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两千一百四十章 为暴风雨做准备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萧洪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萧永战竟然要和萧家脱离关系?他原本也只是想要敲打敲打萧永战。

    这萧永战的实力毕竟恢复了,将来也会成为萧家的一大战力的,可谁知道萧永战居然走了如此极端的路线。

    身为萧永战之前的妻子,柳语琴的神色阴晴不定的。

    而萧吉凡恐怕是最为高兴的一个人了,因为从此以后在萧家之内,没有人会和他争夺家主之位了。

    萧洪天怒火燃烧道:“萧永战,你一定会为今天所做的决定而后悔的。”

    在说完这句话后,萧洪天等三人便离开了器灵城的南广场。

    与此同时。

    观众席里的观众也依次在离开了,站在叶晨峰身旁的赵星图,他说道:“阁主,明天就是阵法师的初赛了,比赛的地点还是在这里,我们先要去为明天的事情做一些准备了。”

    叶晨峰摆了摆手,说道:“赵老,你们去忙自己的事情吧!经过了刚刚这么一出,最起码在天玄盛典举办的过程中,我是不会有任何危险的。”

    闻言,赵星图等十位副阁主去为明天的阵法师初赛做准备了。

    在叶晨峰、薛婉晴和云荣他们想要离开广场的时候,圣魔宗的宗主王永意,他的身影快速拦住了叶晨峰等人的去路,他的儿子王归死在了叶晨峰手中,他这个做父亲的如何能够忍受的?

    王永意自然也不敢在这里动手的,他目光紧紧盯着叶晨峰,说道:“小子,你未免太狠毒了一些,你没听过凡事留一线,事后好见面吗?我儿子王归惨死在你手中。这笔账以后我会和你们清月宗慢慢算清楚的。”

    叶晨峰平淡道:“你是圣魔宗的宗主?是你儿子像疯狗一样想要杀了我的,他死在我手上完全是咎由自取,难道你们这些所谓的大宗门都是如此蛮不讲理的吗?我今天可是彻底的见识到了。”

    王永意眼睛微微一眯。道:“小子,你不要得意。你认识阵法阁、炼药阁和炼器阁的阁主又如何?我看那金家、逍遥宫和天剑宗都对你有敌意,如今在天玄盛典中,他们或许还会站出来为你说句话。”

    “但等到天玄盛典结束了呢?你和他们有什么深厚的交情吗?他们会为了你这小子,而和那些顶尖势力纠缠吗?”

    “对了,也许你根本支撑不到天玄盛典结束,我圣魔宗不会放过任何一名清月宗弟子的。”

    在王永意义愤填膺的时候,一名中年男人出现在了他的身旁,他说道:“王兄说的很对。中洲还不是灵洲宗门可以撒野的地方,到时候算我们御灵宗一份。”

    这名出现在王永意身旁的乃是中洲御灵宗的宗主赵全丰,他的儿子同样是参加了这次的初赛,虽然他不知道自己的儿子是怎么死在鸿天界内的,但他们御灵宗向来和圣魔宗关系甚好,他在远处听到王永意的话后,他也想要找个释放口,所以他才将怒火转移到了清月宗身上。

    看来这赵全丰的儿子应该也是被叶晨峰解决在了远古囚天界内。

    御灵宗?

    当初囚禁龙文石的就是金家、御灵宗和圣魔宗。

    这御灵宗就算不找上叶晨峰,他叶晨峰也会主动找上门去的。

    在圣魔宗的王永意和御灵宗赵全丰离开后,不远处有两道目光正看着这边。

    这两道目光来自于薛家家主薛彭海。还有薛婉晴的父亲薛兴远。

    他们两人的眼眸中充满了怒火和杀意,尤其是薛兴远也是杀意滔天的,他们两个没有靠近叶晨峰和薛婉晴等人。只是看了数秒钟之后就离开了南广场。

    在薛彭海和薛兴远眼里,薛婉晴是死不足惜了,他们永远只觉得薛婉晴只是薛家的野.种,永远觉得只要给薛婉晴一点甜头,薛婉晴就会毫不犹豫的回归薛家,为薛家卖命了,所以薛家之前才会一次又一次的招揽。

    结果他们却一次又一次的吃瘪,他们永远也无法明白,当年薛婉晴还是一个小女孩的时候。她和自己的母亲被薛家赶出门,周家也和她们断绝关系。那是一段如何艰难的日子,尤其是在母亲离世之后。

    叶晨峰对着焚魔谷和慕容家的人道别了一声后。他们就也朝着广场外走去了。

    叶晨峰一边走着,一边低声对着薛婉晴,说道:“婉晴,你现在立马去联络清月宗的长老,让他们务必以最快的速度全部迁移到中洲来,让他们先在天元古城暂时落脚,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也要在天玄盛典结束之前,让他们抵达中洲。”

    随即,叶晨峰又对着来到中洲的杨成周和杨浩天这对父子,说道:“浩天,在玄洲的势力也必须要在天玄盛典结束之前迁移到中洲天元古城内。”

    叶晨峰对着云荣等人也说道:“你们同样是如此,让你们家族或者门下的人全部先搬入天元古城,现在什么事情都不要问,等以后你们自然会知道的。”

    叶晨峰知道一旦天玄盛典结束。

    恐怕将会有一场暴风雨袭来,现在就必须要为之后做好准备了。

    叶晨峰身边的人自然是听从他的命令的,包括天风宗的凌江和凌无双,他们也准备将玄洲的宗门迁移到天元古城来了,他们感觉跟着叶晨峰的步伐,应该是不会有错的。

    云荣对着云高卓,说道:“高卓,这件事情你立马去办,如果有些云家之人不愿意离开的,那么你就让他们继续留下,但那些留下的人,从此以后就再也不是我们云家之人了。”

    杨成周和杨浩天也随即道别,他们立马去办叶晨峰交代他们的事情了。

    和金家、逍遥宫的仇早就结下了。

    至于那天剑宗虽然和叶晨峰无冤无仇,但从天剑宗针对的态度上来看,天剑宗估计也是想要了他叶晨峰的性命。

    叶晨峰不打算加入中洲的任何势力受到约束,再而他就算想要加入焚魔谷和慕容家,但这两个势力到时候会接受他吗?

    面对金家、逍遥宫、天剑宗和一些其余一流势力,这两大势力恐怕也会压力山大的。

    所以,叶晨峰只能够靠着自己来面对这些宗门的打击了。

    叶晨峰一直有种预感,天玄盛典结束之后的暴风雨,恐怕将是他目前所经历的最猛烈的一次。

    焚魔谷和慕容家的人看着叶晨峰等人离去的背影。

    牧诚通道:“这个叫叶晨峰的小家伙,他居然可以和阵法阁、炼药阁和炼器阁都攀上关系,我怎么发现越来越看不透他了?凭借清月宗根本不可能和这三大阁有关系的,我总感觉他身上有种神秘。”

    慕容家的家主慕容江也说道:“牧兄说的很对,我们就看看这小家伙接下去的表现吧!”

    另外一边。

    符师阁的俞石青和顾馨儿也从贵宾室里走出来了。

    俞石青感叹道:“馨儿,看来那个叫叶晨峰的不简单啊!可以让这三大阁的阁主站出来替他说话,你说他身上是不是还隐藏了一些东西?每次我们都不看好他,可每次他都可以扭转乾坤,这一次或许是巧合,但第二次,第三次呢?或许我也应该要重新审视一下这小家伙了。”

    顾馨儿鼓着嘴巴,说道:“师父,您是符师阁的老祖,那家伙又不是符师,您关注他有什么用?难道你还想要把他招揽到符师阁来吗?”

    俞石青笑道:“我只是对那小家伙感兴趣罢了,总之先看看他在天玄盛典决赛中的表现吧!如果他真的是一个天才,那么也轮不到我们符师阁来招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