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两千一百六十三章 等死吧!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嗞啦!”一声。

    锈迹斑斑的青云剑被叶晨峰拔了出来。

    罗奇白的胸口之上多出了一个森然血洞。

    面无血色的罗奇白,他体内的灵气疯狂往心脏处涌去,试图想要维持住刺穿的心脏不爆裂,他艰难的转过了身体,目光紧紧盯着手中握着青云剑的叶晨峰。

    握在叶晨峰手中的青云剑,血滴正顺着剑尖不断滑落地面。

    罗奇白右手紧紧的捂着胸口上的血洞,鲜血从他的指缝间不断溢出,他脖子上的喉结不停○,≠anshu£ba.涌动着,喉咙里是一次又一次的吞咽着口水。

    嘴巴刚想要张开说话,一大口鲜血便从他的嘴巴里喷洒了出来。

    叶晨峰将青云剑放回了背后,他平淡的说道:“你败了!”

    罗奇白惨然一笑,接着又放声大笑了,伴随着他不甘心的笑声,鲜血不停从他嘴巴里流了出来,在某一个瞬间,他的身体陡然间僵硬住了,他捂着胸口的手掌垂了下来,他的心脏彻底爆裂了,靠着他自己的灵气根本无法维持的了。

    鲜血如同血色喷泉一般,从罗奇白胸口的血洞中喷洒出来,他脸上的表情凝固住了,眼眸中的神色黯淡了下去,身体朝着地面上缓缓倒下去了。

    逍遥宫少主罗奇白就这么死了。

    笼罩住擂台的结界还没有消失,虽然罗奇白已经死了,但是叶晨峰没有收回自己的气势呢!只有等他的气势收敛,擂台下的能量感觉不到擂台上有任何气势后,笼罩住擂台的结界才会收回的。

    在罗奇白身子倒在擂台上发出“砰!”的一声后。

    这一记声响让在场的所有人全部回过了神来。很多人试图将眼睛睁的大一些,再大一些。明明罗奇白施展了逍遥神功战力大幅提升,可结果罗奇白还是被叶晨峰杀的如此干脆?叶晨峰才只是一个化神境六层巅峰实力的人啊!他的战力居然如此不可思议?

    “小子。我要你死,我要杀了你!”怒吼声从罗千江喉咙里猛然爆发,他体内神王境的气势快速飙升,他刚刚喝止过叶晨峰的,可惜叶晨峰完全没有理会他的话,而且罗奇白乃是他的嫡系后代,亲眼看着自己的嫡系后代死在眼前,这让他这位神王境强者如何能够接受的?

    罗游方的怒火比罗千江更加旺盛,毕竟死的乃是他的亲生儿子啊!他握紧的拳头上是一根根青筋暴起。一双凶残的眼眸死死注视着擂台上的叶晨峰,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那么叶晨峰早就死上千百次了。

    叶晨峰早就料到罗千江和罗游方会情绪失控的,所以他才不急着收回气势让笼罩擂台的结界消失,他不以为然的看着这两人,道:“两位,难道你们想要对我动手吗?我叶晨峰违反了什么?难道只能够让我被罗奇白杀了吗?难道这就是所谓天玄盛典的规则?难道你们逍遥宫可以一手遮天不成?难道这天玄界乃是你们做主的吗?在天玄界还有许许多多的宗门,在天玄界还有许许多多的散修,他们都是天玄界中的一份子。”

    赵星图和云荣等人回过神来之后。他们随即挡在了罗千江和罗游方的面前,赵星图喝道:“你们逍遥宫难道如此输不起吗?如今在场有这么多朋友,你们逍遥宫难道真的要如此肆意妄为吗?”

    在罗千江忍不住要动手的时候,一道灰色身影出现在了赵星图的身旁。

    从这道灰色身影之上散发出了一抹神王境初期的气势。这名灰衣老者面容苍老无比,他声音嘶哑的说道:“罗千江,没想法这么久过去了。你的性格还是一点都没变,难道就只能够别人吃亏。你们逍遥宫吃亏不得吗?”

    这名灰衣老者乃是一名散修,之前叶晨峰让赵星图他们去联络一些散修以备不时之需的。那些散修几乎都答应了下来,因为他们在叶晨峰身上看到了潜力,只要叶晨峰可以成长下去,那么将来他们绝对可以让叶晨峰炼制他们所需要的丹药的,他们都选择了赌一把,毕竟他们只要保证叶晨峰他们活着离开器灵城就可以了,再说他们有足够的理由。

    看来这名灰衣老者和罗千江是认识的,在灰衣老者站出来之后,一道道身影全部出现在了灰衣老者身旁,这一道道身影全部都是散修,实力最低也是在天神境三层后期的,这些散修纷纷开口了。

    “不错,天玄盛典就应该要有天玄盛典的样子,谁也不能够破坏了天玄盛典的规则,难道说你们逍遥宫能够成为特例吗?”

    “天玄界有如此之多的宗门,难道你要这些宗门全部眼睁睁的看着你们逍遥宫破坏规则吗?”

    “这是公平的战斗,谁也不能够追究责任的,你们逍遥宫该不会想要挑战整个天玄界的公平吧?”

    ……

    这些散修的你一句我一语,彻彻底底的带动起了观众席内其余人的情绪。

    观众席内的有些修炼者已经变得跃跃欲试了起来,他们一个个都义愤填膺的,或许是叶晨峰没有任何背景,却在这次的天玄盛典内崛起了,这让很多小人物更愿意偏向叶晨峰,在他们认为叶晨峰和他们是同一种人,他们当然不希望看到叶晨峰遭受不公平的了。

    “哗啦!哗啦!哗啦!”

    许许多多的修炼者全部从观众席内站了起来,他们的目光齐刷刷的定格在了罗千江和罗游方的身上,这一道道的目光刺眼无比。

    罗千江和罗游方内心愤怒抵达了极点,可是如果他们真的在这里动手的话,那么恐怕他们逍遥宫真的会成为天玄界的公敌了,虽说他们逍遥宫有底蕴,但也绝对不能够去试图挑战整个天玄界的。

    罗千江气的鼻子里呼吸急促,他一甩袖子,身影消失在了原地,进入了逍遥宫的贵宾室里,罗游方也紧跟着消失在了擂台之下,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两个不得不选择离开了,他们甚至知道在天玄盛典中,他们恐怕不能够对叶晨峰动手了,除非叶晨峰自己死在天玄盛典的比赛之中。

    金扬才神色凝重的看着金知腾,低声道:“看来这小子的确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全方面天才啊!”

    金知腾道:“家主,罗奇白的实力和战力如何,你我都是见到了,我也和罗奇白有数十年没有交战了,没想到他连一点长进也没有,如果让我遇到叶晨峰,那么我可以在十招内杀死他。”

    金扬才点头道:“这些年家族一直帮你隐藏着实力,让你低调行事,看来这次天玄盛典就是你扬名的时候了,让天玄界的人都知道谁才是这片世界的第一天才吧!”

    华流空和华长生这对父子,他们也互相对视了一眼,华长生低声道:“父亲,你放心,叶晨峰的战力的确很强,但他的弱点就是等级太低了,没有跨入灵神境是他致命的弱点,如果让我遇上他,我有把握在二十招内要了他的性命。”

    华流空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多说话。

    而此时叶晨峰将气势完全收敛回了体内,同时擂台上的结界也顿时收了起来。

    当叶晨峰从擂台上走下来的时候。

    华长生在叶晨峰身旁走过,一句轻飘飘的话传入了叶晨峰的耳朵里:“小子,不要高兴的太早了,看来你的命注定是我的。”

    金知腾也佯作不经意的走过了叶晨峰的身旁,又一道极低的声音传入了叶晨峰的耳朵里:“罗奇白很强吗?他很弱!你等死吧!”

    叶晨峰眉头微微一皱,看来要他死的人还挺多的,看来罗奇白根本没被金知腾和华长生放在眼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