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一千九百九十五章 怎么会这样?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寂灭森林内。

    偶尔有鸟叫声响起。

    金志行和陆振永准备伺机而动,他们两个可不甘心死在这里。

    而吞天龙蟒、远古龙蜥和冰魄魔蛛,他们的目光紧紧的定格在了金志行和陆振永的身上,只要叶晨峰下达命令,他们就立马会对金志行和陆振永下杀手。

    叶晨峰嘴角浮现淡然的笑容,如今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了,这两个老头西可没有混沌戒指的,在吞天龙蟒等三人手里是绝对逃不了的,他丝毫不带感情的说道:“既然你们两个老东西都已经要死了,那么我不妨再告诉你们一件事情吧!”

    “前不久在无尽海域的海底的确有宝物的,不过,被我先下手为强了,你们进入海底破开的阻隔和获得的丹药,全部是我事先留在那里的,这是我专门给你们准备的惊喜,我想当时你们肯定很高兴吧?”

    “再有那具突然出现的死尸,同样是我放出来的,那具死尸应该是针对我而来的,多谢你们帮我挡了一灾。”

    金志行和陆振永听到叶晨峰这番叙述之后,他们两个瞬间怒火中烧,他们金家和三炎宗在这件事情中损失惨重,就连手臂都自断了,虽然如今重生了,但他们心里面始终都憋着一口气呢!

    他们完全没有想到这一切都是叶晨峰主导的,都是这个毫不起眼的清月宗小子主导的,他们这些强者竟然被耍的团团转,简直是如同被人戏弄的小丑一般。

    被叶晨峰一刺激。金志行和陆振永两人,他们完全是处于情绪失控的状态了。他们身为各自宗门内的老祖,他们何曾如此被戏弄过?他们身体内的气势瞬间提升。

    而吞天龙蟒、远古龙蜥和冰魄魔蛛也一直在准备状态。只听见叶晨峰淡漠的说道:“送他们上路吧!”

    吞天龙蟒、远古龙蜥和冰魄魔蛛同时动手,而听到叶晨峰这句话的金志行和陆振永,他们两个才冷静了一些,他们才又想起了自己如今的处境,可面对已经动手的吞天龙蟒等人,他们只能够硬着头皮抵抗了。

    但是,金志行和陆振永一个实力在天神境一层后期,一个在天神境一层巅峰,他们速度和力量都比不上吞天龙蟒他们的。吞天龙蟒他们的实力,比金志行和陆振永高出很多的。

    在金志行和陆振永刚想要施展威力最大的招式时,吞天龙蟒、远古龙蜥和冰魄魔蛛已经出现在他们两个面前。

    吞天龙蟒他们极为轻松的就破开了金志行和陆振永周身的防护。

    “噗嗤!噗嗤!噗嗤!”

    陆振永的脖子直接被吞天龙蟒凌厉的手掌给穿透了。

    而金志行的心脏位置和肚子上,直接被远古龙蜥和冰魄魔蛛给穿透了。

    待到吞天龙蟒他们各自将手抽出来之后,陆振永脖子的血洞上不断冒出鲜血,他想要张嘴说话,从他的嘴巴里也溢出源源不断的鲜血,他看向叶晨峰的眼眸中充满后悔,他后悔惹上清月宗。惹上叶晨峰这个恶魔了。

    而金志行的胸口和肚子上也喷.涌着温热的鲜血,他根本没有想到自己就这么死了,在吞天龙蟒他们手里就连丝毫的反抗之力也没有,只能够说吞天龙蟒他们的战力和速度太强了。

    陆振永和金志行几乎是同一时间断气的。他们的身体缓缓的朝着地面上倒去了。

    在陆振永和金志行死了之后。

    吞天龙蟒和远古龙蜥他们对冰魄魔蛛解释了一下叶晨峰的身份,毕竟冰魄魔蛛是没有见到过龙族族长印记的,在听到自己大哥和二哥详细的解释。又想起刚才自己的大哥和二哥突然给叶晨峰下跪,他知道这应该是真的了。没想到这个地玄界的小子,竟然是传说中的龙族族长?

    吞天龙蟒、远古龙蜥和冰魄魔蛛。他们是三个毕恭毕敬的站在了叶晨峰面前,有了血脉的压迫,叶晨峰要杀死吞天龙蟒和远古龙蜥是不费吹灰之力的,他看向了唯独没有龙族血脉的冰魄魔蛛,他说道:“你体内没有龙族血脉,我无法压制你的,如果你要离开的话,那么我不会阻拦的,你也可以不必认我为主人,当初的承诺并不存在约束作用的。”

    没有龙族血脉的冰魄魔蛛,对于拥有龙族族长印记的叶晨峰,他没有吞天龙蟒和远古龙蜥来的尊敬,吞天龙蟒和远古龙蜥也觉察到了冰魄魔蛛的神色,其中吞天龙蟒立马说道:“主人,先去我们住的地方坐一会吧!其余事情等待会再说,不知道主人您意下如何?”

    叶晨峰看了一眼冰魄魔蛛后,他对着吞天龙蟒,说道:“你在前面带路吧!”

    ……

    就在金志行和陆振永死后没多久。

    灵水城内。

    有两道身影在快速接近灵水城内的一处庄园。

    这两道身影恰巧在这处庄园的门口碰面了,他们两个微微一顿,从各自脸上都看到了愤怒和焦急之色。

    他们乃是金家的家主金良朋和三炎宗宗主陈元化,他们两个手里都是有各自老祖的本命玉牌的,为了随时都注意着各自宗门内老祖的情况,毕竟老祖乃是宗门内的后盾,对于一个宗门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而就在刚才不久,金良朋和陈元化储物戒指里的,金志行和陆振永的本命玉牌全部爆裂,这意味这金志行和陆振永已经死了。

    他们两个也知道自家老祖今天要去解决一个清月宗小子的,可他们万万没想到自家老祖竟然会一命呜呼,他们两大宗门已经损失惨重了,如今又死了两名天神境的老祖,这让他们如何能够不着急的。

    金良朋和陈元化对视了一眼后,他们同时进了庄园内。

    在庄园的大厅里。

    余智明、古弘文和万高义等人仍旧在等待,虽然他们认为叶晨峰是必死无疑的,但他们还是想要亲耳得到这个消息。

    在金良朋和陈元化走进大厅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们两个身上,许远良和常白萍夫妇是认得金良朋和陈元化的,他们以为这两人是来报喜讯的,许远良立马说道:“看来那清月宗的小子死了,金家主和陈宗主是来报讯的吧?”

    常白萍则是尖酸刻薄的说道:“那清月宗的小子算什么东西?他只是走了狗屎运,才被他抵达七彩阶梯的最顶层的,他的死根本是毫无悬念的,这次可是两位天神境的前辈动手的。”

    古晖和程擎天脸上也带着得意的笑容。

    只有余智明、古弘文和万高义,他们觉察到了金良朋和陈元化脸色的不对劲。

    还没有余智明等人开口,金良朋便怒气冲冲的说话了:“我金家老祖金志行的本命玉牌就在刚刚爆裂了。”

    陈元化也立马说道:“我三炎宗老祖陆振永的本命玉牌也爆裂了。”

    此话一出。

    现场的气氛顿时冷了下来。

    就算是余智明、古弘文和万高义这三个觉察到不对劲的人,他们也没有想到金志行和陆振永已经死了,这怎么可能呢?在玄洲能够杀死金志行和陆振永的人根本不多,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余智明脱口而出:“怎么会这样?你们知道你们的老祖是怎么死的吗?”

    金良朋和陈元化一脸的不爽和恼怒,金良朋说道:“你们不是商量了要杀死一个清月宗的小子吗?我怎么知道老祖是怎么死的?我就是想要来问问你们的。”

    陈元化也悲愤的说道:“我三炎宗老祖陆振永的死,会不会和那个清月宗的小子有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