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两千零三十二章 我会帮你实现的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薛山和薛原亮这一番话说出口之后。

    秦舟和周三通等人都脸色一变,很明显叶晨峰和薛婉晴不单单是宗主和弟子的关系,而这薛山和薛原亮如此的出言不善,这简直是在打叶晨峰的脸了。

    薛山和薛原亮的实力,叶晨峰已经感应的非常清楚了,有天神境三层的秦舟在这里,区区天神境一层的薛山根本不够看的。

    在墓中的时候,面临生死危机,薛婉晴主动的和叶晨峰十指相扣了,而如今叶晨峰看到薛婉晴越来越冰的神色,他的右手主动的伸了出来,他握住了薛婉晴冰凉的手掌,他的目光看向了薛原亮,说道:“哪里来的就给我滚回哪里去,这里还不是你们两个能够撒野的地方。”

    被叶晨峰主动握住手掌的薛婉晴,她脸上的冰冷缓和了许多,她眼角的余光偷偷看了一下叶晨峰,她心里面多了一种暖融融的感觉。

    薛山和薛原亮都微微一愣,随即,薛原亮神色大怒:“你就是那个清月宗内的所谓天才?别人说你是天才,你还真把自己的当回事情了?你知不知道我们的薛家在中洲的势力?”

    要不是碍于这里乃是秦舟的地方,薛原亮早就对叶晨峰动手了,他看着薛婉晴乖顺的让叶晨峰握着手掌,他冷笑连连道:“贱.种就是贱.种啊!你也和你那贱.人母亲一样,居然连自己宗门的弟子也不放过?”

    “我劝你立马让这不知死活的小子下跪道歉,要不然别怪我在这里对这小子动手了。”

    转而,薛原亮又看向了秦舟,他客气的说道:“秦老,我想我在这里动手,您应该没意见的吧?这清月宗的宗主乃是我们薛家的野.种。这算是我们薛家自己的事情,所以这不算违反天玄盛典的规则。”

    薛山笑着对秦舟,说道:“秦老哥。不瞒你说这都是我们薛家当年的家丑啊!秦老哥你就行个方便吧!到了中洲之后,我请秦老哥你好好的喝上几杯酒。”

    刚刚秦舟心里面还在想着要如何化解眼前的矛盾呢!可在听到薛原亮和薛山如此自来熟的话后。他脸上的神念也变得难看了起来,他心里面不禁破口大骂道:“行个屁的方便,老夫我的性命都掌握在叶兄弟的手里呢!”

    在喝了叶晨峰的十万年绝世灵酒,以及知道了叶晨峰炼药师的身份后,秦舟对叶晨峰掌控了他性命这件事情慢慢释怀了。

    秦舟身体内的气势毫不犹豫的提升了起来,他退开了薛山几步,他语气严肃的说道:“薛山,你拿我秦舟当什么人了?我秦舟是玄洲天玄盛典的使者。你们敢对清月宗动一下手试试?”

    地神境七层中期和后期的赵伯和李伯也立马站了出来,周三通自然同样是当仁不让的站到了叶晨峰身旁。

    秦舟和周三通虽然不清楚薛家和薛婉晴的关系,但从刚刚薛原亮的话中,他们依稀可以猜测出一点端倪来了,他们判断薛婉晴应该是薛家某人的女儿,但应该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

    薛山没想到秦舟说翻脸就翻脸了,虽说他和秦舟的交情不深,但他们好歹都是中洲势力的人,照理来说秦舟不会连这点面子都不给他的。

    薛山一时间也想不明白,最后他定论秦舟就是一个死脑筋。因为天玄盛典的规则才不让他们动手的,随即,薛山说道:“秦老哥。是我考虑不周了,不过,这薛婉晴身上的确有我们薛家的血脉,我这次来到这里,是奉了家主的命令让薛婉晴依附的。”

    在薛山看来在场除了秦舟之外,赵伯和李伯他们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在刚刚薛原亮骂薛婉晴乃是贱.种,骂她母亲乃是贱.人的时候,薛婉晴好不容易缓和了一些的神色,立马便陡然间开始变得越来越冰冷了。

    母亲在薛婉晴心里面就是逆鳞。她不允许任何人辱.骂她的母亲。

    在薛婉晴想要直接对薛原亮动手的时候,叶晨峰紧紧的拉住了薛婉晴的手掌。说道:“婉晴,对这种满口喷粪的家伙动手。这会脏了你的手的,这里的事情就让秦使者来处理吧!”

    叶晨峰对秦舟露出了一抹人畜无害的笑容,说道:“秦使者,我认为有些人活着已经污染到空气了,你是不是将这两个污染空气的垃圾给处理了?”

    秦舟心里面一阵苦笑,薛山和薛原亮来到这里肯定是有人知道的,他如果在这里杀了这两人,恐怕薛家之后肯定会来追究他的责任的,不过,他的性命掌握在了叶晨峰手里,他现在只能够孤注一掷了,他期待将来叶晨峰真的能够崛起。

    薛婉晴冰冷说道:“晨峰,留他们两个一条狗命,只要废了他们的实力就行了,将来我要所有薛家之人跪在我面前,求着我回到薛家去,我要所有薛家之人亲手送我母亲的灵位进入薛家祠堂。”

    “这老东西,他就是当年赶我和我母亲离开薛家的人之一,我不能够让他这么轻易的就死了。”

    叶晨峰点了点头,说道:“好,听你的。”

    “秦使者就废了他们两个,然后将他们两个给我扔出去吧!”

    在场知道叶晨峰和秦舟之间关系的人很少,包括杨浩天等人也都不知道的,他们看到叶晨峰近乎命令的对秦舟吩咐,他们不禁都屏住了呼吸,在他们看来秦舟之前虽然一直表现的很客气,但秦舟毕竟是使者啊!又怎么会听叶晨峰的命令呢?

    至于薛山和薛原亮这对爷孙,他们就更加的觉得可笑了,薛原亮看着叶晨峰说道:“小子,你竟然敢命令秦老?你以为秦老是你的仆人吗?你简直太放肆了。”

    薛山也说道:“秦老哥,你看吧!现在你是不是可以让我们动手了?这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他根本没有把你当做前辈看待。”

    秦舟看着跃跃欲试的薛原亮,他身体内的气势瞬间透露而出,不由分说的朝着薛山和薛原亮压迫而去,薛山和薛原亮明显没有想到这一出。

    待到他们两个回过神来的时候,秦舟的身影已经快速逼近了。

    薛山的实力相差秦舟不少的,只是这不留神的一瞬间,秦舟直接封住了薛山身上的穴道,随后快速而且狠辣的废了薛山的丹田。

    只听见一声凄厉的惨叫回荡在了空气之中,被废了丹田的薛山,他立马变成了一个废人瘫软在了地面之上。

    看到自己的爷爷被废了丹田,薛原亮瞬间脸色苍白,他站在原地一动都不敢动了。

    对于薛原亮这种化神境的家伙,秦舟只是手指一点,一道凌厉的光芒便穿透进了薛原亮的丹田。

    在声嘶力竭的惨叫之后,薛原亮也丹田爆裂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废人了。

    这对瘫软在地面上的爷孙,他们两个眼眸中露出了不敢置信,他们不相信秦舟敢废了他们?要知道他们薛家可也是中洲的一流势力了,但事实已经发生了,他们感受着丹田位置的撕裂剧痛,他们想不明白秦舟为什么会听一个清月宗小子的命令?

    “啪!啪!”两声。

    薛婉晴的手掌在空气中挥了两下,两道锋利的劲气随即打在了薛山和薛原亮的脸颊之上,他们两个的脸颊立马高高的肿了起来。

    薛婉晴说道:“你们给我等着吧!中洲我马上就回去了,我要你们所有薛家人都后悔。”

    薛婉晴被叶晨峰握着的手掌紧了几分,说道:“晨峰,我现在不想看到他们了。”

    叶晨峰对着秦舟说道:“将他们两个给我扔出去吧!”

    秦舟体内灵气外溢,在薛山和薛原亮痛苦和愤怒的眼神之下,他们两个的身体直接被秦舟的灵气给扔到了庄园外。

    在薛山和薛原亮被扔出去之后,叶晨峰在薛婉晴耳边低声说道:“放心,你的心愿我会帮你实现的。”

    听到叶晨峰坚定的言语,薛婉晴的脸颊红了一些,她低着头,只是喉咙里轻轻的应了一声:“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