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两千三百九十七章 大反转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天空之中。

    灰袍老者和黑袍老者不断的拖住张应年和张应水。

    纵使张应年和张应水使出浑身解数,他们仍旧是分身乏术的。

    地面上鬼尊等修炼者,他们抬头紧盯着天空之中。

    原本他们以为叶晨峰很快就要被擒拿了,谁知道药圣堂内突然冲出了一位长老,据说是接到了吴家的最高指令。

    吴家。

    在场的众人都知道,肯定是那个炼药圣地,要不然绝对不会让药圣堂如此重视。

    他们认为常百武和余明松,在看了一眼最高指令后,仍旧是会对叶晨峰立马动手的。

    可常百武和余明松的脸色貌似有些不正常。

    停留在天空中的叶晨峰和程远木等人。

    叶晨峰的眉头一刻都没有松开,如今张应年和张应水又被灰袍老者和黑袍老者给拖延住了,如果他将程远木等人先带入小世界里,恐怕张应年和张应水要受到四名神尊境初期强者的围攻了。

    叶晨峰现在还并不知道常百武和余明松所看到的吴家最高指令,他要自保倒是极为的简单,可他还要确保程远木和张应年等人的安全。

    常百武和余明松在愣了片刻后,他们终于是回过了神来,看到战成一团的灰袍老者、黑袍老者、张应年和张应水,他们两个同时暴喝道:“停手,先停手。”

    暴喝声响彻天际。

    常百武和余明松真的害怕了,他们曾经也是去过吴家的。

    吴家内的人全部傲气的很,就连吴家内的年轻一辈对他们两个也是不屑一顾的。

    最重要的是吴家不仅是炼药圣地,而还是远古界六大隐世宗门之一,这代表了吴家的整体战力也是位列远古界顶端的。

    灰袍老者和黑袍老者只是药圣堂的客卿长老,既然常百武和余明松都说停手了。他们两个的身影随即远离了张应年和张应水,直接退到了常百武和余明松的身旁。

    不再被拖延住的张应年和张应水,他们两个有些感觉莫名其妙的。这常百武和余明松到底想要搞什么鬼?他们可不会认为常百武和余明松打算不追究下去了。

    张应年和张应水踏空回到了叶晨峰身旁。

    叶晨峰知道这是一个机会,他必须要尽快的将所有人全部带入小世界里。这件事情是因他而起的,他不能够连累了张应年等人。

    处于地面上的修炼者也越来越疑惑了。

    原本很快就可以擒拿下叶晨峰的,怎么常百武和余明松突然停止了?这根本不合常理。

    “药圣堂想要做什么?这次完全是他们理亏在先,他们这种做法不厚道,难道他们还真一点道理也不讲吗?”

    “别说这些废话了,我们都只是小人物而已,看看热闹就好了,这个层面上的事情。轮不到我们来说三道四的,万一被药圣堂的老祖听到,恐怕你今天也离不开这里了。”

    ……

    地面上的修炼者是议论纷纷,大部分人都是明白事理的,并没有因为药圣堂的强大,而偏向药圣堂那一边。

    鬼尊的目光始终定格在叶晨峰身上,他对叶晨峰实在太感兴趣了,要是让他知道他的天地之火,乃是被叶晨峰的青炎给吞噬的,恐怕他现在也无法如此镇定的看热闹了。

    在叶晨峰想要将程远木等人依次的送入小世界的时候。

    只见常百武和余明松面带憋屈。可转而,憋屈之色很快被他们收敛了起来,他们同时朝着叶晨峰深深鞠躬:“小友。之前是我们药圣堂霸道了,还请小友你原谅,吴家的所在地,我们可以单独告诉你。”

    “既然来得到了万火城,小友你不妨在我们药圣堂住上一段时间,一个月后,我们药圣堂要带一批年轻弟子去往吴家,到时候小友可以和我们一起同行。”

    常百武和余明松的徒弟死在了叶晨峰手上,他们两个心里面自然是很想将叶晨峰给杀了。

    可吴家他们得罪不起。也不能够得罪啊!

    最终他们只能够选择低头了,叶晨峰竟然能够让吴家直传达最高指令。这就说明叶晨峰对吴家非常的重要,如果敢无视吴家的最高指令。纸是包不住火的,最后吴家肯定会知道发生在这里的事情。

    不仅他们两个要完蛋,说不定整个药圣堂都要完蛋。

    在常百武和余明松弯腰道歉之后。

    原本想要将程远木等人送入小世界的叶晨峰,他的动作微微一顿,而张应年和张应水也满脸的不解,以他们对常百武和余明松的了解,这两个老头完全是不到黄河不死心的主。

    地面上的修炼者,他们不断掏着耳朵,他们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刚刚常百武和余明松还信誓旦旦的要亲手处置叶晨峰的,怎么转眼间就对叶晨峰弯腰道歉了?

    在场有心之人还是不少的。

    他们都看出常百武和余明松是在看到吴家的最高指令后,他们的举动才变得古怪的,也就是说他们这种态度的改变,这种形势的大反转,极有可能是和吴家最高指令有关。

    张应年等人都知道以常百武他们那边的战力,他们完全没有必要弄虚作假的假装道歉,也就是说常百武和余明松就算心里不是真心想道歉,但他们也是因为某种不得已,不得不向叶晨峰道歉了。

    叶晨峰很快就联想到了之前和他失散的吴凌香,恐怕那传达给药圣堂的吴家最高指令,肯定和吴凌香多多少少有些关系。

    张应年和张应水刚才心里面可憋屈的很,常百武和余明松竟然一点面子也不给他们,而且整件事情都是药圣堂理亏,如今看到常百武和余明松愿意服软了,其中张应年喝道:“怎么?这样就想要算了吗?刚才要打的是你们,现在要不打的也是你们,难道你们药圣堂不应该要拿出一些补偿来?”

    “听说你药圣堂之前获得了一种天地之火,就先拿出那种天地之火作为补偿吧!我想你们应该不会不愿意的吧?只是一种天地之火而已,像你们这样财大气粗的药圣堂,又怎么会在意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