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两千一百五十四章 神王破境丹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到了现在叶晨峰还如此平静。

    梁康安不想浪费时间了,他拿出了两份灵草,其中一份灵草甩给了叶晨峰,道:“我要炼制八品神王破境丹,你是接受挑战的人,所以我这个挑战者先炼制,你可以在一旁好好的看看我是如何炼制的。”

    “你乃是这次大赛的第一名,我想你也肯定不会让我保留实力的吧?我全力以赴才是对你的尊重。”

    梁康安还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伪君子,说的倒是如此好听,他身为炼药阁的阁主,他做每件事情都不会掉以轻心,就算对方只是一只蚂蚁,他也会全力去踩死,大象被蚂蚁咬死的事情,在天玄界发生很多了,他梁康安可不会犯这种错误,为了什么面子,而选择和叶晨峰比斗炼制五品丹药。

    神王破境丹算是一种普通的八品丹药,这种丹药是专门针对神王境强者的。

    但这种丹药不能够直接让神王境强者突破,能够加大神王境强者的突破几率。

    可纵使如此,一颗神王破境丹也是一丹难求的,

    在梁康安提出要炼制八品神王破境丹之后,袁坤和云荣等人心里面仅存的一丝希望也破灭了,而薛婉晴在听了叶晨峰的话后,她倒是平静了一些,可心里面还是止不住的担心,叶晨峰突破到七品炼药师没多久呢!根本不可能突破到八品炼药师的。

    就算是再怎么天才的人,从七品跨入八品也需要漫长时间的,而叶晨峰跨入七品才多少个月?一个月呢?还是两个月?

    这么快就能够跨入八品了?就算是远古时代那天才绝伦的年代,也从来没有这等事情发生的,所以薛婉晴只是将情绪压制了,心里面的担忧其实一丝都没有减少的。

    赵星图等所有人身体内的气势全部爆发了出来,身在一生一死内的叶晨峰,他说道:“赵老,你们不需要如此的,这一生一死你们比我知道的清楚。你们破不开这结界的,如果相信我,那么你们就在外面看着吧!”

    赵星图等人心里面犹豫不定,他们知道叶晨峰说的都是事实,他们就算是拼尽了全力也无法破开一生一死的,他们心里面缓缓叹了口气之后,他们终于是将气势暂时收敛起来了。

    此时的观众席内早就是爆发出了惊人的吵杂声了。

    今天这场炼药师比赛简直是一波三折。叶晨峰以惊人的徒手炼丹之势摘夺了冠军,在所有人都以为应该要落幕的时候。梁康安竟然对叶晨峰开启了一生一死?而且要和叶晨峰比斗是八品神王破境丹,这不是直接把叶晨峰往死路上逼嘛!

    “炼药阁简直太不公平了,众所周知罗奇白是孙长年的弟子,不就是罗奇白输给了叶晨峰嘛!难道炼药阁就如此的输不起吗?堂堂炼药阁的阁主竟然连一生一死也用出来了。”

    “不错,更加无.耻的是梁康安竟然要和叶晨峰比斗八品神王破境丹?这叶晨峰只是五品炼药师而已,这很明显是直接想要了叶晨峰的性命。”

    “话可不能够这么说,这叶晨峰太嚣张狂妄了一些,梁阁主的做法并没有什么不妥的。”

    ……

    在观众席内有拥护叶晨峰的,同样也有拥护孙长年和梁康安他们的。

    而戴着面纱的吴凌香和江采萱的柳眉早就是皱的紧紧的了。叶晨峰是她们看中想要带回各自家族内的人,她们当然不希望叶晨峰有事的了,再者叶晨峰之前算是对她们有救命之恩的,而且、而且,她们也没有少被叶晨峰占去便宜,对于一个占了自己便宜的男人,她们当然是会有一些不同想法的。

    吴凌香和江采萱虽然是来自于吴家和江家的。她们身上虽然保留了一些底牌的,但是她们感觉出了这一生一死的特殊,恐怕就算是她们施展底牌,想要将这一生一死的结界破开,这也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

    江采萱问道:“吴凌香,你有破解之法吗?我可不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这小混蛋死了。他才多少岁?他能够在这等年龄拥有五品炼药师的品级,这绝对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了,况且他还是强大的阵法宗师。”

    之前江采萱和吴凌香都知道叶晨峰的骨龄只有二十九的了,当然如今叶晨峰的骨龄已经有三十了。

    一个二十九或者三十岁的八品炼药师,这有可能吗?

    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吴凌香和江采萱认为叶晨峰是必输无疑的。

    吴凌香道:“如今只能够走一步看一步了,待会在最紧要关头。我们两个要毫无保留的动手,利用家族给我们保命的底牌,到时候说不定暂时能够在一生一死上开出一道口子来,这样我们就可以把叶晨峰救出来了。”

    江采萱没有反驳的点了点头。

    如今最开心的莫过于薛家、萧家和圣魔宗等和叶晨峰有恩怨的宗门了,他们巴不得叶晨峰立马就死,毕竟叶晨峰的势头太旺了,说实在的,他们心里面还真有些担惊受怕的。

    符师阁的贵宾室内。

    两位老祖俞石青和段东言,他们的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而顾馨儿则是闷闷不乐的坐在了一旁,自从之前顾馨儿在初赛中输给了叶晨峰,她就变得沉默了下来,今天是俞石青拉着顾馨儿才来到这里观看炼药师总决赛的。

    俞石青和段东言都是性格爽朗的人,他们最不喜欢的就是那种玩阴谋诡计的人了,炼药阁梁康安这种做法实在让他们不愤,可惜他们也插不上手。

    俞石青叹气道:“这个叫叶晨峰的小家伙,真是太可惜了,他一次又一次的超出了我的预料,如果他可以就这么成长下去,那么将来天玄界的阵法和炼药,他绝对可以做到唯我独尊的,如今一生一死已开启,八品神王破境丹乃是梁康安最拿手的丹药,这小家伙根本不可能会炼制八品丹药的。”

    段东言也摇头道:“老俞,这炼药阁的事情我们是无法插手了,我们还是好好想想符师的决赛吧!一旦决赛结束,那个黑色面具小家伙就要成为我们其中一人的弟子了,这才是我现在最感兴趣的事情。”

    顾馨儿柳眉瞬间皱了起来,如今她心里面想着的全部都是那黑色面具人,她一定要在符师决赛的时候,彻彻底底的将黑色面具男人给战胜了,而此时被困在一生一死中的叶晨峰,她完全没有心情去顾及了。

    炼器阁的副阁主王兴怀,他也出现在了一生一死的结界外,他心里面很是欣赏叶晨峰的,要不然当初在玄洲,他也不会力挺叶晨峰了。

    身在一生一死内的梁康安,他面前出现了一个药鼎,一朵白色火焰从他的掌心内冒出,在将火焰弹入药鼎之后,他开始极为熟练的炼制八品神王破境丹了,他炼制的手法极为行云流水,看来这神王破境丹真的是他最拿手的一种丹药。

    站在一生一死外,原本一直处于呆滞和不敢置信中的罗奇白,他此刻内心的情绪恢复了一些,罗千江和罗游方出现在了他的身旁,罗游方拍了拍自己儿子的肩膀,道:“奇白,不要为一个要死之人想太多。”

    罗千江也点头道:“不错,你将来要走的路还很长,你和这小子不是同一个小世界的,今天过后叶晨峰这个名字将会不存在了,他最多也只是昙花一现而已。”

    罗奇白嘴角总算再次慢慢露出了笑容,他看着一生一死内如此镇定的叶晨峰,他不禁自语道:“我倒要看看你还可以淡定到什么时候?到了现在竟然还装模作样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