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两千四百零二章 凭什么?凭这个!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踏入回龙谷。

    迎面而来的是源源不断的龙之气息。

    整个回龙谷的面积极为巨大,谷内犹如一片独立形成的天地。

    叶晨峰和张应年等人,他们紧跟在了龙景安和龙林成的身后。

    一路踏空而行。

    来到了一处用石头打造的精美房屋前。

    在房屋前聚集满了一个个龙族之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他们身上都是死气沉沉的,只是有些人死气沉沉的比较严重,而有些人则是死气沉沉的比较轻罢了。

    叶晨峰并没有在这些人里看到龙文石的身影。

    龙景安和龙林成在来到房屋前后,他们对张应年和张应水道:“你们留在这里不要到处乱走。”

    说完,他们两人不再理会张应年和叶晨峰等人,直接往房屋内走去了。

    站在屋外的龙族之人,他们也完全没有要理会叶晨峰等人的意思,他们脸上全部充满了悲伤之色,看来屋内之人应该就是龙族剩余血脉的大长老了。

    “族长,我们现在要怎么办?”在龙景安和龙林成离开之后,张应年才敢给叶晨峰传音。

    “先看看再说。”叶晨峰回了一句。

    张应年和叶晨峰等人在屋外站到了天黑,也始终没有人过来给他们安排住处,甚至没有人过来和他们说一句话,他们简直和空气没有两样。

    而走进屋子里的龙景安和龙林成,他们也始终没有再走出屋子了。

    天空中繁星点点。

    龙景安和龙林成终于是从屋子里走出来了,在他们身旁还跟着一名青年。

    这名满脸悲伤的青年,他乃是龙族大长老的嫡系后辈龙飞言,实力在天神境五层初期。

    从屋子里走出的龙景安和龙林成,他们还是没有看向叶晨峰等人。

    其中龙景安道:“各位。大长老不行了,恐怕明天到后天,他就会走了。我们是受到诅咒的种族,面对上天的诅咒。我们根本无能为力,我们苟延残喘了这么多岁月,可丝毫找不出解开诅咒的办法,我们龙族为何会落得如此下场?”

    龙林成也说道:“大长老说可以给他着手准备后事了,只可惜他到现在也无法见到族长,不知我们龙族的族长是否还存在?”

    “各位先散了吧!”

    龙景安和龙林成还是没有理会张应年和张应水等人,他们打算再次往屋子里走去了。

    叶晨峰看到这一幕后,他心里面隐隐有些怒气。

    这些龙族血脉未免高傲的太过份了吧?

    他身为如今的龙族族长。他应该为龙族考虑的,只是龙族这种态度让他无法接受。

    “你们要让我们在这里等到什么时候?”叶晨峰开口了,声音在黑夜之中回荡。

    龙景安、龙林成和龙飞言,还有其余准备离开的龙族之人,他们的目光瞬间集中到了叶晨峰的身上。

    龙景安和龙林成的眉头紧皱,脸上浮现了一抹怒容。

    张成文等几位张家年轻一辈,他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叶晨峰竟然敢质问龙族?

    这可是远古时代初期的万族之首啊!

    张成文等人担惊受怕。

    但张应年和张应水的脸色没有太大的改变,他们知道身为龙族族长的叶晨峰,要压制住这里的龙族之人。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叶晨峰没有理会龙景安和龙林成的神色变化,他继续道:“这就是龙族的待客之道吗?龙族身为远古时代初期的万族之首,应该很注重礼仪的。而不会如此的傲慢,况且龙族如今隐居在此,已经不再有曾经的辉煌了。”

    叶晨峰的话重重的敲击在了所有龙族之人的心脏上。

    一道道怒火冲天的目光瞪着叶晨峰,他们都知道这些人是来自于张家的。

    “张家是我们龙族扶持起来的,现在居然敢以下犯上了?你们是怎么管教晚辈的?”

    “应该把他们直接轰出回龙谷,抽回张家所有人身体内的龙族血脉。”

    ……

    同时一道道的气势也朝着叶晨峰等人压迫而去。

    龙景安深吸了一口气,他对着张应年,道:“你们张家之人全部离开回龙谷吧!剩余四个张家年轻一辈也不必留在回龙谷修炼了,从此以后。你们张家和我们龙族再也没有任何一丝关系,至于你们张家体内的一丝龙族血脉。就当做是这些年,你们为我们做事的报酬。”

    龙景安要动手带着张应年等人离开回龙谷的时候。

    叶晨峰再度开口了:“这就是龙族的气量吗?你们会后悔的。难道你们不想让大长老继续好好的活下去了?我有办法可以让他活着。”

    此话一出。

    所有人都觉得叶晨峰可笑无比。

    这可是让龙族落寞的诅咒,他们龙族经历了这么久岁月,也根本找不出根源。

    如今一个毛头小子说可以化解?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龙景安和龙林成怒容更加旺盛了,他们已经不想在看到叶晨峰了,也不想再听到叶晨峰大放厥词了,他们两个的身影朝着叶晨峰掠去,他们要直接把叶晨峰丢出回龙谷。

    “怎么?难道你们真的不想救大长老了?”叶晨峰面不改色。

    “小子,你凭什么?你凭什么在这里大放厥词?”逼近的龙林成怒吼道。

    而站在房屋门口的龙飞言,他对叶晨峰也完全没有一点好感,他毕竟是大长老的嫡系后辈,他眼眸中也充满了怒火。

    在龙林成和龙景安手掌要抓住叶晨峰的肩膀时。

    叶晨峰平淡道:“凭什么?不知道凭这个可不可以?”

    背后的龙族族长印记随即催动到了极致。

    滚滚龙气从叶晨峰体内四溢而出,一条巨大无比的金色巨龙虚影,在他的头顶上方浮现。

    强大无比的威压朝着四周扩散。

    靠近叶晨峰的龙景安和龙林成,他们是第一个受到龙族族长威压的冲击。

    于是乎。

    “噗通!噗通!”两声。

    龙景安和龙林成只感觉血脉被瞬间给压制住了,筋脉中的灵气河流瞬间运转不起来了,眼眸中带着惊恐,他们的膝盖忍不住弯曲,再弯曲,最后不禁朝着叶晨峰跪了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