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两千一百八十六章 注定的传奇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虽然赵星图和云荣等人都在天域空间之内,但是他们最起码还不会有危险的,逍遥宫等人不敢众目睽睽之下对他们动手的,最起码逍遥宫他们也要找到一个合适的理由。

    而如果叶晨峰他们继续留下来就不一样了,等到了逍遥宫和天剑宗等宗门的人出来,在看到薛彭海他们全部已经死了,到时候说不定会直接给叶晨峰他们扣上一个莫须有的罪名,他们和逍遥宫等势力已经是水火不容了。

    萧永战和薛婉晴等人自然不会反驳叶晨峰的决定,他们带着叶晨峰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南广场,急匆匆的往拥有大型传送阵的地方赶去了。

    而此刻的天域空间之内。

    赵星图、云荣、王兴怀和袁坤等人,他们试图都想要找到离开的出口,当然包括吴凌香和江采萱也是火急火燎的,可这里乃是独立创建出来的一个空间,想要找到正确的离开方位是困难的,他们不断破开周遭的结果,只是看到另一片更加混乱的空间。

    时间已经过去好一会了。

    赵星图和云荣等人心里面心情非常凝重,甚至他们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了。

    逍遥宫老祖罗千江,他平淡的说道:“各位不要忙活了,天域空间应该马上要自动开启了,我们可以离开这里了,不过,我奉劝各位还是提高警惕的好,谁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做戏当然要做到最后了,之前金家家主金扬才,他已经暗地里和罗千江、华流空他们沟通过了,并且把金寿彦秘密来到这里的事情说了一下。

    这让罗千江等人还有什么好不放心的?金寿彦可是堂堂神王境初期的强者,有了金寿彦在暗中辅助,这次他们设下诛杀叶晨峰的计划绝对不会有问题的。

    炼药阁的老祖孙长年。他站在了袁坤和高德明这两位副阁主身旁,他冷笑着传音道:“有些事不用说的太清楚了吧?你们所依仗的那小子还有活着的可能吗?我可以不计较之前你们对我的冒犯,但是以后你们必须要给我好好留下炼药阁内。不要再有任何其他心思了。”

    袁坤和高德明心里面的情绪阴沉的很,他们只是沉默着没有开口。

    炼器阁所聚集的地方。

    老祖谭元武他看了眼王兴怀。道:“兴怀,以后你也不要插手这件事情了,现在大局已定,为了一个已死之人不值得了。”

    王兴怀眼眸中愤怒涌现,他心里面一直是欣赏叶晨峰的,他也想要好好的培养叶晨峰一番,如今的局面却变成这样了?

    很多有一定实力的聪明人,他们或多或少的可以看出这件事情中的蹊跷了。

    符师阁所所聚集的地方。

    俞石青和段东言是连连叹气摇头。顾馨儿则是一副满脸不愤的模样。

    罗千江对着符师阁和炼器阁的人,说道:“之前那黑色面具人和白色面具人倒是正好不在南广场上,你们炼器阁和符师阁可不能够独享了这等天才啊!必须也要让我们招揽一下。”

    华流空随即说道:“不错啊!这等天才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我们天剑宗也不想放过。”

    金扬才也点头笑道:“我们金家也要争取一下。”

    看来他们这些人的心情都十分不错,焚魔谷和慕容家的牧诚通和慕容江等人,他们眉头皱着,他们心里面对逍遥宫等宗门的这种做法非常不满,可奈何这次对方布置的没有破绽留下,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很多人宁愿做一个糊涂人。也不愿意出来说句公道话的。

    牧诚通叹气道:“看来叶小友是凶多吉少了。”

    慕容江摇头道:“可惜,真是太可惜了,叶小友虽然心思缜密。但他恐怕也万万没想到自己会是如此结局。”

    牧云良和慕容苏雨脸上充斥着不平,他们也算是把叶晨峰当做朋友来看待的。

    就在所有人心思各异的时候。

    “嚯!”的一声。

    天域空间的出口总算是自主开启了,罗千江对着赵星图等人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道:“你们不是想要尽快的离开吗?现在出口已经出现了,你们先走吧!”

    罗千江嘴角浮现笑意,而赵星图和云荣等人,他们现在开始犹豫了,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他们害怕一出去看到的结果是他们最不想见到的。

    数秒之后。

    云荣咬牙道:“走吧。如果叶老弟出事了,我云家就算是拼的一个灭亡。我也要好好算算这一笔账。”

    在云荣离开之后,赵星图等人也全部往出口走去了。罗千江和华流空等人等到所有人全部出去之后,他们互相对视了一眼,其中金扬才笑道:“我们也可以去看看收获了,我想一定不会让我们失望的。”

    说完。

    罗千江和华流空等人也朝着出口走去了。

    当罗千江和华流空等人通过出口回到南广场的时候,他们立马呆住了,其余先一步回到南广场的人,他们也全部是呆若木鸡的。

    只见整片南广场早已经是变成了废墟,王永意和薛彭海等人的尸.体全部安静的躺在了地面之上,但扫视了一圈也根本没有看到叶晨峰等人的尸.体,这让罗千江和华流空他们紧紧的皱起了眉头来。

    金扬才回过神来之后,他的身影来到了王永意等人的尸.体旁,他开始查看了起来,在一无所获的时候,他突然看到在萧洪天的手里面握着一块玉牌。

    金扬才将玉牌拿了过来,这是一块可以存储画面的玉牌。

    金扬才将灵气注入到玉牌之中后,只见整块玉牌随即散发出了一阵白色光芒,紧接着,一张图案浮现在了半空之中。

    这抹图案正是浑身是血的叶晨峰,这应该是萧洪天临死前偷偷记录下来的。

    由于只有这一张单一的图案,在场的人看不出叶晨峰当时实力提升到神王境初期的,靠着这张图案他们也判断不出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的。

    不过,很快有人就注意到了图案中,挂在叶晨峰脖子上的一黑一白的两块聚灵玉,这不就是当初炼器阁和符师阁送给白色面具和黑色面具人的吗?

    人群之中也不知道是谁喊了这么一句:“挂在他脖子里的是之前炼器阁和符师阁送出的两块聚灵玉?叶晨峰、叶晨峰,不、不光是阵法师和炼药师?他、他还是八品炼器师和五品符师?这、这可能吗?”

    “咕嘟!咕嘟!咕嘟!——”的吞咽口水声响起。

    这突如其来的冲击,让所有人脑中都昏呼呼的,他们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一切,他们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竟然有人可以是药器符阵四者同修的?最重要的是叶晨峰的年龄才多大?不会超过三百岁吧?一个不超过三百岁的药器符阵四者同修?而且阵法已经抵达宗师级别,炼药和炼器也都是八品了,就连符师也在五品了,这简直是古往今来从所未有的事情。

    罗千江和华流空等人在看到这一副画面之后,他们也陷入了无尽的震惊和呆滞之中,同时他们心里面冒出了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这里没有叶晨峰的尸.体,而萧洪天手中的玉牌中却记录了叶晨峰的影像,那么叶晨峰极有可能还活着了。

    在场的所有人全部呆滞的看着悬浮在半空之中的叶晨峰影像,不管今后如何,不管叶晨峰是不是会中途夭折?叶晨峰注定会成为一个传奇了,单单是他如今获得的这些成就,这足以让所有人记住叶晨峰这个名字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