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两千零六十五章 冤家路窄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夜色浓郁。

    空气中回荡的惨叫声越来越少了,直到最后整片夜空彻底的安静了下来。

    原本围在琉璃宫殿周围的修炼者,他们身体全部被二十多个鬼修给吞噬了,连任何一丝一毫的骨头渣子都没有留下。

    隐匿在杂草丛中的叶晨峰,他看着琉璃宫殿周围面目恐怖的鬼修,说实话他心里面不想多管闲事,再说这里的鬼修要比天元古城的差上很多的,所以他对这里的鬼修没有太大的兴趣了。

    还有躲在幕后饲鬼的,而且是一次养了这么多的鬼修,恐怕幕后者一定是一个势力不弱的宗门,叶晨峰一旦动手,最后势必会引火上身的,所以他在心里面考虑着要不要动手?

    毕竟这些鬼修在这里吞噬修炼者,这并不是他们的本意,他们的意识完全被控制住了。

    那二十多个鬼修游荡在琉璃宫殿的周围,而此时,一名鹰钩鼻的中年男人,他从不远处的夜色之中走了出来。

    这名鹰钩鼻中年男人的实力在地神境四层初期,他手中拿着一块血红色的令牌。

    突然之间,血红色的令牌快速闪烁了起来,鹰钩鼻男人的目光看向了叶晨峰隐藏的位置,他喉咙里发出了低沉的声音:“没想到还漏了一条小鱼,怎么?难道要让我请你出来吗?”

    原本还在考虑合不合算动手的叶晨峰,他现在根本就是无路可退了,既然被对方发现了,那么他只能够从杂草丛中走了出来。

    根据老白和老黑所说,那鹰钩鼻男人手中拿着的血红色令牌,既可以控制被养的鬼修,又能够发现周围活物的气息。

    所以。纵使叶晨峰将气势收敛到了极其,同样是第一时间被鹰钩鼻男人手中的血红色令牌给探查到了。

    鹰钩鼻男人在感觉到叶晨峰只有化神境二层的实力后,他眼眸中闪现着不屑和淡漠。

    叶晨峰平静的说道:“我只是经过这里而已。”

    鹰钩鼻男人冷笑道:“既然来了。那么你也留下吧!就你这样的实力的人,根本不够喂养这些鬼修的。”

    随即。鹰钩鼻男人将令牌对准了二十多个鬼修,从令牌上闪过了一道红色光芒,他说道:“给我吞噬了这小子。”

    在红色光芒闪过的瞬间,这二十多个鬼修瞬间被迫朝着叶晨峰一拥而上。

    叶晨峰之前一直没有考虑好,到底要不要将这些鬼修解救出来了,可现在就算他不想动手也不可能的了,他看着鹰钩鼻男人,说道:“待会你可不要后悔。你这是将自己往绝路上逼。”

    手持血红色令牌的鹰钩鼻男人,他双手放在了胸前,一脸可笑的说道:“我会后悔?我看你小子做梦还没有醒吧?真是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死到临头了还敢说大话。”

    看到二十多个鬼修将叶晨峰给吞没了,这鹰钩鼻男人准备命令这些鬼修离开了,在他看来这些鬼修要吞噬一个化神境的小子,根本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而已。

    “回神印!”

    可突然之间。

    从聚拢在一起的鬼修中间,一道强烈的金色光芒乍现,一道道手掌印拍入了一个个鬼修的脑袋之中。

    这回神印是刚刚叶晨峰考虑的时候,老白和老黑传授给他的。可以暂时的隔绝掉养鬼之法的控制,让那些被迫的鬼修恢复清醒和自我行动能力。

    老白和老黑既然知道这种养鬼之法,那么他们自然也知道克制这种养鬼之法的办法的了。再而这种回神印并不是非常的复杂,以叶晨峰的修炼天赋,在脑中演练几遍就能够施展出来了。

    被一道道金色手掌印打入脑中的二十多个鬼修,他们猛的愣了一下,动作也完全停止了下来,从他们的眼眸中闪现了一抹不可思议的光芒,他们竟然感觉到自己恢复了自由?

    原本想要招呼鬼修离开的鹰钩鼻男人,他在看到这些鬼修非但没有将叶晨峰吞噬,反而还停顿了下来。他极为不满的喝道:“你们在干什么?赶紧将这小子给我吞噬。”

    看来这鹰钩鼻男人还没有感觉到这些鬼修的变化呢!叶晨峰对着这些鬼修,说道:“你们现暂时恢复自由了。现在是你们报仇的时候了,当然我还有办法让你们永远都摆脱这种控制的。”

    这些鬼修在听到叶晨峰的话后。他们眼眸中闪过了一道光芒,这些日子他们被逼迫着不断吞噬修炼者,而且吞噬来到力量最后都被控制他们的人给吸收了,他们活的连狗的不如,他们等于是不断帮别人提升实力的工具,他们心里面早就聚集着怒火了。

    如今暂时摆脱了控制,那么这些鬼修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的了,他们全部调转方向朝着鹰钩鼻男人冲了过去。

    鹰钩鼻男人看到朝自己冲击而来的二十多个恐怖鬼修,他这才意识到了事情不对劲了,他手中的令牌对准了掠过来的鬼修,他不断的厉声喝道:“给我停下,给我停下来。”

    可令牌上虽然在闪烁红色红芒,但这些二十多个鬼修完全不听命令了,这回鹰钩鼻男人是彻底的急了,他知道事情完全超出了他掌控的范围了,他才区区地神境四层初期的实力,而这些鬼修中实力最强的在天神境五层巅峰的呢!

    论速度他也根本比不上这些鬼修,他想要逃走也是不可能的,看着越来越近的恐怖鬼修,他身体内不断的提升着气势,可在这些强大鬼修的气势面前,他的气势完全被死死的覆盖住了。

    在快要被二十多个鬼修吞噬的时候,鹰钩鼻男人冲着叶晨峰惊恐的吼道:“让他们停下来,你知道我是谁吗?我乃是炎天谷的长老,这里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

    炎天谷?

    当初秦舟带着叶晨峰他们刚刚抵达中洲的时候,在天元古城内遇到的一个乃是薛家的薛贵,另一个不就是炎天谷的宗主龙嘛!炎天谷同样也是秦舟曾经的宗门。

    薛家和炎天谷联手预谋将他们困在了天元古城内,要不是叶晨峰福大命大,他们这些人早就全部死在天元古城内了!

    在这里利用鬼修为非作歹的竟然是炎天谷的人?叶晨峰可是一个非常记仇的人,尤其是他的敌人。

    看来今天这里的事情他非要管到底了,他立马对着这些鬼修说道:“留下这个人一口气,如果把他给杀了,恐怕会打草惊蛇的。”

    一旦鹰钩鼻男人死了,那么炎天谷内鹰钩鼻男人的本命玉牌就会爆裂了,到时候炎天谷就会知道出事情了,想要让这些鬼修完全摆脱控制,根据老白和老黑所说,还必须要去一趟炎天谷的,到时候顺便可以想个计策好好的给炎天谷喝上一壶。

    那二十多个鬼修听到叶晨峰的话后,他们出奇的都非常的听话,他们在疯狂的吞噬了一番鹰钩鼻男人,让他全身的皮肤都干瘪了下去,还瞬间将鹰钩鼻男人身上的传讯玉牌给毁了。

    这鹰钩鼻男人早已经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了,他身体内的血肉失去了大半,根本无法从地上站起来了,如今他只是在苟延残喘而已,就算不用人动手,在天亮之前,他也是必死无疑的了。

    在将鹰钩鼻男人弄得半死不活后,这些二十多个鬼修出奇一致的来到了叶晨峰面前,他们并没有因为叶晨峰的实力而小看叶晨峰,他们都毕恭毕敬的站在看着叶晨峰,等待着叶晨峰说话,他们都把希望放在了叶晨峰身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