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一千九百七十九章 一心二用,牛掰至极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叶晨峰看到台下众多修炼者震惊的模样,又看到王兴怀激动的将椅子都拍成了粉末,他心里面一阵苦笑,他并不知道只要去除一半杂质,他知道自己的行为肯定太过的高调了。

    不过,好在叶晨峰脸上戴着面具呢!他倒是不担心有人记住他的模样了。

    “咳咳!”

    台上的叶晨峰喉咙里轻轻的咳嗽了两声之后,他对着王兴怀,说道:“这第一关,我应该通过了吧?”

    激动无比的王兴怀,他呼吸都有些不顺畅了,他强行压制内心的澎湃,他说道:“你做的很好,非常的完美,你将整块金属的杂质都去除了,这第一关你顺利通过了。”

    一旁的古家第一天才古晖,他总算也从不敢置信中回过了神来,如果是换做其他纨绔子弟,肯定会瞎囔囔着这其中肯定有问题,这绝对不可能之类的,但古晖却出奇的沉默了下来,只是他的脸色变得阴沉到了极点,身体内疯狂的聚集着杀意。

    俗话说,咬人的狗口不叫。

    看来这古晖的心性也不错,之前他对叶晨峰不屑,完全是叶晨峰的实力使然,毕竟叶晨峰只有涅槃境五重天巅峰,像这样实力的人在玄洲有很多,所以他之前可以肯定叶晨峰不可能是来自于中洲的,只可能是玄洲或者是灵洲的人。

    在叶晨峰将整块金属的杂质去除之后。他心里面的不屑消失了,不过,对于古晖这种心胸狭窄的人。他几乎想要立马将叶晨峰给诛杀了。

    只要叶晨峰不是来自于中洲的宗门中,他古晖堂堂玄洲古家的第一天才,他根本不担心叶晨峰有什么背景的。

    台下的一众修炼者,他们看向叶晨峰的目光变了,要知道这种特殊金属,就连王兴怀也只能够勉强将其中的杂质全部去除而已,叶晨峰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将其中的杂质全部去除了?这绝对是够了不起的了。

    古晖眸子冰冷的看着叶晨峰。说道:“小子,不管你是什么来历?别以为你顺利通过第一关就了不起了。说实话我刚才是看走眼了,不过,你也只是在去除杂质方面厉害一些而已,我不相信你在其他方面也能够胜过我。”

    既然排除了叶晨峰是中洲宗门的人。那么古晖不担心下一关,叶晨峰还能够胜过他。

    下一关的考验,古晖早在数天前就通过消息得知了,他心里面有着十足的把握的。

    王兴怀总共也才列出了两种考验,在场的人都已经知道第二种考验是什么了,只有叶晨峰还不知道。

    王兴怀平复了一下情绪后,他对着叶晨峰,说道:“第二关乃是刻画灵阵图。”

    说话间,王兴怀手掌一挥。在叶晨峰和古晖面前,分别出现了两把白色的剑。

    随后,王兴怀继续说道:“这四把剑都只差刻画灵阵图这个步骤了。我要你们在剑中刻画中品法器的灵阵图,需要刻画的灵阵图我会给你们提供的。”

    话音落下,在叶晨峰和古晖面前分别又多出了两张图纸,叶晨峰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两张图纸,这两种图纸上的灵阵图完全不相同的,但刻画中品法器的灵阵图未免太简单了吧?

    王兴怀仿佛猜到了叶晨峰的想法。他又说道:“这第二关的规则很简单,你们必须要同时刻画两把剑中的灵阵图。而且中途不能够有丝毫的停顿,谁刻画的灵阵图较为完整,你们之间谁就算通过这第二关的考验了。”

    原来如此。

    叶晨峰心里面瞬间明悟了,要同时刻画两把剑中的灵阵图?而且两把剑内的灵阵图还不一样,中途还不能够有丝毫的停顿,这是要一心二用,而且要把握的极为的精准,因为两种不同的灵阵图同时刻画,只要有丝毫的差错就会立马失败了。

    王兴怀并没有解释其中难度了,因为他之前已经解释过一遍了,以他如今的炼器水准,要同时刻画两种不同的灵神图,就算刻画的只是中品法器,他也只能够将两种灵阵图刻画的完成一大半。

    能够将这一个考验完成的,只有中洲的那些七品和八品炼器师了,而王兴怀才刚刚跨入七品没多久,他自然还不具备这种实力的。

    不过,叶晨峰可并不知道其中的难度有多高,毕竟他没有听到过之前王兴怀解说这第二关的难度的。

    在王兴怀简单的说了一下规则之后,古晖立马将两把白剑拿在了手里,他将图纸上的不同灵阵图记在了脑中。

    刻画灵阵图乃是通过神念引导灵气进入武器内部刻画出一条条的细线,最后由这一条条的细线构画成一个完成的灵阵图。

    要同时刻画两种不同的灵阵图,也就是说要用两股神念分别引导出两股灵气,而且刻画的过程中由于灵阵图的不同,刻画者必须要让两股神念引导灵气的轨迹完全不同,这就非常难以办到了。

    要知道刻画灵阵图的过程必须要专心致志的,可要刻画两种不同的灵阵图,这两种灵阵图就不断要在脑中交替,神念的引导和灵气也都必要控制的非常完美,一般的炼器师根本无法办到的。

    在古晖拿起两把白剑开始刻画灵阵图的时候,叶晨峰也拿起了两把白剑,他看了一下两种图纸,这两种灵阵图都是有三十条细线构成的,不过,细线构成的图案却完全不同。

    叶晨峰并不知道就连王兴怀在同时刻画这两种灵阵图的时候,也只能将这两种灵阵图刻画到完成一大半。

    所以,叶晨峰心里面自然而然的想要将这两种灵阵图刻画完毕的了。

    两种不同的灵阵图已经记在了脑中,叶晨峰从眉心内分离出来两股神念,然后再利用神念引导灵气在两把白剑内部开始刻画灵阵图了。

    在刻画开始之后,叶晨峰惊奇的发现,两股神念引导两抹灵气刻画,而且刻画的轨迹完完全不同,这对于他来说根本没有任何难度,简直和刻画一种灵阵图没有两样。

    在叶晨峰心里面疑惑的同时,老黑江运天开口了:“小子,不用疑惑了,你修炼了三种无上功法,你眉心内有三片识海呢!这三片识海代表了三种神念,你控制这三种神念的时候,完全可以做到互不影响的,就算是想要同时刻画三种不同的灵阵图,你也可以做到的。”

    在老黑解惑了之后,叶晨峰摒除了杂念,他开始专心的刻画两种不同的灵阵图了,两股神念引导着灵气在两把白剑中刻画出了一条条的细线,这对他来说简直轻松的很。

    而另外一边。

    古晖已经脸色苍白,额头上布满汗水了,毕竟他眉心内只有一片识海而已。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脸色苍白的古晖,他猛的张开了眼睛,口中喘着粗气,他将两把白剑递给了王兴怀,说道:“王前辈,请您给我评价一下。”

    王兴怀在接过古晖的两把白剑后,他感应了一下,说道:“不错,两把剑内的灵阵图都完成了十分之三,看来你在刻画灵阵图上还是有些天赋的。”

    在听到王兴怀的评价后,古晖满脸自信的看向了叶晨峰。

    而台下的一众修炼者目光也紧盯着叶晨峰,经过了去除杂质的事情后,没有人再轻视叶晨峰了。

    王兴怀心里面自语道:“你还能够给我带来惊喜吗?”

    可在王兴怀话音刚落之下。

    只见叶晨峰也睁开了眼睛,随后,他将灵气注入到了两把白剑之中,在被注入灵气的瞬间,两把白剑上立马闪烁起了光芒来,一股隐隐的力量从中渗透而出。

    拥有完整灵阵图的武器才能够被修炼者的灵气激发的,看到叶晨峰手中两把白剑上散发的锋利感,就算是不是炼器师的人,他们也看得出这两把白剑是货真价实的中品法器了。

    也就是说叶晨峰同时将两把剑内的灵阵图刻画的完整了?

    要知道之前王兴怀可是亲口说的,就连他同时刻画,他只能够刻画出大半的灵阵图来,只有中洲那些七品和八品炼器师才能够通过这项考验的。

    可如今擂台上这个面具小子竟然将两把白剑内的不同灵阵图都刻画完整了?

    这未免也太疯狂了吧?

    这简直是牛掰至极。

    叶晨峰这回给所有人带来的冲击更加巨大了,在场的每一个人,包括王兴怀在内,所有人瞬间都呆若木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