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一千九百八十六章 身份?敢不敢?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对着周三通毕恭毕敬的古晖愣住了。

    在场除了叶晨峰以外,所有人都愣住了,这突然之间发生的一幕,绝对不符合常理啊!

    难道说周三通脑袋抽风了吗?

    就连始终波澜不禁的月仙子,她同样疑惑的看向了身旁的周三通,不过,她并没有看清楚周三通手里面的药王令。

    古晖是彻底的傻眼了,他目光怔怔的看着周三通,他的脑袋有些短路了,这周三通怎么突然之间让他滚出仙月楼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ansh≦uba.;古弘文和万高义等其余人,他们心里面也有些捉摸不透了,这件事情太蹊跷了,问题有可能就出在叶晨峰甩向周三通的那样物品,可他们就算想破脑袋,他们也想不通周三通凭什么突然变了态度?这叶晨峰只是一个区区灵洲宗门的弟子而已。

    其中最为疑惑的莫过于星辰宗的万高义和程擎天了,他们可都是知道叶晨峰是来自于下等位面地玄界的,叶晨峰在天玄界根本不可能有根基存在的。

    杨浩天满脸震惊的看着叶晨峰,他没想到叶晨峰不但能够可以让周三通改口,他还能够让周三通站到他们这边来?他同样也知道叶晨峰是地玄界的修炼者,在他看来叶晨峰身上缭绕着太多的迷雾了,他越来越看不清楚这个兄弟了,好像叶晨峰身上充满了层层谜团。

    在现场陷入短暂沉寂的时候,叶晨峰心里面也大感惊讶,他惊讶的当然不是周三通态度的变化了。他惊讶的是老白吴风闲对他说的一番话,老白竟然在那月仙子身上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根据老白所说那月仙子极有可能也修炼了神血诀,也就是说这月仙子乃是老白吴风闲家族内的人。

    叶晨峰没有理会周围的沉寂。他在心里面自顾自的问道:“老白,你没感应错吧?那女人真的有可能是你家族中的人?”

    老白吴风闲点头道:“应该不会有错的,她的实力和气息虽然被一股特殊的能量给遮掩住了,但还是瞒不过我的感应的,我可以肯定她体内修炼的就是神血诀,看来我吴家还没有灭亡呢!这次倒算是得到了一个意外的惊喜。”

    叶晨峰问道:“那我要不要找机会把你的事情告诉她?”

    老白吴风闲摇头道:“不用着急的,我现在根本不知道吴家的情况,我算是他们的老祖宗了,万一他们不认我这老祖宗呢?还有万一吴家内有包藏祸心的人呢?我现在不得不防了。我和老黑只是一缕残魂了,而你也还没有真正的成长起来,万一被有心之人得知我和老黑的消息,恐怕到时候会引来真正的强者的,到时候你连躲入混沌戒指里的时间也没有。”

    “一切见机行事吧!我会随时告诉你应该怎么做的,既然发现了我吴家家族中的人,这条线索绝对不能够这么断了。”

    在叶晨峰和老白吴风闲谈话之际,古弘文回过神来之后,他神色阴翳的看着周三通。说道:“周老哥,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两个小子只是灵洲清月宗的弟子而已,难道你不给我古家一个面子吗?”

    万高义他也随即说道:“不错,周老哥。有什么难处你说出来?或者是这小子难道有什么特殊的身份吗?据我所知,这小子是来自于下等位面地玄界的,他是踩了狗屎运才到了我们天玄界的。”

    程擎天指着叶晨峰。他也立马说道:“我们宗主说的不错,当初我和几名师弟无意间闯入了一处秘境之中。那处秘境有两个入口,一个在天玄界。一个在地玄界,我们就是在秘境中遇到这小子的,他绝对是地玄界来的下等修炼者。”

    万高义和程擎天此话一处,叶晨峰的身份变得更加扑朔迷离了起来,一个来自于地玄界的修炼者,凭什么让一名炼药阁分部的阁主改变态度?他们虽然心里面非常瞧不起地玄界的人,但在形势还没有明朗起来之前,他们纷纷选择了闭嘴,他们可不想惹祸上身了。

    周三通心里面也产生了疑惑,如果叶晨峰是地玄界来的,应该就不可能拥有药王令了。

    他瞟了一眼自己手中的药王令,可这的确是货真价实的药王令啊!

    周三通不敢有丝毫的大意,见到药王令如同见到炼药阁总部的副阁主,他冷眼看着古弘文等人,见叶晨峰没有说明自己的身份,他也不好去多问了。

    周三通凌厉的眸子盯着古晖,再度喝道:“你的耳朵聋了吗?我让你滚出仙月楼,难道你没有听见吗?还是说你要让老夫我亲自动手?”

    如果周三通动手,那么古弘文还真不好和周三通战斗起来的,毕竟这里已经是炼药阁的地盘了,古文洪在这里动手,就意味着会得罪整个炼药阁,这可不是他们古家能够承受得起的。

    而就在这时。

    炼器阁分部的阁主王兴怀姗姗来迟的走进了大厅之内,他好像没有注意到大厅内的气氛一样,他直接来到了叶晨峰的身旁,十分和善的说道:“小兄弟,老夫我来迟了,还请你不要见怪。”

    “轰!”

    在场所有人的头皮都要炸开来了,刚刚炼药阁分部的阁主周三通对叶晨峰改变态度,这如果还说明不了什么的话,那么炼器阁分部的阁主王兴怀的态度,这彻底让在场的人傻眼了,尤其是一些刚刚嘲讽过叶晨峰的小宗门,他们不禁背后是一阵的冷汗。

    叶晨峰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而这王兴怀的确不知道刚刚发生在这里的事情呢!他也只是觉得气氛有那么一点点古怪,不过,他没有太过的在意,他看着远处的月仙子,说道:“这位小兄弟想要接受仙月楼的考验,他看中了月仙子你获得的那种上万年的神魂类天材地宝,不知道月仙子能不能够现在就安排考验?”

    被面纱遮住脸蛋的月仙子,她没有丝毫迟疑的说道:“王阁主,仙月楼我已经转卖给炼药阁了,不过,那种上万年的神魂类天材地宝是我自己的,既然有人还想要通过我的考验,那么我也没有拒绝的道理。”

    只见月仙子手掌一挥,在大厅内一处比较空的地方,出现了一层层的阶梯。

    这一层层的阶梯,每一层都是不同的颜色,从第一层开始分别是红橙黄绿青蓝紫。

    七个阶梯层层往上延伸。

    这乃是传说中的七彩阶梯,用来考验修炼者的心性和天赋的。

    七彩阶梯在中洲一流势力中也没有,月仙子却能够拿出来,这也是玄洲的修炼者不敢惹上月仙子的因素之一。

    月仙子美眸看向了叶晨峰,淡漠的说道:“你能够走上第四个阶梯,就算你通过考验了,到时候我会把神魂类的天材地宝双手奉上的。”

    王兴怀的出现让现在的气氛得到了一些缓解,而一旁还沉浸在不可置信中的古晖,他的眸子突然一亮,他指着叶晨峰喝道:“你敢不敢和我来打赌?谁在七彩阶梯上走的高,谁就胜出。”

    “输的人,必须要趴在地上滚出仙月楼,你敢不敢?”

    如今连仙月楼的主人周三通都改变态度了,古晖知道他要找回脸面,他只能够靠自己了,他无法容忍一个灵洲,甚至是地玄界的小子,站到他头上来拉屎撒尿的。

    说实话,叶晨峰对古晖还真没有一点兴趣,不过,既然古晖是杨浩天的情敌,那么他倒是可以陪古晖玩玩了,他直接说道:“我有何不敢的?记住你说过的话,你说的话应该不会等于放屁吧?”

    古晖冷笑道:“我从来都是说话算话的,你就等着滚出去吧!你以为你的心性和天赋能够比得过我吗?简直是痴人做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