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两千零五十八章 礼物!掉落眼珠!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就凭你也想要去参加袁副阁主的寿宴?我看你是在做梦吧?别说是像我们这样的野路子炼药师了,就算是炼药阁总部内的弟子也不是人人都能够去参加的。”

    “哎,也对,这次的天玄盛典专门设立了四师争霸,这或许对于我们这些野路子的炼药师是一个不错的机会,我已经通过初选了,只要能够进入五十强,据说就能够直接成为炼药阁总部的核心弟子了。”

    ……

    叶晨峰在得知今天正好是袁坤的寿辰之后,他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够空手而去了,必须要准备一份令袁坤满意的礼物,这也算是对袁坤的一种报答了。

    袁坤身为七品炼药师,他最感兴趣的当然是炼药了。

    于是乎,叶晨峰思索着是不是要送给袁坤一种远古丹方呢?反正他脑中的远古丹方有很多,随便拿出一种来,应该就足以让任何炼药师狂热的。

    在确定了要送的礼物之后。

    叶晨峰随意的在药灵城内一问,他就知道了袁府所在的方位了。

    在炼药阁总部一共有三位副阁主,这三位副阁主在药灵城都是有自己的专属府邸的。

    袁坤的寿宴是在中午举行的。

    现在赶去袁府已经差不多了,毕竟药灵城的面积也极为巨大,要到达袁府门口还要花去一段时间的呢!

    叶晨峰一路疾驰。

    这药灵城的街道上还真是药铺漫天,几乎每一家铺子之内都挤满了人,毕竟在炼药师上想要有所突破,必须要靠着不断的炼制的,在一次次的失败之中,找到成功的窍门。所以大部分炼药师都是靠着许许多多的灵草堆积起来的。

    一个小时之后。

    叶晨峰抵达了目的地。

    此时距离袁坤的寿宴开始还有一段时间呢!

    所以在袁府的门口来来往往的人并不是很多,不过,有两名灵神境七层巅峰的人正守在门口呢!想要进入袁府必须要出示请帖的。

    这倒是让叶晨峰有些难办了。毕竟他手里没有请帖,为今之计只能够让把守门口的人进去通传一声了。

    在叶晨峰正要往大门走去的时候。他突然看到了左侧的不远处正有一个长相滑稽青年走来,这不就是当初在地狱之海结识的田小光嘛!

    当初田小光跟着袁坤等人离开地狱之海海底后,他倒是有了不错的机缘,他最后竟然直接跟着袁坤和袁佳来到了中洲,而且成为了袁坤的记名弟子。

    虽然只是记名弟子,但对于田小光来说已经等于是天上掉馅饼了,不过,田小光从来没有忘记过他的师父叶晨峰。虽说他还没有正式跟着叶晨峰学习炼药之术,但他知道他之所以能够来到中洲进入炼药阁总部,其中大部分的原因是叶晨峰。

    当初在离开地狱之海的海底时,田小光还给叶晨峰立了一块墓碑的。

    看到长相滑稽的田小光,叶晨峰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他没有朝着大门走去了,而是朝着田小光走去了,这田小光正低着头呢!他倒是没有立马看到叶晨峰。

    见有一道身影挡在了自己面前,低着头的田小光,他脸上露出了怒容。他抬起头喝道:“你们这帮混蛋是不是都以为田爷爷我好欺负了?我……”

    在看到面前叶晨峰脸上似有似无的笑意后,田小光喉咙里的声音戛然而止,他失声道:“老、老大?师、师父?”

    叶晨峰拍了拍田小光的肩膀。说道:“怎么?不认识我了吗?”

    慢慢回过神来的田小光,他脸上露出了极致的兴奋,他语无伦次的说道:“师父,真的是你?你、你没有死?我、我以为再也见不到师父你了,当初在地狱之海的海底,要不是有师父你,我田小光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我就知道师父你不会有事的,师父你怎么会在这里的?”

    叶晨峰看得出田小光的激动是发自内心的,他笑着说道:“还说知道我会没事的?那么地狱之海海底的墓碑是谁给我立下的?”

    田小光一脸尴尬。叶晨峰继续说道:“不错,实力从涅槃境一重天初期。提升到了涅槃境一重天巅峰了,你的炼药师水准提升到什么品次了?”

    田小光挠了挠头。说道:“师父,还是处于一品炼药师,不过,如今我对很多一品丹药都是得心应手了,用不了多久就能够跨入二品炼药师了。”

    叶晨峰点了点头,说道:“我这次正好经过药灵城,没想到袁副阁主的寿宴在今天,所以我也来拜访一下,只是这进入袁府需要请帖的。”

    田小光随即说道:“师父,我有请帖,你跟着我进去就行了。”

    在叶晨峰和田小光要一起往袁府大门走去的时候,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传了过来:“这不是我们的田小光师弟吗?那个炼药失败率最高的废材,你还有脸来参加袁副阁主的寿宴?”

    顺着声音看去,有两名青年正漫步走来,开口的是一名穿着青色长衫的青年。

    田小光的脸色立马变得难看了起来,他低声说道:“师父,这个说话的乃是炼药阁总部的弟子张安,他乃是三品炼药师,而另一个青年乃是炼药阁总部江副阁主的孙子江元,他乃是五品炼药师。”

    听到田小光说江元乃是五品炼药师,叶晨峰的目光倒是看了一眼那江元。

    只见江元身穿一袭白色长衫,手里面还拿着一把折扇,脸上是一副风淡云轻的表情,从骨子里透露出了一种高傲。

    田小光继续低声说道:“师父,那张安就是江元的狗腿子,平时他们处处针对我,对了,这江元乃是袁佳师姐的追求者之一,瞧他那拽的模样,我看只有师父你才配得上袁佳师姐的,自从在以为师父你死了之后,袁佳师姐每天茶饭不思的。”

    在田小光低声说话间,江元和张安已经来到了他们面前,江元一副漠不关心的,好像在他眼里叶晨峰和田小光就是两只臭虫。

    张安看了眼叶晨峰,他随即冷声喝道:“田小光,这人应该不是我们炼药阁总部的人吧?你从哪里结交了这些不三不四的人?你手中的请帖只能够让你一个人进入袁府,这种人立马让他滚蛋。”

    张安看田小光极为不顺眼,他都没有资格成为副阁主的记名弟子,凭什么田小光这样的废物就可以?所以他心里面一直不爽着呢!只要一有机会就会针对田小光。

    叶晨峰看了眼张安,他平淡的说道:“恐怕你没有让我滚的资格!”

    而正当张安不敢置信的要发怒之时,只见大门口走出了一名穿着紫色丝质衣衫的少女。

    少女的目光紧紧的定格在了叶晨峰身上。

    此人便是袁佳了。

    见袁佳出现,身为追究者的江元,他也不耐烦的对着叶晨峰,说道:“滚吧!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

    袁佳在呆滞过后,她脸上充满了欣喜,她口中娇喝道:“你们两个给我滚!”

    张安以为这是对叶晨峰和田小光说的,他得意的说道:“田小光,听到没有,你们两个都可以滚了。”

    江元正想要和袁佳打招呼,他看着满脸欣喜朝自己走来的袁佳,他直接走了去。

    袁佳被挡住之后,她皱着眉头,说道:“江元,不是让你滚了吗?你挡住我干什么?”

    江元一愣。

    而此时袁佳直接绕开了江元,她朝着叶晨峰飞奔而去,身子直接扑进了叶晨峰的怀里,她口中呜咽着说道:“叶大哥,是你吗?真的是你吗?我不会在做梦吧?”

    这……

    江元和张安眼睛瞪大,他们的眼珠子都要从眼眶里掉落出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