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两千一百一十章 暴动!器灵朱雀!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叶晨峰和金知腾的争锋相对。

    使得死亡竞技场的气氛僵持了起来。

    牧云良毫不顾忌的说道:“有趣,真是太有趣了,这样才有意思嘛!”

    牧云良和慕容苏雨等五大公子,他们的气息极致内敛,旁人根本感觉不出他们的实力抵达什么层次了?

    从叶晨峰和周昊对战,将周昊给一招秒杀了,再到叶晨峰和金安龙对战,金知腾站出来干预,可叶晨峰最后还是毫不犹豫的将金安龙给杀了,这一系列事情让在场的人有些应接不暇了。

    原本在场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叶晨峰会死在周昊手中的。

    可结果呢?

    之后几乎所有人又认为叶晨峰铁定会死在金安龙手中了。

    可结果呢?

    叶晨峰不但战力出奇的强悍,而且肉身强度也这么牛掰,恐怕以他的实力在化神境之内不会遇到对手了。

    观众席内的人通过种种对话,他们大概的了解到了叶晨峰是灵洲清月宗的弟子,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通,区区一个灵洲宗门内怎么可能诞生这等人物的?

    坐在观众席角落之中的吴凌香和江采萱,她们两个美眸中也是泛起了异彩,她们没想到看似身体单薄的叶晨峰,竟然将肉身也修炼到了如此强大的地步。

    在化神境六层初期可以拥有超越灵神境四层中期的肉身,这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符师阁的俞石青他笑呵呵的看着身旁的顾馨儿,说道:“馨儿,看来为师又赢了一次,这小家伙真的不简单啊!一次又一次的超出了我的预料,我看他的战力足以和灵神境二层到三层的修炼者媲美了,真不想到灵洲居然还会诞生如此天才。”

    顾馨儿心里面虽然极为的不服气。可她必须要承认叶晨峰真的很强,可以在这等实力就拥有如此战力和肉身强度,这是很多人都做不到的。她抿了抿嘴唇,说道:“师父。他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战力和肉身强度厉害一些嘛!”

    俞石青摇了摇头,说道:“你啊你,从来都是这种不服输的性格,看来要年轻一辈中人在符师造诣上压过你,你才会低下自己的骄傲头颅了,不知道当初那个戴着黑色面具的小家伙有没有来到器灵城了?”

    “馨儿,我看那黑色面具的家伙。很适合做你的伴侣,如果这次他在符师比赛中表现突出,你不妨考虑考虑,他在符师一途上的造诣恐怕不比你弱。”

    顾馨儿脸色微红道:“师父,你胡说八道什么呢?在年轻一辈中,绝对没有人可以在符师一途上胜过我顾馨儿的。”

    俞石青和顾馨儿根本不知道他们口中的黑色面具家伙,就是刚刚给他们带来惊讶的叶晨峰。

    周家家主周天振和他的儿子周南利,他们迟迟才回过了神来,他们眼眸中闪动着狠毒之色,目光紧紧的定格在了叶晨峰身上。

    而云荣和薛婉晴等人。他们在看到叶晨峰将金安龙杀了之后,他们心里面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他们的身影随即出现在了叶晨峰身旁。

    叶晨峰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金知腾。他平淡的问道:“怎么?难道你也想要和我生死斗?”

    金知腾冰冷道:“你未免太高看自己了吧?你和我是同一个层次上的吗?你以为可以杀了灵神境一层初期的人,可以杀了金安龙,你就有资格做我的对手了吗?在金家之内金安龙的实力给我提鞋都不配。”

    “想要和我生死斗?你这是在借我来提高你的身份吗?你和你们清月宗早晚会灭亡的,我又何必在你这种人身上浪费时间?等你能够通过中洲天玄盛典的初赛再说吧,到时候我会在决赛中等着你的,在整个中洲所有宗门面前,将你狠狠的踩在脚下。”

    “当然如果死在了初赛之中,那么你连让我踩得资格也没有了。”

    牧云良走到了叶晨峰身旁,他朝着金知腾笑道:“你未免也太拿自己当回事情了吧?这件事情从始至终是这个叫金安龙的家伙自以为是。以为设计了一个圈套,他就百分之百的会获胜了。他这是自食恶果。”

    牧云良随即朝着叶晨峰友好的说道:“我是焚魔谷的牧云良,你可很看好你。我们可以做朋友。”

    伸手不打笑脸人,叶晨峰说道:“我是清月宗的叶晨峰。”

    金知腾见牧云良站到了叶晨峰身旁,他眼眸中的冰冷荡漾的更加明显了。

    天剑宗的华长生,他说道:“牧云良,你是我们五大公子之一,你自降身份和这种人做朋友,你不觉得丢人吗?”

    罗奇白也说道:“不错,这小子能不能够通过初赛也不一定的,牧云良你的做法有些不妥了。”

    牧云良无所谓的说道:“我牧云良想和谁交朋友,这还不是你们可以插手的吧?什么中洲五大公子?这是别人给我们的一个称呼罢了,你们还真自己津津乐道的?”

    慕容苏雨也站到了叶晨峰身旁,看来他和牧云良是同一个阵营内的。

    金知腾和华长生知道在留下去也没有意思了,他们两个率先离开了死亡竞技场。

    罗奇白狠狠的看了一眼叶晨峰,在他也想要离开的时候,叶晨峰说道:“这不是我们逍遥宫的少主吗?上次在阴冥宗旧址底下吃粪便提升实力的第一人?回去告诉那个叫罗千江的老匹夫,当日一掌之仇,我绝对会百倍、千倍讨回来的。”

    罗奇白也没兴趣和叶晨峰在这里动手了,他们五大公子之间乃是竞争者,现在还不适合暴.露自己太多的实力,之前金知腾没有选择生死斗,他可能有一部分原因,的确是认为叶晨峰不够资格做他的对手,最重要的另一个原因恐怕就是不想提前暴.露实力了。

    罗奇白冷哼道:“小子,我看你真的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我等着看你可以在这次天玄盛典中翻起什么浪花来?当然我的老祖罗千江也会来观看的。”

    说完,罗奇白也离开了。

    叶晨峰竟然和逍遥宫的老祖罗千江也有仇?

    罗千江可是货真价实的神王境强者啊。

    这让牧云良和慕容苏雨一阵惊讶,这叶晨峰到底个什么样的人?

    牧云良随即指着慕容苏雨,他对着叶晨峰介绍道:“这位是慕容家的慕容苏雨。”

    叶晨峰看了眼慕容苏雨道:“慕容姑娘,很高兴认识你。”

    “噗嗤”一声。

    这句话一出,牧云良立马忍不住大笑了出来,而慕容苏雨脸色也一阵难看。

    叶晨峰这才注意到了慕容苏雨脖子上有喉结,这慕容苏雨竟然是一个男人?

    可这慕容苏雨的外表和气质太像女人了,身上男人的衣衫给他增添了一抹英气。

    在慕容苏雨处于爆发边缘的时候。

    “轰隆!”

    一声巨响在器灵城内传开了。

    紧接着。

    在器灵城内中间地区,一只火红色的朱雀虚影冲天而起。

    一张巨大的白色能量网,将这只朱雀虚影给兜住了,这只巨大的朱雀虚影想要挣脱兜住它的巨大白色能量网。

    一阵阵的颤动在器灵城内蔓延开来了。

    滚滚热浪也不断朝着四面八方扩散。

    牧云良皱眉说道:“那是炼器阁总部的位置,我早就听说炼器阁内部被囚禁了一只器灵了,没想到是如此强大的朱雀器灵,看来炼器阁总部的那些人也无法镇压这朱雀器灵了。”

    “兄弟,有没有兴趣一起去凑凑热闹?”

    牧云良看向了叶晨峰。

    叶晨峰身为炼器师,他对器灵也是有一些了解的,他随即说道:“好,我们就去炼器阁总部看看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