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两千三百五十四章 你们还要脸吗?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在程远木一步一步走向周永望的时候。

    周永望的目光也定格在了程远木的身上,还没有等程远木靠近,他声音阴沉的问道:“你就是程家的程远木?”

    根本没有等程远木回答,周永望半步神尊的气势,从体内暴冲而出。

    以一种极为快的速度压迫向了程远木。

    程远木只有神王境初期的实力,面对半步神尊针对的气势,他如何能够抵抗的?

    在气势暴冲在他身上的时候,他只感觉胸.口发闷,脚下的步子退后了三步。

    喉咙口一甜。

    温热的鲜血从他的嘴巴里喷洒而出。

    嘴角沾满鲜血的程远木,他没想到周永望会不顾脸面的,在大庭广众之下直接动手?

    可接下来话让程远木知道对方也是早有准备了。

    只见周永望冷哼了一声:“我听说你们程家有个叫程亦瑶的女人,一直纠缠洪景?尤其是在得知老夫我跨入半步神尊之后,那个女人就更加的变本加厉了,让洪景是烦恼不已,你们程家就是这样管教晚辈的?”

    周永望突破到半步神尊,从闭关中出来之后,他就听说了自己嫡系晚辈周洪景,看中了程家的程亦瑶,最后竟然还遭到了程家的拒绝,尤其是程远木力挺程亦瑶,这让周永望也觉得脸上无光,这口气他当然要为周洪景讨回来了。

    程远木没想到周永望竟然会颠倒是非,不远处回过神来的程亦瑶、叶晨峰和老管家,他们也都是微微一愣,其中程亦瑶第一个冲到了程远木的身旁,一脸担忧的问道:“老祖,您没事吧?”

    程远木摆了摆手。他不甘心的喝道:“难道你们周家是灵风城的第一大家族,你们就可以如此污蔑我们程家吗?”

    周永望冰冷道:“本尊需要污蔑你们一个小小的程家?”

    周围的宾客之中。

    程家的程年江、程通亮、程通明和程通寒再度走了出来,如今有两名周家的半步神尊在场。就算程远木想要对他们动手也没有机会了。

    程年江义正言辞的喝道:“程远木,原本你是我程家的老祖。我不应该以下犯上的,但现在我们已经全部退出你的程家了,我们实在看不过去了,程亦瑶之前一直苦苦纠.缠周少,可周少的宽宏大量却换来了程亦瑶的变本加厉,而你也一再纵容程亦瑶,周少根本不喜欢程亦瑶,这样纠.缠有意思吗?”

    “我们也一再劝过程亦瑶不要纠.缠周少了。可你这个做老祖的却一再偏袒程亦瑶,甚至要对我们动手,程亦瑶不就是看中了周少的老祖跨入半步神尊,想要不断接近周少,这种势力的女人根本不配做我们程家之人。”

    “你这个做老祖的,恐怕也是和这个势力女人一样的想法,我们最后才逼不得已退出程家的,这样的程家不是我们想要的。”

    程年江这番话说的是大义凌然的,他身为程亦瑶的爷爷,他能够如此污蔑自己的孙女。他也是够铁石心肠的了。

    站在程年江身旁的程通亮、程通明和程通寒,他们也冰冷着脸面无表情。

    程亦瑶身体不断颤抖着,来自于亲人的这番污蔑。简直是瞬间把她打到了地狱之中。

    嘴角沾染血迹的程远木,他自嘲的放声大笑了起来:“好一个局,好一番污蔑,难道你们以为别人都是瞎子吗?老夫我做事向来问心无愧,我们程家怎么会出现你们这种狗.东.西?”

    周永望淡漠道:“在场各位来给老夫我贺喜的,大家应该都知道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了,洪景一直是我最看重的晚辈,近些日子他都被程亦瑶纠.缠的没有时间修炼了,这全部是程家老祖程远木的放纵。这件事情程家的其余人都是知道的。”

    在场的宾客他们虽说明白周永望他们是在说瞎话,但他们全部选择了迎合。就连程家自己人都站在周家那边去了,他们这些局外人还凑什么热闹?

    坐在一旁的另一名半步神尊周展德。他只是平静的看着事态发展,程家在他看来无关紧要的,这个面子他还是要给周永望的。

    周洪景站出来对着周永望,道:“老祖,我看这件事情就算了吧!我身边正好缺少一个婢女,就让程亦瑶来当我的婢女吧!这样也省的她再来纠.缠我了。”

    “周少果然是宽宏大量啊!”程亦瑶的父亲程通寒说道。

    周永望点头道:“你就是心软,好吧,就让这不知廉耻的女人做你的婢女吧!不过,程远木身为程家的老祖,他管教无方,他的性命可以留下,但他这一身实力必须要废去,这是我的底线了,洪景你就不要再为他们求饶了。”

    周洪景一脸无奈的叹了口气,表情倒是逼真无比。

    这一唱一和好像说的还真有那么一回事情,完全是颠倒黑白。

    周洪景将目光看向了程亦瑶。

    程亦瑶在感受到周洪景的目光后,她从周洪景的目光里看到了一种自傲和一种渴望。

    程亦瑶脑中空白一片,她脱口而出:“周洪景,我愿意做你女人,你放过我的老祖。”

    周永望冷喝道:“满口胡言,我看你这丫头是得了失心疯吧?还想要做洪景的女人?把这丫头带下去。”

    程亦瑶紧紧站在程远木的身旁,她绝望的目光看着程年江等人,可她的爷爷、大伯、二伯和父亲,脸上没有一丝痛苦和惭愧之色,反而嘴角还若有若无的浮现着冷笑。

    程远木脸上带着惨然之后,他知道一切都要结束了,废了他的实力,等于是杀了他。

    老管家的身影也一刻不离的站在了程远木的身旁。

    程亦瑶见周洪景不愿意放过自己的老祖,她知道他们全部离不开周家了,与其之后被周洪景羞.辱,倒不如痛痛快快的死亡呢!她心里面已经做好了自杀的准备,她的目光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叶晨峰。

    只见端着酒杯的叶晨峰,他正好来到了程亦瑶的身旁,他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随意的喝了一口酒,道:“淡而无味,远古界的灵酒也不过如此。”

    他的目光直视周永望等人:“你们这些人还要脸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