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两千零九十六章 真玩大发了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与此同时。

    阵法阁总部的议事厅内。

    大门紧紧的关闭着,在议事厅中间的方位摆放着一张长方形的桌子。

    在桌子上有一张残破泛黄的纸张。

    这泛黄纸张的好几处地方完全破损了,在泛黄纸张上勾勒着某种阵法。

    在长桌周围聚拢着十个人。

    他们全神贯注的注视着泛黄纸张,眉头时而紧皱,时而松开。

    这十人便是阵法阁的十大阁主了。

    阵法阁内的十大阁主,其中赵星图是叶晨峰的老相识了,他的实力在天神境七层初期。

    另外九名阁主分别叫做冷左龙、梁夏梅、胡山远、马应才、邱立天、杜齐石、柯振空、田万元和许春蓉。

    其中冷左龙和梁夏梅的实力都在天神境七层初期。

    胡山远的实力在天神境六层初期。

    马应才的实力在天神境六层中期。

    邱立天和杜齐石的实力在天神境六层后期。

    柯振空的实力在天神境六层初期。

    田万元和许春蓉的实力在天神境五层巅峰的。

    这十大阁主之中梁夏梅和许春蓉是女人,其余八大阁主都是男人。

    在这十大阁主之中,占据主导位置的乃是赵星图、冷左龙和梁夏梅,他们的实力不但是十大阁主中最强的,而且他们的阵法造诣在十大阁主中也是最强的。

    在这十大阁主中实力最低的也有天神境五层巅峰的,难怪阵法阁可以在天玄界占有一席之地了,再说阵法阁依靠的是他们出色的阵法,实力只是次要的,可这阵法阁的实力也绝对是不容小觑的。

    在桌子上摆放的泛黄纸张,这乃是数天前梁夏梅无意间获得的。

    梁夏梅一个人无法研究出泛黄纸张上的阵法。她就立马联系到了其余九位阁主。

    根据这十大阁主的分析,这乃是一张远古阵图。

    泛黄纸张的材料特殊,要不然经历了如此久远的岁月。纸张早就是泯灭在历史的长河中了。

    可泛黄纸张上几处破损的地方是最为关键的,赵星图、冷左龙和梁夏梅等十大阁主。他们根本无法推演出完整的阵法来,他们也无法判断这泛黄纸张上的阵法到底是起什么作用的?

    冷左龙叹了一口气说道:“破损的地方恰巧是阵法最关键之处,我们根本无法推演出这破损的地方啊!可惜了这张远古阵图了。”

    获得这张阵图的梁夏梅,她皱眉说道:“难不成就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赵星图眼眸猛的一亮,他说道:“如果说在天玄界有人能够补充完这张阵图,那么非叶小友莫属了,只可惜叶小友迟迟没有来阵法阁找我啊!”

    冷左龙说道:“赵老头,你那什么叶小友。真的有那么强悍吗?你该不会是唬我们吧?”

    提到叶晨峰,赵星图心里面充满了崇敬的,他对叶晨峰的阵法造诣佩服不已,他吹胡子瞪眼的喝道:“冷老头,之前的那残缺的远古阵法,连我们十人联合也研究不出任何什么来,而叶小友却在短短的时间内,将残缺的远古阵法分解了,最后又惊人的补全了,你竟然还有脸敢质疑叶小友?”

    “我看冷老头你是越活越回去了。当初我邀请叶小友加入阵法阁,他都拒绝了,老夫我看人一向很准的。如果叶小友愿意指导我们,在有生之年,我们在阵法上的造诣说不定还可以更上一层楼呢!”

    被赵星图这么一说。

    另外九大阁主全部沉默了,他们也见到过被叶晨峰补全的残缺阵法了。

    还有,在场的人全部了解赵星图的性格,可以说赵星图是十大阵法宗师中最桀骜不驯的,要不是能够让他心服口服,赵星图绝对不会低头的。

    冷左龙笑道:“赵老头,我这不是开个玩笑嘛!我倒也想要快些见见你那叶小友了。”

    梁夏梅说道:“不错。既然老赵如此推崇,那么恐怕那位叶小友的阵法造诣真的不同凡响了。”

    另外七大阁主也全部点头同意。他们是越发好奇赵星图口中的叶小友到底是何方神圣了?

    而在议事厅内赵星图等人提到叶晨峰的时候。

    阵法阁总部外。

    在叶晨峰轻飘飘的没把阵法阁长老殷洪达当回事情后,这殷洪达的脸色瞬间涨得通红。他身体内地神境的气势猛然飙升,他口中喝道:“该死的小子,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人?竟然敢到我们阵法阁来撒野?赵阁主也是你这种人说见就见的?今天你要是不跪在阵法阁门口认错,那么你休想要离开这里。”

    云荣站到了叶晨峰的身旁,他将殷洪达袭来的气势全部弹了回去,随口说道:“我云荣的老弟还轮不到你这种人来欺负的。”

    气势被硬生生的弹了回去,殷洪达身体内顿时一阵血气上涌的,他看着云荣道:“你们云家简直岂有此理?你们也太不把我们阵法阁当回事情了吧?”

    而殷洪达身旁不远处的萧吉凡,他心中在想着要如何把事情彻底闹大,首先必须要让对方动手,他的目光定格在了萧永战的身上,他朝着萧永战笑了笑,一手搂着柳语琴,一手竟然伸进了柳语琴的衣衫内摸索了起来。

    弄得柳语琴顿时脸色泛红,口中和鼻子里是喘着娇气。

    萧永战在看到自己曾经的妻子,竟然如此……

    他身为一个男人,就算他很理智,但这一刻他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他脑门一热,身体内气势狂涌,手臂猛烈一挥,一道如猛虎扑食般的劲气朝着萧吉凡劈了过去。

    云高卓见状,他体内的气势也提升了起来,他知道如果萧永战在这里伤人了,那么事情就真的一发不可收拾了,他也释放出了一道劲气,没有将萧永战的劲气毁灭,只是让萧永战的劲气朝着上方冲去了。

    然而。

    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砰!”的一声。

    改道的劲气直接轰击在了阵法阁的牌匾之上。

    整块牌匾被劲气给一分为二后,重重的掉落在了地面之上。

    阵法阁总部门口瞬间鸦雀无声了。

    阵法阁总部的牌匾被人破坏了,这可是在打整个阵法阁的脸了。

    有阵法阁的弟子立马去通报十位阁主了。

    议事厅内的十大阁主。

    他们被阵法阁弟子打扰,在得知有人来阵法阁闹事,又将阵法阁的牌匾给破坏了。

    这十大阁主立马怒火燃烧的,他们无法推演出泛黄纸张上的阵法,他们心里面原本就不爽着呢!

    赵星图喝道:“我倒要去看看是谁敢来我们阵法阁总部耍威风了?”

    赵星图话音落下。

    包括赵星图在内,十大阁主身上的气势瞬间冲天而起,他们朝着阵法阁外面掠去了。

    而阵法阁总部的门外。

    从阵法阁内冲天而出的十道强大气势,这里的人全部是感觉到了。

    搂着柳语琴的萧吉凡,他嘴角浮现了满意的笑容,阵法阁牌匾被破坏,他知道今天这件事情肯定无法善终了,不管是叶晨峰、萧永战,还是那云家,恐怕都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改变了萧永战劲气的云高卓,他嘴里面是一阵的苦涩,他知道这回真的是玩大发了。

    知道叶晨峰和萧永战关系的只有清月宗的人,如今薛婉晴等人又不在这里,只有喜欢沉默的李信文知道了,所以除了李信文之外,云荣和萧永战等人脸上都浮现了一抹担忧,尤其是萧永战,他还充满了无比的自责。

    长老殷洪达他心里面的恼火渐渐退去了,嘴角冷笑毕露,阵法阁的护短是出了名的,他刚刚受到的气,很快就会十倍,甚至是百倍的讨回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