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一千九百八十二章 仇人!点头哈腰!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通过炼器阁分部的传送阵。

    叶晨峰出现在了灵水城北面的一处地方。

    既然已经决定要去今晚仙月楼的宴会了,那么叶晨峰也不急着回住处了。

    他原本考虑要不要带薛婉晴等人一起来,但最后他还是否决了这个想法,今晚的宴会肯定是没有邀请清月宗和雪月谷的,他擅自带着清月宗和雪月谷过来,恐怕到时候会引起一定的麻烦的,他今晚不想节外生枝,他的目的主要是获得那种上万年的神魂类天材地宝。

    叶晨峰打听到了仙月楼的具体位置后,他便又在灵水城内闲逛了起来。

    →wan→书→ロ巴,a︽nsh⊥uba.

    时间快速流逝。

    太阳渐渐朝着西面落下了,天边被渲染的极为美丽。

    灵水城,仙月楼前。

    门口数个巨大灯笼中的光亮,将周围照的明亮无比。

    随着,日落西山,很多已经来到灵水城的玄洲宗门,他们纷纷朝着仙月楼赶来了。

    今天的晚宴不是必须要参加的,所有还是有一些宗门不会到场的,就算那些来参加晚宴的宗门,也大多都是宗主单独前来的,最多就是身边带着一两名弟子。

    一艘小型灵船从天而降,稳稳的停在了仙月楼的门口。

    毕竟灵水城面积极为巨大,在天玄盛典举办的过程中,允许在城内使用小型灵船的,当然大型灵船仍旧是禁制在城内使用的。

    从灵船上走下来了一名中年男人和一名青年,这两人长得有些相似,应该是父子关系。

    在走下灵船之后。中年男人便随即将灵船收入了储物戒指里。

    青年一脸的心神不宁,尤其是看到从旁边另一艘灵船上走下来的一男一女。而穿着华丽衣衫,气质不凡但脸上有数条皱纹的中年男人。他对着身旁的青年,说道:“浩天,事情都过去好多年了,当年你一气之下离开了玄洲,现在你也应该要放下了,我们杨家不再是从前辉煌的时候了,你忘记许秋烟吧!”

    “许家已经不是我们杨家能够得罪的了,我们两家当年虽然是世交,但如今人家根本看不起我们杨家了。这次我只带你一个人来参加宴会,我就是希望你能够回杨家,不要在外面闯荡了,有些事情不是你能够改变得了的。”

    这名青年正是杨浩天,而开口的中年男人乃是杨浩天的父亲,也就是杨家现任家主杨成周。

    从另一艘灵船上走下来的一男一女,他们朝着杨成周和杨浩天这边走了过来,杨成周脸上立马露出了一抹笑容,对着其中一名神色高傲的中年男人。说道:“许兄,上次我们见面还是一年前呢吧!”

    转而,杨成周又对着另一名贵气女人,笑道:“嫂子近来可好?”

    这一男一女。男的便是玄洲许家家主许远良,女的则是许远良的妻子常白萍了。

    杨浩天嘴角带着笑容,他向许远良和常白萍恭恭敬敬的问候了一声。

    常白萍鼻子里冷哼了一声。她看着杨浩天说道:“浩天,你回玄洲了?我们家秋烟不是你这种人能够配得上的。既然你回到玄洲了,那么你也不要再去纠缠我们家秋烟了。我们已经将秋烟许配给古家的古晖了,等到这次的天玄盛典结束,他们两个就要完婚了。”

    “不是我看不起你,你连古晖的一根脚趾头都比不上。”

    杨浩天脸上的笑容没有改变,他点头道:“伯母说的是,我杨浩天配不上许秋烟,我也不会在纠缠许秋烟了,还请伯母您放心。”

    许远良开口道:“好了、好了,浩天这孩子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你不用专门再提醒他了,以后浩天你就专心修炼吧!有什么事情可以来找伯父我,如果是我能够办到的,那么我绝对不会推辞。”

    许远良这番话说得是盛气凌人,甚至根本没把杨成周当回事情。

    说完之后,许远良和常白萍便一起走进了仙月楼内。

    杨成周脸上的笑容荡然无存了,他刚想要说话,杨浩天便笑道:“父亲,我没事,你不用安慰我的,走吧,我们也可以进去了。”

    看着杨浩天脸上的笑容,杨成周不禁叹了一口气。

    没有人看到杨浩天蜷缩在袖子里的手掌紧紧的握成了拳头,他的指尖完全陷入了掌心之中,鲜血顺着手掌不断滴落向了地面,他脸上虽然面带笑容,但他心里面已经狰狞到了极点,可最终还是归于平静了。

    只因为现在的许家,他杨浩天惹不起,他不想给杨家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了,所以他选择了点头哈腰。

    许家和杨家都是在一片区域内的,如今的许家要打击杨家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只是脑中想起一张爱笑的脸庞时,杨浩天的心脏就不断抽搐,他的心很痛、很痛,但他知道这辈子都无法给那个女人幸福了。

    脸上带着程序化笑容的杨浩天,他如同丢了魂似得走进了仙月楼。

    在杨浩天和杨成周走进仙月楼数十分钟后。

    叶晨峰也出现在了仙月楼的门口。

    正当他往仙月楼内走去的时候,从仙月楼内走出了一名青年,在这名青年胸口的衣衫上绣着太阳和月亮的图案。

    这名青年不就是当初在龙元秘境中的程擎天吗?

    如今当初在龙元秘境中遇到的四名天玄界弟子,有两名直接死在了龙元秘境内,另外金文奇也死在了叶晨峰手里,如今只剩下这程擎天了。

    程擎天乃是玄洲星辰宗的核心弟子,实力在化神境五层巅峰,他来到仙月楼已经有一会时间了,由于晚宴还没有正式开始,所以他走出来透透气。

    在玄洲最顶尖的乃是天风宗、古家、三炎宗、星辰宗和金家这大五势力。

    程擎天身为星辰宗的核心弟子,他在宗门内当然是有一定地位的了。

    刚刚走出仙月楼的程擎天,他在看到叶晨峰之后,他脸上的神色明显是微微一愣。

    随即,他脸上立马露出了狰狞的表情来,金文奇死亡的事情他当然也听说了,不过,他并不知道金文奇是死在叶晨峰手里的,回忆着当初在龙元秘境里,他被叶晨峰戏耍的场景,他内心的怒火便蒸腾了起来。

    程擎天身体内的气势不自觉的提升了起来,他喝道:“小子,竟然是你?没想到你真的来到天玄界了?你记得当初我说过的话吗?你准备好受死了吗?”

    叶晨峰今晚是来获得那种上万年的神魂类天材地宝的,他并不想惹麻烦,不过,他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程擎天,他淡漠的说道:“你想要违反天玄盛典的规则?如果你先动手的话,那么我勉强愿意送你去见阎王爷。”

    闻言,程擎天微微一愣,他担心的并不是叶晨峰的实力,叶晨峰只有涅槃境五重天巅峰而已,他不相信自己还战胜不了叶晨峰了?他担心的是违反天玄盛典的规则,他的目光落在了叶晨峰胸口的图案上,他不屑的说道:“你原来是清月宗的弟子?看来金文奇是清月宗的人帮你杀的了?既然如此,你最好好好的给我活着,在天玄盛典中我会亲手杀了你的。”

    程擎天认出了叶晨峰胸口清月宗的图案,他当然也不敢违反天玄盛典的规则的了。

    周围那些刚刚抵达仙月楼门口的宗门,他们将程擎天和叶晨峰的话听的是一清二楚的,程擎天作为星辰宗的核心弟子,很多宗门的人都是认得程擎天的,再而他们在得知叶晨峰只是一个灵洲宗门的弟子后,他们对叶晨峰是直接无视了,在他们看来一个灵洲宗门的弟子,竟然敢得罪玄洲五大势力之一的星辰宗弟子?这不是嫌自己死的不够快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