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两千一百二十七章 远古囚天界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砰!砰!砰!”

    在王归、薛非沉和萧文南死亡的瞬间,他们身上的腰牌在顷刻间爆裂了。

    三个红色光点飞入了叶晨峰的腰牌之中。

    而此时。

    鸿天界外。

    器灵城巨大的南广场之上。

    在广场的左侧竖立着一块巨大无比的石碑,上面依次显示的全部是人名。

    &nb¤wan¤shu¤ba,@ansh£uba.sp;叶晨峰的名字跳到了第一名,在他的名字后面还显示了四百这个数字。

    这块石碑便是自主记录参赛者分数变化的,每一名参赛者的腰牌都和这块石碑有一丝联系的,每一名参赛者的起始分数是一百分。

    叶晨峰解决了王归、薛非沉和萧文南三人,再加上他腰牌内的起始分数,他如今腰牌内正好是四百分。

    观众席内。

    圣魔宗的贵宾室里。

    宗主王永意他满手的水渍,手中的茶杯早已被他给捏碎了,他脸上的笑容凝固住了,看着天空中影像里显示的画面,他眼眸中杀意毕露,儿子王归被割头,而且还是被一个灵洲宗门的小子割头,这如何能够让他不愤怒的。

    原本王永意和在场大部分人一样,他根本没有把叶晨峰太当回事情,可结果他的儿子竟然就这样被杀了?他身体内天神境五层初期的气势飙升,咬牙切齿道:“清月宗?我圣魔宗和你们没完!”

    ……

    薛家的贵宾室里。

    家主薛彭海他眼眸中时不时闪烁着狠辣的光芒。

    薛婉晴的父亲薛兴远站在了薛彭海的身旁,上次薛兴远等人被叶晨峰他们废了之后,他们及时回到了薛家之内。倒是让他们的丹田恢复了一些,但他们永远也在无法往上突破了。实力也没有恢复到当初丹田完整的时候。

    薛非沉是薛彭海的亲侄子,见到自己侄子死在了叶晨峰手里。最主要叶晨峰还是清月宗的弟子,这清月宗又是薛婉晴创建的,薛婉晴只是薛家的一个野.种罢了,身份根本得不到薛家的承认,这么一个人凭什么可以站到薛家头上来?

    薛彭海冷声道:“薛兴远,薛婉晴这个野.种现在是无法无天了,她门下的弟子竟然连我们薛家的天才都敢杀?金家、逍遥宫和天剑宗好像有意针对清月宗那小子,我倒也可以找机会给清月宗狠狠的一个打击,让薛婉晴明白一下她自己是什么身份!”

    薛兴远急忙点头道:“家主说的是。薛婉晴就是该死,她连我这个父亲都敢废了,像这种大逆不道的人,我们应该要早些送她上路才好。”

    ……

    萧家的贵宾室里。

    家主萧洪天眼眸也阴晴不定的坐在了椅子上。

    萧吉凡和柳语琴站在了萧洪天的身旁,当初他们两个没有请到阵法阁的阁主,反而还吃了大亏,他们最后把这一切全部推给萧永战了。

    萧吉凡在看到天空中显示的影像后,他说道:“家主,萧永战就是和这小子走的非常近。有一点和这小子马首是瞻的味道,这小子只是一个灵洲宗门的弟子罢了,萧永战简直是丢尽了我们萧家的脸面。”

    “还有上次我和语琴原本肯定可以请到阵法阁的冷左龙阁主的,这都是萧永战从中作梗。他根本不把我们萧家的事情当回事,就算他对我有意见,他也不该如此的。他还到底是不是萧家之人?”

    萧洪天手掌敲打着椅子的扶手。

    片刻后。

    他说道:“萧永战的确做的过份了,他既然和清月宗这小子走的近。那么他就应该叮嘱这小子不应该对我们萧家弟子动手的,他现在应该也在这观看比赛吧?等初赛结束之后。我们去见一见这吃里扒外的东西。”

    这出人意料的一幕。

    让观众席里的大部分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而薛婉晴等人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鸿天界内。

    叶晨峰在杀了王归、薛非沉和萧文南之后,他想要继续释放信号弹。

    在他右手中刚刚拿出信号弹的时候。

    “轰隆!”一声巨响,从天空中毫无征兆的响起。

    “轰隆!轰隆!轰隆!”

    紧接着,巨响声是一次又一次的在天空中连续响起,可天空中的天色依旧是蔚蓝的。

    这好像不是打雷的声音。

    在叶晨峰皱眉之时,鸿天界的地面一阵摇晃,巨石从一座座高山上滚落下来。

    空气中忽然刮起了猛烈的大风,沙尘顿时弥漫在了空气里,让眼前的视线变得模糊了起来。

    天空中传来的巨响声如同打鼓,而且鼓点在越老越密集了。

    最后“啵!”的一声,仿佛是鼓面被打穿了,天空中的巨响声也停顿了下来。

    一道漆黑的巨型光柱从北面的某个地方冲天而起。

    就在黑色光柱冲天而起的刹那。

    鸿天界外天空中的影像瞬间消散的一干二净了,也就是说外面观众席里的人无法看到鸿天界内的场景了。

    叶晨峰在看到巨大的黑色光柱之后,他没有任何犹豫的就朝着光柱的方向踏空而去了。

    之前他也从云荣等人口中了解了一些这鸿天界内的情况的。

    鸿天界内不存在任何妖兽,也不存在任何遗迹的,可以说只是一片灵气浓郁的空间而已。

    并且想要进入鸿天界只有地神境之下的人才可以的。

    照理来说,鸿天界不会产生这种变化的,如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晨峰将十转的速度发挥到了淋漓尽致,当他来到黑色光柱冲天而起的地方时,还没有任何一个人抵达这里的!

    巨大的黑色光柱乃是从一座高山内冲起的。

    在高山周围的地面上浮现着一个个极度复杂的阵法,必须要通过这些阵法才可以靠近高山的,在高山的山脚下有一个一人高山洞,里面黑漆漆的一片,根本看不到任何场景的。

    这里的一个个复杂的阵法不仅限制了地面,而且还限制了空中,所以想要踏空去往高山上也是行不通的。

    叶晨峰看着地面上布满的阵法,这一个个阵法之中有一条生路存在的,只有走对了路线才可以通过这些阵法的,如果要是踏错了一步,那么很有可能会遭遇万劫不复。

    老白吴风闲低沉的说道:“这里和我曾经看到一本古籍上记载的一处地方很相似,这里的阵法虽然复杂,但这些阵法存在已经太久远了,其中显露出的漏洞也太多了,而且阵法中的能量也薄弱了不少,我和老黑倒是可以让你通过这里的。”

    老黑江运天也说道:“小子,这里的阵法能量虽然薄弱了,但是阵法中剩下的威力,要解决神王境强者还是轻而易举的,所以待会你可不能够踏错一步了。”

    叶晨峰如今的阵法造诣倒也是放得上台面的了,在老白和老黑试着找出生路的时候,他也在研究着高山周围一个个复杂的阵法。

    在老白和老黑的指点之下,叶晨峰一步又一步的走进了阵法之中,每当他在阵法之中跨出一步,在他的脚底下就会闪现一抹白色光芒,这证明了他走对了,如果他走错了的话,那么面临他的可就是隐藏在阵法中的机关了。

    很快。

    叶晨峰就通过阵法来到了高山的洞口前,在他通过阵法的瞬间,在高山的山壁之上。

    上面的石屑快速脱落,最后在山壁上赫然显示出了一个巨大的“囚”字。

    在看到这个“囚”字之后,老白和老黑几乎同一时间说道:“这里果然是远古囚天界啊!”

    在叶晨峰走进黑漆漆的洞口之内没多久,其余参赛者才陆陆续续的出现在了高山的阵法外,毕竟之前叶晨峰是发挥了最快的速度的,所以要比其他人早到好一会时间的,根本没有人看到叶晨峰走进山洞内的画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