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两千零三十一章 薛家来人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在大厅内的人试图不断想要平息震惊的情绪时。

    灵水城内。

    有一对爷孙打探了一下关于玄洲天玄盛典的消息之后,他们两个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但他们脸上更多的却是不屑。

    这对爷孙才刚刚抵达灵水城没多久呢!

    其中一个天神境一层中期的老头名叫薛山,另一个化神境七层初期的青年名叫薛原亮。

    他们乃是中洲薛家旁系之人。

    中洲薛家乃是薛婉晴父亲的家族,薛家在中洲勉强算是能够挤入一流势力了,但是和真正的一流势力还是有不小差距的。

    薛婉晴母亲的家族在中洲和薛家的势力倒是旗鼓相当的,可惜虽然薛婉晴的母亲乃是家族中的嫡系,可根本就没有修炼资质,在家族中连旁系都不如。

    当初薛婉晴的母亲和父亲在一次意外间相爱了,可这桩婚事根本得不到薛家的认可,毕竟薛婉晴的父亲乃是薛家嫡系,并且还有这不错的资质,最后薛婉晴和她的母亲被赶出了薛家。

    而同时薛婉晴母亲的家族也冷血的不认同她这个野.种,以及她母亲的身份了,后来薛婉晴的母亲因思劳成疾而亡。

    不过,在薛婉晴离开中洲之后,薛家倒是偶尔会关注一下薛婉晴这个私.生.女的,这次在清月宗获得灵洲第一名,前来参加玄洲天玄盛典,这个消息薛家早就得知了。

    正好薛家有些事要来玄洲处理,所以薛家嫡系之人让旁系的人顺便来看一下薛婉晴的情况,如果薛婉晴的宗门真的能够通过玄洲的天玄盛典,那么不妨给薛婉晴他们一个机会,让他们成为薛家的附庸。或者是薛家的下人。

    薛山就是负责来玄洲办事的。

    至于他的孙子薛原亮,他只是跟着自己的爷爷来凑热闹的。

    薛山已经将玄洲天玄盛典的事情打听的一清二楚的,他才刚刚抵达灵水城呢!他甚至连古墓的事情也打听到了。

    让薛山没想到的是清月宗竟然获得了玄洲天玄盛典的第一名?而且在清月宗内貌似还出了一个天才?虽说玄洲天玄盛典之前中途停止了。但在五人混战之中,叶晨峰以一人之力杀了三名化神境强者的。最重要的是叶晨峰只有涅槃境的实力,那三名玄洲天才可是有化神境五层到六层之间的。

    薛原亮听到打探来的消息之后,他极为不屑道:“爷爷,玄洲的所谓天才肯定都是垃圾,一个我们薛家野.种创建的宗门,其中又怎么可能有真正的天才诞生?这简直是无稽之谈。”

    薛山点头道:“玄洲的天才的确比我们中洲差的远了,不过,能够以涅槃境的实力。战胜化神境实力的人,这倒应该还真有几分天赋的,如今薛家的事情我们办完了,之前家主让我们来看一下清月宗的情况的,现在清月宗成为了玄洲天玄盛典的第一名,这倒是勉强能够成为我们的附庸了。”

    “再说那小.野.种身边的两个老家伙,他们都是在地神境的层次的,虽然地神境在中洲或许算不上什么,但勉强也能够帮我们薛家处理一点事情了。”

    薛原亮讶异道:“爷爷,家主该不会是想要让那野.种认祖归宗吧?”

    薛山眉头一皱道:“就凭她创建了一个小小的清月宗。她就想要认祖归宗了?她配吗?家主只不过是利用一下那野.种罢了,让清月宗成为我们的附属,以后如果有危险的秘境。就能够让这些家伙去打头阵了。”

    “野.种注定只是野.种而已,永远也别想要光明正大的踏入我们薛家的大门。”

    “好了,我们现在就去见见那野.种吧!对于我们薛家的宽容,她应该要学会感恩。”

    薛山和薛原亮知道如今薛婉晴的落脚地了,他们两个朝着秦舟暂住的那处庄园赶去了。

    而与此同时。

    庄园的大厅之内。

    薛婉晴走到了叶晨峰身旁,可能是由于喝了灵酒的原因,她的醉意在越来越明显了,她的身体靠在了叶晨峰的身上,口中吐气如兰:“你到底还有多少事情是我不知道的?”

    叶晨峰看着脸上布满红晕的薛婉晴。他不禁搂住了薛婉晴的柳腰,因为薛婉晴脚下的步子有些摇晃的。

    叶晨峰的确挺被薛婉晴对他的心意打动的。薛婉晴已经不止一次不顾自己的性命,挡在叶晨峰的面前了。这么一个女人值得任何男人珍惜的,可叶晨峰现在真的不想谈男女之情了。

    大厅内的人看到叶晨峰搂着薛婉晴,他们一个个只当做是没看到,宗门内的弟子泡上了宗主,这恐怕还是古往今来的第一回呢。

    在叶晨峰想要告辞,扶着薛婉晴回房间休息的时候。

    庄园内的一名下人走了下来,他对着秦舟恭敬的说道:“秦老,外面有两个自称是中洲薛家的人求见。”

    秦舟对于薛婉晴的身世并不了解,薛家他当然是听过的,他所在的宗门也只是比薛家稍微强上一筹而已,他心里面虽然疑惑,但他还是摆了摆手,说道:“让他们进来。”

    听到中洲薛家这几个字后。

    原本充满醉态的薛婉晴,她的神色猛的一冰,她脸上的红晕在逐渐消失了。

    赵伯和李伯的眼神也凝重了起来。

    叶晨峰之前就从赵伯和李伯口中知道薛婉晴的身世了,他心里面还是挺同情薛婉晴的遭遇的,这么多年以来薛婉晴一直靠着冰冷的外表支撑着,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是非常不容易的。

    其余人还没有发现叶晨峰和薛婉晴等人的表情变化呢!

    叶晨峰随手一挥,没有喝完的万年灵酒和十万年灵酒立马被收入了混沌戒指里。

    没一会的时间,在那名下人的带领下,薛山和薛原亮便走进了大厅之内。

    薛婉晴也挣脱开了叶晨峰搂着她腰的手臂。

    薛山和薛原亮进入大厅后,他们两个客气的朝着秦舟打了一声招呼,看来薛山和秦舟之前已经是认识的,或者说是见过面的。

    秦舟笑道:“薛老弟,你怎么会来到玄洲的?”

    薛山拱了拱手说道:“秦老哥,你作为玄洲天玄盛典的使者,你可是大忙人啊!这次我来玄洲办点薛家的事情,正好来看一看和我们薛家有些渊源的清月宗宗主薛婉晴。”

    薛婉晴在看到薛山之后,她冰冷的神色瞬间如同冰窟了,当年她和她的母亲被赶出薛家,这薛山正是赶她们母女的其中一人,她甚至还记得她的母亲被这个薛山踢了一脚的,虽然薛山当时没有用力,但对于一个没有修炼资质的人来说,直接导致了薛婉晴的母亲受了不轻的伤势。

    “薛婉晴,虽说当年你还小,但你可还记得老夫我?我怎么说也算是你的长辈吧?见到长辈难道不应该要行礼吗?真是一点规矩也没有。”

    接着,薛山又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说道:“算了、算了,没有父母的管教,你的礼数本来就不会高到哪里去的,这次还真被你的清月宗走了一些狗屎运,从今天起,你们清月宗就归顺我们薛家了,让你们清月宗成为我们薛家的附庸,这是你的幸运,你现在应该要好好的感谢感谢薛家对你的大恩大德。”

    薛原亮趾高气昂的对着薛婉晴吼道:“怎么?还不过来见过我的爷爷?说实话,你们清月宗在我们薛家面前还真连个屁都不是,让你们清月宗成为我们的附庸,你们做梦都要偷着笑了,我听说你们清月宗还有一个所谓的天才?来,让小爷我来看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