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两千一百五十三章 一生一死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今天的风波就要结束的时候。

    孙长年心中的阴郁肆意增长,叶晨峰表现出的炼药天赋太强大了,他和叶晨峰的仇已经算是结下了,他不能够放任叶晨峰如此成长下去,否则将来极有可能会威胁到他。

    可如今是天玄盛典举行的过程中,他孙长年也不敢当众违反规则的,他脑中突然灵光一闪,他隐晦的看向了一旁的梁康安,用传音的方式吩咐了对方几句。

    梁康安的脸色微微一变。

    不过,他很快就镇定了下来,他的目光看向了叶晨峰,道:“作为本次炼药师比赛的第一名,我对你的炼药水准很感兴趣,这里有一份礼物送给你。”

    “唰!”的一声。

    梁康安的手臂一甩,一道黑色令牌快速飞出。

    令牌飞的虽快,但没有杀伤力。

    叶晨峰本能的想要躲开,可这块令牌好像跟着他了,他的脚步移动。

    令牌的速度陡然增加,直接飞入了叶晨峰的怀里,好像是有人在操控着这块令牌。

    在令牌飞入叶晨峰怀里之后。

    梁康安手中又拿出了一块白色令牌,他陡然间将灵气注入到了白色令牌之中。

    “轰!”的一声。

    一道白色结界瞬间将梁康安和叶晨峰笼罩其中了,至于周围的其他人全部被排斥在了白色结界外。

    突然发生的这一幕,使得叶晨峰皱紧了眉头,他将飞入自己怀里的黑色令牌拿了出来,只见他怀里的黑色令牌上刻着一个“死”字,而梁康安手里的白色令牌上刻着一个“生”字。

    梁康安笑道:“不愧为这次大赛的第一名,你果然是有勇气啊!竟然连我的挑战都接下来了。恐怕你还隐藏了实力吧?那么就让我来见识见识吧!”

    梁康安的语气中不乏有戏虐和嘲讽,他根本不会认为叶晨峰还隐藏了实力,叶晨峰根本不可能是六品炼药师的。他的年龄才多大?

    就算退一万步来讲,哪怕叶晨峰真的是六品炼药师又如何?他梁康安身为炼药阁的阁主。他可是货真价实的八品炼药师的,他绝对不可能会输给叶晨峰的。

    被排斥在结界外面的袁坤和高德明脸色陡然剧变,他们两人脱口而出:“一生一死?”

    见处于白色结界内的叶晨峰有些茫然,袁坤立马解释了一遍。

    这一生一死是专门用来炼药师之间的生死决斗的,在一生一死的结界内只能够以炼药来分出胜负,一切与炼药无关的力量都会被结界内的能量所化解。

    开启一生一死的是两块令牌,握有生令的人向人挑战,只要对方接下了死令。那么握有生令的人就可以直接开启一生一死了。

    死令进入了叶晨峰的怀里,这算是在他的身上了,等于是他接下了梁康安的炼药生死决斗,这孙长年和梁康安真是好算计,这样一来,这场生死斗好像就是叶晨峰自己接下的了,他们就没有违反天玄盛典的规则了。

    再者逍遥宫、天剑宗和金家和叶晨峰不对付,肯定会站在孙长年他们这一边的,如今他们又有了如此一个牵强的理由,这倒是可以封住其他人的口了。

    这一生一死是炼药阁的先祖留下的。一旦开启,就算是神王境强者也无法破开这结界的。

    而且在这一生一死的结界内,有一股自主识别丹药药力高低的能量。两个在一生一死内炼药的人,在炼药完成后,这股能量会自动判断谁的丹药药力强悍。

    失败的一方。

    直接会被一生一死结界内的强悍能量给抹杀,随后这一生一死就会自动关闭了。

    双方比拼的丹药,这乃是握有生令的人决定的,握有生令的人炼制什么丹药,那么握有死令的人也必须要炼制什么丹药,所以这孙长年和梁康安他们是铁了心要弄死叶晨峰了。

    叶晨峰从袁坤的解释中了解这一生一死后,他内心显得很平静。如果这里是比斗武力的,那么他还真会担心呢!毕竟梁康安可是天神境的强者。

    但如今比拼的是炼药。叶晨峰反而心里面掀不起任何一丝的波澜来,这梁康安是八品炼药师。难道他叶晨峰就不是了吗?

    袁坤、高德明和袁佳的愤怒布满了整张脸,袁坤看着孙长年,道:“老祖,你们这是要干什么?你们非得要杀死晨峰才甘心吗?”

    孙长年冷淡道:“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死令是这小子自己接下的,难道你不知道一生一死的规矩吗?只要是对方接下死令,那么就等于是同意了炼药生死斗,这场生死斗是这小子答应下来的。”

    一生一死的确是有这么一个规矩。

    中洲的很多人都知道这个规矩的,可是在梁康安飞出令牌的时候,他根本连一句介绍都没有,孙长年完全是在强词夺理了。

    在一生一死开启之后。

    身在阵法阁贵宾室内的所有人,他们心里面同时一个咯噔,包括薛婉晴等人也是如此,在他们看来叶晨峰只是七品炼药师啊!如果和八品炼药师梁康安生死斗,根本没有一丝生的可能了。

    赵星图、云荣和薛婉晴等人,他们全部急匆匆的出现在了比赛场地中。

    叶晨峰身为阵法阁阁主的事情还没有公开,但赵星图等人内心可是非常尊敬叶晨峰的,赵星图等十位副阁主是彻底的愤怒了。

    赵星图怒喝道:“你们炼药阁到底想干什么?”

    在赵星图质问的话说出口之后,从很多贵宾室内纷纷飞出了一道道的人影,落在了比赛场地中。

    逍遥宫的老祖罗千江和宗主罗游方,他们两个挡在了赵星图等人面前,罗千江道:“赵阁主,心平气和一些,做人还是要将道理的,是这小子自己接下死令的,你们现在怪罪炼药阁有意义吗?”

    “再说,你们难道不知一生一死的作用吗?一旦开启一生一死,就必须要有一个人死在结界内,而且这一生一死的结界,恐怕在整个中洲无人可以破开,事已至此,我看我们还是欣赏一场炼药生死斗吧!”

    “这清月宗的小子可了不起的很,每次都可以力挽狂澜,说不定这次他也可以,你说对不对?”

    罗千江语气中充满了喜悦,叶晨峰能够胜过八品炼药师梁康安?就算太阳从西边升起,这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天剑宗和金家的人也站出来纷纷开口赞同罗千江的话。

    焚魔谷和慕容家的人,他们则是沉默不语,他们知道现在根本于事无补了。

    如今一生一死已经开启,以他们的力量无法破开这结界的,就算是开口了也没用。

    如此一个惊世之才难道就真的要在这里陨落了吗?

    看着被困在一生一死中的叶晨峰,薛婉晴冰冷的脸再也冰冷不下去了,她的情绪彻底的失控了,她只知道叶晨峰是七品炼药师,如果梁康安要炼制八品丹药,那么叶晨峰如何能够胜过梁康安的,最后只会被是一生一死中的力量给抹杀。

    薛婉晴不顾一切的提升着身体之内的灵气,她开始疯狂的攻击着结界了,可她的攻击在一生一死的结界上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见薛婉晴发了疯似得率先攻击。

    结界中的叶晨峰终于开口了:“婉晴,你停下,你相信我吗?我会活着的,因为我答应过会帮你完成心中的心愿,难道你不相信我说话的话?”

    闻言。

    薛婉晴真的停了下来,她看着叶晨峰平淡却很是真挚的眼神,她不自觉的想要去相信这个男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