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两千一百四十五章 不会输给你的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在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

    炼药师和炼器师的初赛也依次举行了。

    因为叶晨峰是直接进入炼药师和炼器师决赛的,所以这两天时间对于他来说比较空闲。

    被叶晨峰暂时安顿在天顺拍卖行分部住下来的乔松南和乔尘,他也帮这对爷孙调理了一下身体,至少不让他们的身体状况恶化下去,这样将来帮他们恢复被破坏的丹田才更加轻松一点。

    直到第三天的太阳从东面渐渐升起。

    今天乃是符师的初赛,叶晨峰当初可没有直接进入符师的决赛之中。

    在薛婉晴和云荣等人喊叶晨峰一起去看符师初赛的时候,他只说要闭关修炼而推脱了。

    在薛婉晴、云荣和赵星图等人去往南广场观看符师初赛的时候。

    叶晨峰随即也悄悄离开了天顺拍卖行分部,选择了一条幽深寂静的巷子。

    等到他从巷子里走出来的时候,他身上已经换了一件衣衫,脸上戴着一个黑色面具,就连身上的气息也被老白和老黑稍微改变了一些。

    戴着黑色面具的叶晨峰朝着器灵城的南广场赶去了。

    南广场的观众席里是人声鼎沸的。

    种种议论都是叶晨峰。

    实在是叶晨峰的势头太盛了,甚至连天剑宗等宗门的拉拢都拒绝了。

    此时。

    广场中间的高台之上。

    面戴黑色面具的叶晨峰,他已经站在参加初赛的人群中了。

    参加符师初赛的一共有五十人左右,最后能够通过初赛的恐怕最多只有十人。

    在这些参赛者的前方,四名不苟言笑的老者肃穆的站着。

    其中一名老者自然是符师阁的老祖俞石青了,顾馨儿就站在了俞石青的背后。

    在俞石青右侧的一名老者,他是符师阁的另一名老祖段东言。他同样是七品符师。

    比俞石青和段东言站的稍微后一些的两名老者,他们乃是符师阁的正副阁主高百志和何青武,其中正阁主高百志是六品符师。副阁主何青武是五品符师。

    符师阁不像炼药阁和炼器阁拥有多名副阁主的。

    俞石青和顾馨儿这对师徒,他们目光有意无意的看着参赛者中的叶晨峰。

    俞石青不苟言笑的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了一抹笑容。而顾馨儿则是鼓着嘴巴,脸上露出了跃跃欲试的表情。

    “老俞,什么事情让你这么高兴?”段东言觉察到了俞石青脸上的笑容。

    俞石青道:“老段,你认为这些参赛者如何?”

    段东言捋了捋长长的白胡子,道:“老俞,你就不要在我面前拐弯抹角的炫耀你的宝贝徒弟了,这里的参赛者哪有能够比得上你徒弟的?真不知道你这老家伙上辈子是积了多少德,老头子我的衣钵可还没有人继承呢!”

    俞石青心里面更加是笑开了花。叶晨峰几乎是他认定的徒弟了,光凭上次叶晨峰通过选拔的手段,他就确定叶晨峰的炼符天赋绝对不会差,他说道:“老段,馨儿手底下缺少一个可以帮她做做琐碎事情的人,我要在这里挑选一个人,你看看可以给我一点意见吗?”

    段东言没好气的说道:“你这老家伙存心在炫耀你的徒弟呢吧?你想要挑选一个打杂的,等他们参加完初赛不就行了吗?到时候只要你开口,再说是给馨儿打杂,恐怕这里很多青年符师都会乐意的。”

    俞石青继续道:“老段。你这话可就不对了,我给馨儿找的是打杂的,绝对是不能够对馨儿纠缠的。”

    俞石青佯作在一众参赛者内看了一圈。最后他的目光不偏不倚的落在了叶晨峰身上,说道:“老段,你看那个戴着黑色面具的小家伙如何?他的样子被面具遮起来了,很有可能他长得很丑,一个很丑的人自然不会有脸去纠缠馨儿了。”

    “再者,他的脸虽然被面具给遮挡住了,但是他的眼眸十分清澈,我看就这个黑色面具的小家伙来给馨儿打杂吧!反正打杂的人不需要太强的符师造诣的。”

    “老段,你看如何?”

    俞石青露出了一抹老奸巨猾的笑容。

    不过。段东言完全没有注意到,他也根本没有见过叶晨峰。他随口说道:“你帮自己徒儿选打杂的,你问我干什么?你爱选谁就选谁。这些参赛者里根本不可能有可以继承我衣钵的人。”

    站的靠后一些的高百志提醒道:“两位老祖,你们看是不是应该要宣布初赛开始了?”

    俞石青和段东言的对话很低,高台上的一众参赛者根本没有听见。

    顾馨儿从俞石青背后走了出来。

    俞石青当然是明白顾馨儿的意思了,他对自己这个要强的徒弟还真是没办法,他笑道:“老段,馨儿也想要参加初赛,她是闲着无聊了,我看就让她去玩玩吧!只要她的结果不算在初赛的名额之中就行了。”

    毕竟顾馨儿是拥有直接进入决赛资格的人。

    俞石青的提议段东言并没有反对,在段东言看来这俞石青百分之百是在炫耀自己的徒弟。

    接下来由俞石青和段东言开始介绍了一下初赛的规则。

    巨大高台上的参赛者,在他们各自面前出现了一块石板和一支符笔。

    在每一块的石板上都有一幅相同的图案,这种石板名叫符板。

    符师通过符笔顺着符板上的图案勾画,这越快勾画完是越好的。

    符板原本就是用来测试符师各方面的均衡天赋的。

    符笔也只能够用符师阁提供的,要不然符笔的品次高低,同样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勾画速度的。

    摆在这些参赛者面前的乃是二级符板。

    打底要二品符师才能够在符板上勾画,在这些参赛者中没有任何一名一级符师的。

    在场的人听说符师阁的天之骄女也要参加初赛,这让原本在谈论叶晨峰的人暂时停口了。

    俞石青和段东言解释的很清楚了,顾馨儿参加初赛只为一时兴趣,不会占据其他人的晋级名额的,所以在场倒是没有人开口反对这个提议,相反很多人都变得兴趣浓厚了起来。

    顾馨儿之名在整个中洲也是极为响亮的。

    小小年纪就拥有四品符师的品级,而且还是符师阁俞石青的弟子,可以说顾馨儿就是整个天玄界青年一辈中的符师第一人,这是所有中洲修炼者都默认的事情。

    这次符师阁的第一名,所有人都认为非顾馨儿莫属了。

    “有顾馨儿参加初赛,第一个勾画完符板的肯定是她了,这根本是毫无疑问的事情。”

    “说的不错,但是能够欣赏到这位天之骄女出手,这倒也是极为养眼的,虽然结果已经注定了,但我还是非常的期待。”

    “不错、不错,我可记得每一种不同等级的符板都是有勾画时间的记录的,这二级符板保持的记录好像是二个呼吸吧?这是符师阁的两位老祖创下的,不知道顾馨儿可以在几个呼吸内勾画完这二级符板?”

    “这二级符板只要是抵达二品符师的人就可以勾画的,其余的就要看符师自身的各种天赋了,我看顾馨儿的天赋不一定会比符师阁的两位老祖差的,兴许能够在三个呼吸左右勾画完呢!”

    观众席里对于顾馨儿的议论声不断。

    俞石青在介绍完了大致的规则后,他开口道:“各位,你们现在可以动手勾画了。”

    顾馨儿就被安排在了叶晨峰旁边一块符板前。

    顾馨儿看了眼叶晨峰,她瞪着美眸道:“哼,我绝对不会输给你的。”

    这让戴着黑色面具的叶晨峰一脸郁闷,他好像没和顾馨儿有仇吧?他戴着黑色面具的时候,应该连顾馨儿的面也没有见过吧?

    这小.妞是吃错什么药了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