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一千九百八十五章 逆转!到底谁滚?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仙月楼大厅内几乎所有人都等着看好戏呢!

    古家家主古弘文和星辰宗宗主万高义都开口了,在大多数人眼里叶晨峰和杨浩天,只有灰溜溜的被赶出仙月楼了,在场全部都是玄洲的宗门,他们打从心底里看不起灵洲宗门内的人,更何况刚刚叶晨峰和杨浩天自顾自的喝酒,完全把在场的人当做空气,他们心里面自然是非常的幸灾乐祸的了。

    古晖一脸玩味的看着叶晨峰和杨浩天,而叶晨峰双眸始终波澜不禁的,至于杨浩天心里面有一股无法抹灭的屈.辱在不断滋生,在他看来这一切都是古晖引起的,他自己滚出去不要紧,他不想连累了叶晨峰,他对着古晖,说道:“你不要欺人太甚了,今天的事情和我兄弟没关系,我一个人滚出去就足够了。”

    叶晨峰将杨浩天一把拉了起来,说道:“浩天,你真的有把我当做兄弟吗?再说就算你愿意一个人滚出去,你以为面前这只苍蝇会就此罢休吗?”

    被叶晨峰接连称呼为苍蝇,古晖嘴角的冷笑越发浓郁了,要不是有天玄盛典的规则限制,他早就对叶晨峰和杨浩天下杀手了,他冰冷对着叶晨峰,说道:“你比杨浩天有脑子,我知道你的依仗就是天玄盛典的规则。要不然凭你这么一个灵洲宗门的小子,你够资格在我面前叫嚣吗?”

    古弘文完全一脸不在乎的看着事态的发展。他身为古家家主,这种小事情当然用不着他亲自插手的了。况且他刚刚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了。

    许秋烟终于再次忍不住开口了:“不要为难他们了,我愿意今晚就把身子给你,而且从此以后全心全意服侍你。”

    杨浩天闻言,他如遭电击,其实他心里面明白的很,他深爱着许秋烟,这许秋烟何尝不是深爱着他呢!他的脸色瞬间狰狞的厉害,他吼道:“许秋烟,你立马给我滚!我杨浩天不需要女人来保护。”

    许秋烟紧咬着嘴唇。她的目光只是看着古晖。

    而古晖平淡一笑道:“好,我今天可以不和杨浩天计较。”

    可转而,他的话锋一转,他指着叶晨峰,说道:“他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今晚这小子必须要给我滚出仙月楼,天玄盛典的规则只是说不能够下杀手,他要将这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亲自踢出去,我的话已经说出口了。所以今晚必须要有人滚出去。”

    “我保证不会让这小子受到任何内伤的,最多只是受点皮肉之苦,我想这应该不算违反天玄盛典的规则了,今晚在场有这么多人给我作证呢!”

    话音落下。古晖体内气势飙升,看来他是铁了心的要让叶晨峰滚出去了。

    一旁的杨成周看到自己的儿子没有退缩半步,要和叶晨峰共同进退之后。他终于也不顾一切的站了出来,他对着古弘文。说道:“古家主,今晚这件事情都各自让一步吧!何必要给两个年轻人难堪呢!”

    杨浩天没想到自己的父亲会在这个时候站出来。他脸上露出了一抹惊疑之色,而叶晨峰暗自点头,在心里面说道:“浩天的父亲倒也不算无药可救。”

    在杨成周站出来之后,许远良和常白萍这对夫妇,他们心里面被自己儿女气的窝火的很,这一切都是杨浩天引起的,许远良直接开口道:“杨家主,是这两个小子不知天高地厚,再说杨浩天已经和你脱离父子关系了,我劝你还是不要多管闲事的好。”

    常白萍直接骂道:“杨成周,你算个什么东西?你凭什么要古家主退一步?你们杨家有这个资格吗?”

    从始至终都是许远良和常白萍在叫嚣,古弘文根本连看都没看杨成周一眼,只因为杨家和他们古家不是一个层次上的,他根本没把一个小小的杨家家主放在眼里。

    看到父亲为了自己受.辱,杨浩天怒气直线飙升,而正当古晖要动手将叶晨峰给踢出仙月楼的时候。

    一道空灵的声音飘荡在了大厅内:“很热闹嘛!难道想要在我仙月楼闹事?”

    在这道声音响起之后,古晖不由自主的停止了动作,只见从仙月楼的二楼,走下来了一名穿着白色衣衫的女子,女子的脸上蒙了一层面纱,没有人能够看到她的真实相貌,就算是天神境的强者也无法透过面纱,感觉到她的相貌的。

    这女子乃是仙月楼的主人,她的实力被一股特殊的力量给隐藏了起来,没人知道她的实力到底在什么层次?只是当年这座仙月楼一夜之间就在灵水城凭空诞生了,仙月楼的主人实在神秘的很。

    当然曾经也有人来仙月楼闹事过的,其中不乏有地神境的强者,可最后这些闹事者第二天毫无意外的全部人间蒸发了,久而久之,没有人再敢来这里闹事了,仙月楼的主人被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身为仙月楼的主人,她从来没有自我介绍过,后来大家都称呼她为月仙子了,以仙月楼中的一个月字来称呼她,不过,这月仙子倒也的确如同那皎洁纯净的月光,给人一种脱俗的感觉。

    在月仙子身后还跟着一名老者,这名老者乃是灵水城炼药阁分部的阁主周三通,一身实力在地神境三层巅峰,同样他也是五品炼药师。

    在月仙子出现之后,古弘文解释了一遍,在他的意思中完全是叶晨峰和杨浩天在这里闹事,同样星辰宗的宗主万高义也附和了一下古弘文。

    月仙子平淡的点了点头,说道:“今晚我要在这里宣布一件事情。今晚过后,我就要离开玄洲了。我把仙月楼卖给炼药阁了,以后这里的负责人就是周三通了。今晚的事情你们找他处理吧!”

    古弘文、万高义这两人,他们可都是认识周三通的,既然这里是周三通的地方了,那么他们自然要跟周三通打一声招呼了,古弘文示意古晖先不要急着动手。

    古弘文说道:“周老哥,这两个小子在你的地方闹事,你说他们两个是不是要滚出去?”

    万高义也说道:“周老哥,今天可是你接手仙月楼的日子,这两个不长眼的小子。明显给你找晦气的。”

    周三通脸色极为的难看,古家和星辰宗身为玄洲的五大势力,他当然要给这两大势力一个面子的了,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叶晨峰和杨浩天,喝道:“你们两个给我立马滚出去。”

    古晖一脸嘲弄,他不屑的说道:“看来不用我动手了,这里的主人都让你们滚了,你们这种人根本不配站在这里,滚吧!”

    古晖又看着叶晨峰。说道:“你现在应该知道谁才是苍蝇了吧?”

    周围各大宗门内的人,他们都一个个暗自摇头,在他们眼里叶晨峰和杨浩天就是两个跳梁小丑。

    杨成周一脸不愤的叹了口气,他发现自己这个父亲是这么的没用。根本帮不上任何一点忙,而许秋烟则是已经泪眼朦胧了。

    杨浩天不断调整着心里面暴怒的情绪,无穷无尽的憋屈和不甘心充满了他的身体。

    叶晨峰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他拍了拍杨浩天的肩膀,说道:“怎么?不甘心吗?今晚兄弟我帮你出一口气。”

    叶晨峰目光看向了远处的周三通。他的手里出现了一块当初炼药阁总部副阁主给他的药王令,这个药王令在炼药阁内可是非同小可的。能够调动任何一个分部的阁主,他原本不想利用药王令的,毕竟他用一次药王令,这就等于欠炼药阁一次人情。

    在杨浩天还没从叶晨峰的话中反应过来的时候,叶晨峰手臂一挥,药王令直接朝着周三通快速飞去。

    现场的气氛陡然沸腾了,他们以为叶晨峰异想天开的要杀死周三通了。

    而周三通轻而易举的将药王令接住了,在他怒不可解的时候,他看清楚了自己接住的药王令,他的脸色立马大变,他身为分部的阁主,他一眼就能够分辨出药王令的真假。

    其余人都没有看到周三通手中药王令的真面貌,他们自然不会认为叶晨峰甩出来的是药王令了,他们看到周三通脸色剧变,他们认为是叶晨峰彻底惹毛了周三通。

    古晖见叶晨峰竟然敢疯了似得对周三通下手了,他笑道:“小子,现在天玄盛典的规则也保护不了你了,你既然敢主动对周前辈动手,那么我们在这里杀了你,也没有任何人能够替你打抱不平了。”

    古弘文和万高义他们在愣了一下之后,他们又平静了下来,在他们看来叶晨峰和杨浩天死了也就死了。

    许远良和常白萍则是一脸笑意的看着杨成周,其中常白萍说道:“杨家主,看来今晚你的儿子必死无疑了,谁让他要什么阿猫阿狗的朋友都交的。”

    杨浩天也一脸不解的看着叶晨峰,而叶晨峰对着周三通,问道:“我想你应该识货的吧?你现在来说说今晚要滚出这里的人是谁?”

    “这小子该不会是脑子出问题了吧?他在干什么?”

    “白.痴一个,他这是在命令周前辈吗?他的脑袋被屁股给夹了吗?”

    ……

    听着周围嘲讽声,古晖毕恭毕敬的对着周三通,说道:“周前辈,不如让晚辈来替你解决了这两个小子吧?”

    周三通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他身为炼药阁分部的阁主,他可以不必给玄州宗门的面子,但绝对不能够不给炼药阁总部副阁主的面子,除非他不想要在炼药阁内混了,他现在心里面是苦涩无比,他根本没想到一个涅槃境小子手里,竟然会拥有药王令?他开始猜测叶晨峰的身份了。

    不过,周三通眼下还是要立马处理了这里的事情,他愤怒的指着古晖,怒喝道:“谁允许你走进仙月楼的?竟然还敢对我仙月楼的贵客大呼小叫?你算个什么东西?不要你以为自己是什么古家的少主,你就能够在这里撒野了,立马给滚,滚出仙月楼。”

    骤然间。

    形势大逆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