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两千一百二十章 小角色?势在必得!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拍卖会的消息在整个天玄界铺天盖地的时候。

    器灵城逍遥宫暂住的庄园内。

    此刻。

    大厅里的首位上坐着一名老者,在老者的下方站在一名中年男人和一名青年。

    这名老者便是当初在阴冥宗旧址的地方,拍了一掌,甚至要杀了叶晨峰的逍遥宫老祖罗千江了,一般作为神王境老祖都是要闭关的,但那次叶晨峰的出言不逊,这让他心里面隐隐产生了怒火,尤其是在他动了杀意后,叶晨峰竟然还在他的眼皮子底下逃走了?

     ◇,↓anshu↘ba.;于是乎,罗千江没有选择闭关了,他也直接来到了器灵城,他要亲眼看到叶晨峰死在天玄盛典之中,恐怕除了逍遥宫的神王境老祖来到之外,其余宗门的神王境老祖都没有出现。

    站在罗千江下方的中年男人乃是逍遥宫的宗主罗游方,一身实力在天神境七层巅峰。

    而另一名青年则是罗游方的儿子罗奇白了。

    罗千江道:“没想到这次天顺拍卖行弄出了如此巨大的动静,我看焚魔谷和天剑宗的那些老家伙是不会赶过来了,不过,他们肯定会叮嘱门下之人,要尽可能多的拍到天品灵石,这天品灵石对我们神王境的强者也是有帮助的。”

    罗游方恭敬的说道:“老祖,我们宗门内还有几人正好卡在了地神境七层巅峰的,如果可以拍到入天丹的话,那么我们宗门内就又会诞生几名天神境强者了,在跨入天神境后。这些人说不定还会有上升的空间。”

    罗千江点头道:“大量的神魂类天材地宝应该都准备好了吧?这次的拍卖会倒也奇怪,竟然只能够用神魂类的天材地宝去竞拍入天丹和天品灵石。”

    罗游方回答道:“老祖。您放心好了,我们逍遥宫毕竟有那么久远的底蕴了。在我们逍遥宫的宝库内,各种神魂类的天材地宝还是有很多的,这次我将宝库内的所有神魂类天材地宝全部都取出来了,我还让人在外面收集了不少神魂类的天材地宝。”

    罗千江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其中罗奇白开口道:“老祖、父亲,据我了解清月宗那个叫叶晨峰的小子,他和天顺拍卖行走的比较近,他们最近一直住在天顺拍卖行内。”

    罗千江眉头皱了皱:“你说的是当初阴冥宗旧址的那小子?他和天顺拍卖行走的近又如何?他必定会死在这次的天玄盛典中了,他只是一个小角色而已。你不必太过在意的,我们只要等着他死在我们眼皮子底下就行了。”

    “这次的入天丹和天品灵石,我们逍遥宫都势在必得!”

    在罗千江眼里,叶晨峰只是一个小角色,可叶晨峰真的只是一个小角色而已吗?

    ……

    另一边。

    器灵城内。

    焚魔谷住所的大厅之内。

    两名中年男人坐在了首位之上,在他们下方的位子上坐着两名青年。

    这两名中年男人,其中一名长相粗犷的乃是焚魔谷的宗主牧诚通,实力在天神境七层后期;另一名长相儒雅的乃是慕容家的家主慕容江,实力在天神境七层初期。

    至于在场的另外两名青年则是牧云良和慕容苏雨了。

    焚魔谷和慕容家的交情向来不错的。所以这两家的家主才会聚到了一起。

    牧云良说道:“父亲、伯父,这次我们在器灵城遇到了一个有意思的家伙,那家伙只有化神境六层初期的实力,而且他还只是灵洲宗门内的人。他是代表宗门来参加天玄盛典的。”

    “但是,他却凭借着化神境六层初期的实力,将中洲周家的灵神境一层初期天才给瞬间秒杀了。在肉身强度上,他又将金家一名肉身抵达灵神境四层中期的人给碾压了。”

    “最重要的。在之前炼器阁发生变故的时候,他才离开了一会。等到他回来的时候,他的实力竟然直接提升到了化神境六层巅峰了。”

    “父亲和伯父也知道我拥有一种特殊的感知能力,可以感知到对方是不是用丹药突破实力的,可我丝毫无法从他身上感觉到丹药,这么说来,他就是靠着自己的力量在短时间内,连续突破了三个小层次,这得要多么惊人的天赋?”

    长相十足女人的慕容苏雨,他也说道:“不错,反正我是看不透那个叫叶晨峰的家伙。”

    闻言,牧诚通和慕容江他们沉思了片刻,其中牧诚通点头道:“如果你们说的是事实,那么这小家伙倒是有点意思的,要是他可以通过这次的天玄盛典,我们焚魔谷不妨招揽一下。”

    慕容江说道:“我看现在最重要的是明天的拍卖会,我们慕容家和你们焚魔谷联手,这样我们的财力也会增加不少的,到时候拍到入天丹和天品灵石的几率也就高了,至于你们口中的那小家伙,等这次的拍卖会结束再说吧!”

    牧云良继续说道:“父亲、伯父,我还有一件事情没说呢!这次的拍卖会是天顺拍卖行举行的,你们口中的那小家伙,他好像和天顺拍卖行的关系不一般,他们现在就住在天顺拍卖行内,之前我们也在天顺拍卖行内住了几天。”

    “在我们离开之后,我们才得知了入天丹的事情,我们也不好意思在回去了,这样就真的动机不良了,我倒是真的想要和那家伙做个朋友。”

    牧诚通和慕容江眉头一皱,他们都觉得非常可惜,如果叶晨峰真的和天顺拍卖行关系匪浅,那么说不定可以通过叶晨峰事先购得一些入天丹和天品灵石的,如今再让牧云良和慕容苏雨去接近叶晨峰,恐怕这就变味了。

    片刻之后,牧诚通说道:“云良,以后你和那小家伙多多接触一下吧!我感觉那家伙背后隐藏了不少东西呢!”

    慕容江也说道:“苏雨,你也一样。”

    ……

    与此同时。

    天剑宗在器灵城内的住所中。

    天剑宗宗主华流空,他坐在了一间书房之内,少主华长生站在了他的面前。

    这华流空的实力在天神境七层中期。

    华流空已经将天品灵石的事情传讯给天剑宗的老祖了。

    天剑宗内的老祖下达了命令,必须要让华流空尽可能多的拍到天品灵石,而且是不惜一切代价,所以在这几天里,天剑宗不光掏空了宗门内所有的神魂类天材地宝,而且还高价收购了不少的神魂类天材地宝,他们对于入天丹和天品灵石都是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了。

    华长生从始至终都没有把叶晨峰太当回事情,所以他并没有将叶晨峰的事情告诉自己的父亲华流空。

    华流空郑重的说道:“长生,这次如果我们可以让老祖满意,那么老祖同意给你一份大机缘了,他们还说愿意亲自指导你十年的时间,有了老祖的指导和给予的机缘,你的实力和剑法造诣肯定会有大幅度提升的,所以这次的拍卖会对于你来说是一个机会。”

    华长生问道:“父亲,我们不能够直接找天顺拍卖行购买吗?”

    华流空摇头道:“如果天顺拍卖行没有为这次的拍卖会造势,那么我想只要我们开口,天顺拍卖行也不敢不给我们面子的。”

    “但如今一切都已经晚了,如果我们找上天顺拍卖行,以我们宗门的势力压迫,到时候恐怕会引起众怒的,这次几乎整个天玄界都在关注这场拍卖会,我们天剑宗虽然是中洲顶尖的三大势力之一,可我们也承受不起整个中洲的怒火。”

    “再者焚魔谷和逍遥宫,他们绝对是希望我们天剑宗出错的,到时候他们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联手对付我们了,同样焚魔谷和逍遥宫,他们也绝对不会自己找上天顺拍卖行的。”

    “这次我们一切都按照规矩来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