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两千一百零一章 灭绝人性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距离阵法阁有一大段距离的一处阴暗巷子里。

    萧吉凡怒的脸色涨红无比,他的额头上暴起了一条条青筋,嘴巴和鼻子里急促的喘着气。

    感受着体内被一股力量给封禁住了,要整整三年无法提升一丝一毫的实力,这对于萧吉凡来说是一种折磨,可他根本无法找冷左龙报仇的,别说他如今还不是萧家家主了,就算是萧家家主也不敢找冷左龙讨个说法的。

    扶着萧吉凡的柳语琴,她帮萧吉凡顺着气,说道:“凡哥,你不要气坏了身子,萧永战他们实在太可恶了,他们简直是欺人太甚。”

    柳语琴完全是对萧吉凡百依百顺了,所以她说出的话也是如此的可笑。

    萧永战他们太可恶了?欺人太甚了?

    这简直是要让人笑掉大牙的,整件事情完全是萧吉凡引起的,是他故意想要把事情闹大,借助阵法阁的手想要将萧永战和叶晨峰给解决了,可结果却自食恶果了。

    萧吉凡的脸色越来越狰狞了,他无法将这口气咽下去,如今实力三年内无法有提升,而且连冷左龙也没有请到,甚至冷左龙和柳家撇清关系了,他心中的憋闷越发浓郁了,尤其是想到离开前萧永战那似有似无的笑容。

    他终于是喉咙口一甜,一大口鲜血从他的嘴巴里喷洒了出来,从小萧永战就一直压过他一筹,直到他将萧永战的妻子柳语琴弄到手,利用柳语琴给萧永战下.毒,他才将一直压着他的萧永战比下去的,他绝对无法容忍萧永战再次崛起的。

    柳语琴一脸关心的问道:“凡哥,你没事吧?”

    萧吉凡擦掉了嘴角的血迹,他说道:“那个叫叶晨峰的到底是什么来历?根据我们的调查。他不就是一个小小清月宗的弟子吗?冷左龙对我们的态度为什么会改变的这么快?”

    柳语琴说道:“凡哥,那个叫叶晨峰的小子,他或许得到了某种远古阵法图。阵法阁的阁主对远古阵法图痴迷无比的,这小子的来历我们根本没有什么好推敲的了。我们还收集到了一些信息,说这小子极有可能是从下等位面地玄界来的,所以他在天玄界根本不会有任何根基的。”

    “或许他是机缘巧合下认识了赵星图,这次在赵星图的引荐之下,这小子又拿出了一些可以吸引到十大阁主的物品,这才使得冷左龙也改变态度的。”

    “毕竟我们柳家曾经对冷左龙的恩情,这冷左龙早就十倍的报答柳家了,他如今要和我柳家撇清关系。这倒也不会落人话柄了。”

    “我们还是先离开白灵城再说吧!我们没有请到冷左龙,这件事情应该要如何给家族解释?”

    萧吉凡目光阴沉:“不必这么急着离开白灵城的,我们这次还并不是一无所获,那殷洪达我必须要让他偷偷加入萧家,他对阵法毕竟有些见解的,让他布置一些阵法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至于我们没有请到冷左龙的事情,这还不简单吗?我们可以将这一切推给萧永战,我们可以说是萧永战破坏了我们的邀请,如今在萧家大部分长老都站在我这一边的了,这次家族内要布置的一个阵法非常重要。这倒是一个可以狠狠打击萧永战的机会,说不定下次萧永战回到萧家,就是萧家对他定罪的时候了。”

    “那个叫叶晨峰的小子。就先让他蹦跶一段时间,我倒要看看他是不是能够平安的度过天玄盛典了?”

    ……

    在萧吉凡心里面计划着一切的时候。

    白灵城香满楼的天字一号包间之内。

    十大阁主、叶晨峰和云荣等人都坐在了椅子上,在他们面前的桌子上摆满了灵酒和灵菜。

    香满楼是白灵城内最好的一家酒楼了。

    在赵星图等十大阁主频频向叶晨峰举杯敬酒的时候。

    叶晨峰腰间的传讯玉牌闪烁了起来,他将传讯玉牌拿在了手里,只见传讯玉牌中传来了一道赵伯的声音:“晨峰,小.姐现在的情绪非常不稳定,你可以立马来这里一趟吗?”

    叶晨峰急忙利用传讯玉牌回信道:“赵伯,你们是不是遇到危险了?”

    没一会时间,赵伯又回信了:“我们都没有遇到危险。我们现在都很安全,晨峰你来到这里就知道了。或许只有你可以安慰小.姐了。”

    在得知薛婉晴他们不是遇到危险,叶晨峰心里面松了一口气。不过,他的眉头却皱了起来,众人的目光集中在他的身上,他说道:“赵老,你们慢慢享用,我有点事情要去处理一下。”

    见赵星图和云荣等人要站起身一起去的时候,叶晨峰又说道:“大家不必陪我走一趟了,并不是什么危险的事情,我自己去就行了。”

    薛婉晴只是情绪不稳定,太多人一起过去反而不美。

    在叶晨峰的坚持之下,赵星图和云荣等人只能够留在香满楼内了。

    叶晨峰在离开香满楼后,他一路快速的朝着白灵城的城门掠去。

    在走出城门后。

    根据赵伯从传讯玉牌中传来的消息,叶晨峰朝着西面踏空而行。

    大约三十分钟后。

    叶晨峰看到了一处极为隐秘的山谷,根据赵伯所说他们就在山谷之中。

    在走进山谷之后,叶晨峰看到了秦舟、赵伯和李伯。

    这三人看到叶晨峰后,他们立马迎了上来。

    山谷内空气清新,地面上盛开着一朵朵的花儿,在山谷的中间,一抹白色身影一动不动的站着,这抹白色身影是背对着叶晨峰的,所以他看不到这抹身影脸上的表情。

    赵伯低声道:“晨峰,你总算来了啊!你好好的劝一劝小.姐吧!在这山谷的中间是当初夫人的墓地,在我们之前来到这里的时候,夫人的墓被破坏的一干二净了,根据破坏的痕迹,应该是最近几天的,而且地面上还留下了这么一个徽章。”

    赵伯愤怒的将手里的徽章放到了叶晨峰面前,只见银白色的徽章上刻着一个“薛”字。

    赵伯咬牙切齿的怒道:“晨峰,这乃是薛家独有的徽章,夫人的墓肯定是薛家之人破坏的,这个徽章是他们无意间遗漏在这里的。”

    之前薛家多人被叶晨峰他们给废了实力,薛家怀恨在心也是难免的,可这薛家竟然拿一个死去之人的墓来出气?

    在大致了解了事情之后。

    叶晨峰朝着山谷中间的白色身影走去了。

    靠的越近,叶晨峰能够感觉到白色身影上散发出的冰冷越浓郁,这道白色身影的两只白皙手掌紧紧握成了拳头,鲜血正不断顺着她的掌心滑落地面。

    在叶晨峰走到这抹白色身影旁,他看到地面上原本的墓后,他心中的怒火也燃烧了起来。

    原本的墓碑早就是化为了碎块。

    而薛婉晴母亲的棺材也被挖了出来,棺材中薛婉晴母亲的尸.体没有了,只剩下一推白色粉末了。

    肯定是薛家之人直接用力量让薛婉晴母亲的尸.体化为粉末的。

    就连一个死去之人都不放过。

    这就不是简单的绝情了,这简直是灭绝人性了。

    薛婉晴还没有主动去找过薛家呢!而是薛家之人一次又一次的来找薛婉晴的麻烦,最后在实力被废了之后,竟然如此狠毒的破坏了薛婉晴母亲的墓地,甚至将薛婉晴母亲的尸.体也给毁了。

    难怪薛婉晴会情绪失控了,她的母亲在她心里面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她这些年来的坚持,只是为了让她母亲的灵位放进薛家祠堂,让薛家之人跪在她母亲的墓碑前认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