰感觉到一道道浓郁的锋利感,这些锋利全部来自于这里的剑意和剑气。

    而他的实力也被强行压制到化神境一层初期了。

    每一个进入剑谷的人,他们的实力都会被剑谷内的法则强行压制到化神境一层初期。

    这里的法则应该是剑谷老人布置下的。

    也就是说,无论什么人在剑谷内都只能够发挥出化神境一层初期的实力。

    只见这剑谷被分为了三层,越往上剑意就越浓郁。

    这一到三层之上都分布着一个个密密麻麻的房间,这些房间应该就是让进入者参悟剑意的。

    这些房间全部是剑谷老人打造的,因为在剑谷老人没有出现之前。

    剑谷内杂乱不堪的,更别说是有什么房间了。

    叶晨峰并没有往剑意最浓郁的第三层走去,他打算现在第一层选个房间感悟一下这里的剑气和剑意。

    反正有三个时辰的时间。

    他在每一层上都停留一个时辰。那么时间就刚刚好了。

    第一层的很多房间都被沾满了人,在叶晨峰挑选房间的时候。

    从第一层正数第二十个房间内,走出了一名蓝衣青年。只见他手中玉牌上的红线很快就要消失了。

    见有人从房间里出来,叶晨峰自然是想要走进去的了。

    可那名蓝衣青年。他在看到叶晨峰时候,尤其是看到叶晨峰手中玉牌上的红线几乎没有缩短,他伸手拦住了叶晨峰的去路,道:“朋友,在下江离,我乃是风剑宫的弟子,不知朋友可不可以将你手中的玉牌和我做个交换?他日我江离一定会报答你的。”

    因为在进入一次剑谷之后,想要第二次进入。必须要等上两天时间的。

    风剑宫在远古界也算得上是一个一流宗门了。

    还不等叶晨峰回答。

    江离的手掌就朝着叶晨峰伸了过去,要拿走他手中的玉牌了。

    叶晨峰身子一侧,他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怎么到了哪里都会遇到这种不长眼睛的苍蝇?

    进入剑谷的时间非常有限,他可不想耽误了:“恐怕这个要求我不能够答应了,你去找别人吧!我要进去参悟剑意了。”

    见叶晨峰躲开之后又拒绝。

    江离的脸色阴沉了下来,他好歹也算是风剑宫的天才弟子了,一身实力在天神境二层初期,不过,剑谷内他的实力也被压制到了化神境一层初期。

    在剑谷内没规定不能够动手。

    但在剑谷外。剑谷老人是有明确规定了不能动手的,之前也有人在剑谷内动过手的,大部分是为了抢夺对方手里的玉牌。或者是参悟剑意的房间不够,为了争抢参悟的房间。

    剑谷老人只是规定了在剑谷内不能死人。

    江离嘴角冷漠一笑道:“小子,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我和你交换玉牌是给你一个认识我的机会,你老老实实的和我交换不是很好吗?这样你也能够认识我江离了,我也算是欠你一份人情,到时候我得要还你这份人情。”

    “如果我将你手中的玉牌强行夺过来,那么我们就不是什么朋友了,我也不会欠你什么人情,做事情之前先动动脑子吧!”

    “不过。现在你就算后悔也没有用了。”

    江离手握一把银色长剑,身体内的剑意在不断弥漫起来。

    四周经过的修炼者全部驻足。

    有些在房间里参悟的人也暂时走了出来。

    “这小子真是够倒霉的。这江离可是领悟了一种八阶剑意,据说是八阶水之剑意。他也算得上是一个剑道天才了。”

    “被江离盯上玉牌,还是乖乖交出来的好,在这里大家都是化神境一层初期的实力,这小子根本不够江离塞牙缝的。”

    ……

    在周围的修炼者议论纷纷的时候。

    只见江离周围的水元素快速凝聚,他那银色长剑上被一层厚厚的水汽给笼罩了。

    一剑挥出。

    “八阶水之剑意。”

    一道巨大的白色剑气朝着叶晨峰冲击而去。

    江离嘴角带着笑容。

    叶晨峰没有动弹。

    周身凝聚起了灵气防护。

    “轰!”的一声。

    白色剑气消散。

    叶晨峰完好无损。

    要知道在同等实力之下,他的战力和防御力要远远超越其余人的,再说这里又不压制肉身强度的,他的肉身强度可是神尊的。

    区区一个实力被压制化神境一层的江离,他施展的八阶剑意又如何能够伤害的了叶晨峰?

    在所有人还不知所以的情况下。

    叶晨峰动了。

    他的身影陡然出现在了江离的面前,一只手扣住了江离的脖子。

    把江离直接从地面上提了起来,手臂一甩:“滚!”

    江离的身子直接被甩飞了出去。

    叶晨峰不想在这里惹太大的麻烦了,谁知道他在这里杀人,外面的剑谷老人会不会出手?

    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下,叶晨峰直接走入了房间之内。

    至于被叶晨峰给甩飞出去的江离,他的身体在重重的落在地面上后,他玉牌上的红线正好全部消失了,他在剑谷内的时间到了,他被传送出了剑谷,身影顿时消失在了其余人的视线里。

    坐在剑谷口石头上的剑谷老人。

    他的眼睛再度睁开了,从他的眼睛里闪过了一抹光芒,他不禁自言自语道:“真是个有意思的小家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