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一千九百六十四章 不平静的玄洲之行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次日,中午。

    一艘巨大的灵船停靠在了蛟龙城的城门外。

    这艘灵船就是负责来接清月宗和雪月谷去参加玄洲的天玄盛典的。

    清月宗的叶晨峰和薛婉晴等人,雪月谷的林安雪和苏冰云等人,他们都已经来到了蛟龙城的城门外了。

    一名身子挺拔的中年男人,从巨大的灵船上飞了下来,他的实力在天神境一层初期。

    玄洲的天玄盛典要比灵洲的天玄盛典正式多了。

    &nb≮,a※ns±≦omsp;因为天玄盛典是天玄界中洲所有一流势力联合带头举办的,所以每一次的天玄盛典都会从各大中洲一流势力中,挑选出一些强者来负责主持灵洲和玄洲的天玄盛典的。

    按照惯例,以往每次灵洲的天玄盛典只会派一名天神境的强者来主持,而玄洲的天玄盛典则会派去两名天神境强者的,其中一名天神境强者负责玄洲天玄盛典的一些琐事,比如说前来灵洲迎接宗门等等的,而另一名实力强上一些的天神境强者,则是真正负责主持玄洲天玄盛典的。

    很明显这个从巨大灵船上飞下来的中年男人,他就是负责玄洲天玄盛典各种琐事的,他的名字叫做余智明。

    余智明和萧永战应该是认识的,在看到余智明之后,萧永战便走了上去,说道:“余智明,怎么样?负责玄洲天玄盛典的一些琐事,你是不是感觉很痛快?”

    余智明直接开口道:“萧永战,你个病秧子有资格来说我吗?你只是来主持灵洲的天玄盛典而已,灵洲的天玄盛典一般可是没有人愿意来主持的。”

    看来萧永战和余智明之间有一些矛盾的。

    萧永战可是为叶晨峰来撑场面的。他体内强悍的气势顿时释放了出来,经过了这几天的修养。他的实力早就恢复巅峰状态了。

    萧永战身体情况越来越不好的事情,在中洲可并不是什么秘密。在感觉到萧永战体内强悍的气势后,余智明脸色猛的一变,他满脸不可思议的说道:“萧永战,你、你……”

    萧永战直接打断道:“余智明,你说谁是病秧子?你这次是来接清月宗和雪月谷的,我知道你们宗门和中洲金家好像关系不错吧?你可不要违反了天玄盛典的规则,要不然你们宗门可是会被群起而攻之的。”

    因为萧永战知道余智明的宗门和中洲金家关系不错,而清月宗又和玄洲金家有着不死不休的矛盾了,所以他才会如此强势的站出来力挺清月宗的。

    其实萧永战也想要把叶晨峰他们送去玄洲的。但是萧吉凡已经回中洲了,如今萧吉凡知道他身体好了,肯定会有所行动的,甚至会命人对叶晨峰动手,只有他回到中洲才能够时刻注意萧吉凡的一举一动,所以在经过了种种考虑之后,他必须要回中洲。

    而且萧永战不相信有人敢明目张胆对清月宗动手,他继续说道:“余智明,清月宗和雪月谷的人身上有我萧家的玉佩。如果有人敢对他们下杀手,在杀死他们的瞬间,玉佩会在凶手身上留下三年无法抹去的印记,到时候我们萧家能够靠着印记找出凶手的。”

    余智明根本没想到萧永战的身体竟然已经恢复了?而且还如此力挺清月宗和雪月谷。他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他对着清月宗和雪月谷的人,说道:“你们自己走上灵船吧!”

    清月宗的薛婉晴、赵伯、李伯和叶晨峰等人飞上了灵船。

    接着雪月谷的林安雪、苏月和参加玄洲天玄盛典的苏冰云等五名弟子也飞上了灵船。

    在看到清月宗和雪月谷的人都走上灵船后。余智明冷哼了一声,他心里面有些憋屈。他随后也直接上了灵船。

    在余智明踏上灵船之后,整艘灵船立马朝着玄洲的方向快速飞驰了。

    余智明和叶晨峰等人都站在了这艘灵船的第三层。

    在灵船行驶出一段距离之后。

    两个老头从灵船的第二层走上了第三层的甲板。

    这其中一个老头倒是叶晨峰他们的老熟人了。当初在圣冰岛上的时候,因为陈元熊的一段往事,在叶晨峰的帮助下,陈元熊杀了玄洲三炎宗的弟子雷千鹏,而叶晨峰则是杀了三炎宗大长老的孙子方辰羽。

    方辰羽的爷爷方啸河,有着地神境七层后期的实力,原本以他的实力,已经能够成为三炎宗的老祖了。

    可惜方啸河喜欢权利,一旦成为老祖,一般情况下就不能够插手宗门的事情了,所以方啸河一直霸占着三炎宗大长老的位子的,在三炎宗内,方啸河的威严甚至比宗主都要高。

    当初在圣冰岛上的时候,叶晨峰的实力才涅槃境四重天,方啸河根本没有把叶晨峰放在眼里,在他看来他的孙子和雷千鹏应该是陈元熊杀死的。

    而之后叶晨峰给赵伯和李伯提供了闪速符,以至于方啸河奈何不了赵伯和李伯,这才使得方啸河开始注意叶晨峰这个小人物,并且将叶晨峰给记住了。

    这其中一个老熟人赫然就是三炎宗的大长老方啸河。

    三炎宗曾经也是中洲的宗门,只是后来势力不断减弱,他们才被逼无奈的搬到了玄洲的。

    三炎宗和余智明的宗门倒是有些渊源的,方啸河可一直惦记着自己孙子的血仇呢!所以他和余智明打了一声招呼后,他就一起跟来了。

    另外一个和方啸河一起走上来的老头,他乃是玄洲金家的又一名老祖金康顺,实力在地神境七层巅峰,他乃是死去的金康洪的哥哥。

    在金康洪的本命玉牌爆裂之后,金康顺就赶来了灵洲,正好遇到了余智明要来灵洲,因为中洲金家和余智明的宗门关系不错,所以,金康顺顺理成章的搭了顺风车。

    在来灵洲的过程中,方啸河和金康顺也得知了发生在灵洲的事情了。

    恐怕如今蛟龙城出现青色巨龙,三十八个参加灵洲天玄盛典宗门的宗主、长老和弟子一夜间死光的事情,天玄界的很多宗门都知道了。

    方啸河这次跟着来到灵洲,他是想要找机会对清月宗动手的。

    而金康顺来到灵洲也是想要对清月宗动手的,他的弟弟金康洪非但没有覆灭了清月宗,反而自己死了,虽然清月宗没有能力杀死金康洪的,但很显然金康顺将这件事情算到清月宗的头上了。

    在方啸河和金康顺出现之后,叶晨峰和薛婉晴等人虽然不认识金康顺,但他们可以肯定方啸河和金康顺都是来者不善的,他们的眉头都皱了起来。

    余智明走到了方啸河和金康顺的身旁,将萧永战力保清月宗和雪月谷的事情说了一遍,这让方啸河和金康顺脸色一阵难看,原本他们两个还真打算找个机会,在半路上对清月宗和雪月谷动手的,可现在看来计划要泡汤了。

    他们可不想冒太大的风险,如果让中洲的其余一流势力知道他们违反规则,那么他们的宗门也不必在天玄界存在了。

    三炎宗的大长老方啸河,他冷漠的盯着薛婉晴和叶晨峰等人,说道:“萧永战保得住你们一时,保不住你们一世,既然如此,我们天玄盛典的时候见分晓吧!凡是你们清月宗的弟子遇上我们三炎宗的弟子,那么你们清月宗的弟子别想要活着走下擂台。”

    在天玄盛典内杀死清月宗的弟子,萧永战肯定是管不到的了。

    金家的老祖金康顺也喝道:“我就暂时忍一忍,等你们清月宗在玄洲的天玄盛典中淘汰了,我们再灭了你们清月宗,到时候我们就不违反规则了,萧永战也保不了你们。”

    方啸河和金康顺毫无顾忌的一番杀气腾腾的话,让薛婉晴等人的眉头皱的更加紧了。

    叶晨峰知道这次的玄洲之行注定不平静了,恐怕等到了玄洲之后会冒出更多无法预料的麻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