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一千九百五十一章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夜色浓郁。

    月亮还是如同往常一般悬挂在夜空之中。

    虽说庄园周围的人,全部被王立元支走了,但龙文石化身的青色巨龙,一路在夜空中疾驰弄出了不少动静,很多蛟龙城内的修炼者都发现了,不过,他们根本不敢靠近庄园的,毕竟如今的蛟龙城内,除了萧永战在天神境之外,就没有任何一人抵达天神境了,谁也不会冒着生命危险去看热闹的。

    而被王立元以各种借口,劝的暂时搬离庄园的萧永战和保护萧永战的那名地神境老者,他们如今所住的地方还是在蛟龙城内的。

    萧永战仍旧是昏迷不醒。

    那名保护萧永战的地神境老者,他同样是发觉了蛟龙城内的不对劲,可他并没有出去查看,他的任务就是要照看好萧永战,现在他绝对不能够离开萧永战一步的。

    在很多蛟龙城的修炼者都发现庄园那边的不对劲时。

    此刻,庄园内是安静无比。

    清月宗所在的院落。

    “咕嘟!咕嘟!咕嘟!”

    一声又一声的咽口水声音,在寂静的黑夜中显得是那么的清晰。

    只见玄洲金家的老祖金康洪,他已经一动不动的躺在了地面上,从他喉咙口的血洞里还在不断冒出鲜血来。

    就连站在叶晨峰身旁的杨浩天、李信文和陈元熊,他们三人也没有想到叶晨峰会突然杀了金康洪。这金康洪好歹也是玄洲金家的一名老祖啊!

    不过,叶晨峰的那句,凡是敢伤害我身边的人。我叶晨峰就会发疯,玄洲金家又如何?

    这句话听得杨浩天等三人是血液沸腾的,他们现在甚至立马愿意去为叶晨峰抛头颅洒热血了。

    不远处的薛婉晴等人脸上也纷纷都有所触动,叶晨峰这句话可不仅是说说而已,他已经是付诸于行动了。

    天空中的巨大青龙仍旧在原地盘旋着,强大的气势如同瀑布般倾泻而下。

    牛老毕恭毕敬的守在了院子的外面,他的神念注意着周围的一切变化。只要有人敢奋力挣脱龙文石的气势压迫,牛老就会毫不犹豫的动手。

    叶晨峰一连杀了张忆梅和金康洪等数人。在场的所有宗门的宗主、长老和弟子,他们大气都不敢喘一口了,原本他们以为抱上玄洲金家的大腿,对他们的宗门肯定是有好处的。而到最后他们却要面临生死危险了。

    叶晨峰在杀了金康洪之后,他甩了甩手,将手上的血滴洒落了地面,他的目光又在人群中扫视了起来,凡是被叶晨峰扫视到的人,他们的身体立马变得僵硬无比。

    最后叶晨峰的目光定格在了城主王立元身上。

    不等叶晨峰开口,王立元急急忙忙的说道:“这位小兄弟,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根本不想来这里的,这一切都是金康洪逼我的,我也是被逼无奈的啊!求你放我一马吧!”

    到了这一刻。王立元哪里还顾得上尊严啊!难道尊严比命还重要吗?

    在王立元的心里面,尊严和命相比就是狗屁,在面前死亡前,他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尊严给亲自踩碎了。

    叶晨峰一步一步朝着王立元走去了,同时天空之中的青色巨龙,他又重点照顾王立元了。在王立元身上加大了气势的压迫,使得王立元没有任何一丝反抗之力。

    从刚才开始。凡是叶晨峰看向谁,天空中的龙文石立马会在谁身上加大气势压迫。

    那些没有被龙文石重点照顾的人,他们身上虽然也有气势压迫,但有一部分实力强悍的,如果他们全力挣脱的话,还是能够做到恢复行动能力的,只是他们实在没有这个胆子了。

    空气中剑影闪过。

    王立元的头颅也飞向了天空之中,叶晨峰直接一剑将王立元的脑袋给削了下来。

    有龙文石的辅助,叶晨峰杀人的速度是非常之快的。

    通天剑宗的伍万丰和伍光奇这对父子,绝命谷的乌鹏成和乌文这对父子,他们看到叶晨峰的目光转移过来之后,他们浑身一个颤抖。

    与此同时,龙文石立马对伍万丰等四人加大了气势压迫。

    刚刚还让薛婉晴束手就擒的伍万丰,他现在哪里还有一点宗主的样子?在看到叶晨峰漫步走来之后,他脸色有些发白,可以说他现在是后悔的肠子都青了,他急忙说道:“小兄弟,小哥,小爷,这一切都是玄洲金家挑起的,我们都是无辜的,我们都是被牵连进来的。”

    绝命谷的宗主乌鹏成,他也急忙说道:“只要你放了我们,我们绝对不会把今天的事情宣扬出来的,绝对不会的。”

    刚刚说叶晨峰只是运气好的伍光奇,还有说叶晨峰是一条丧家之犬的乌文,他们两个在见识到叶晨峰眼睛都不眨的杀了张忆梅、金康洪和王立元等人之后,他们哪里还有一点少宗主的气度?他们看着走过来的叶晨峰,他们是差点被吓尿了。

    甚至伍光奇和乌文这两人,他们连求饶的话也说不出口了,声音仿佛是被哽在了喉咙里,脸色苍白如纸,额头和脸颊上不断冒出一阵阵的冷汗。

    到了这一刻,他们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嘲讽叶晨峰的资格,人家叶晨峰可是骑着传说中的龙来的,这龙族是一种何等高贵的种族?龙族之人基本不可能让其他人站在他们的脑袋上的。

    叶晨峰在距离伍万丰等人十来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他说道:“要我放过你们离开也可以,你们这两对父子,要么是父亲活着,要么是儿子活着,你们自己选择吧!”

    叶晨峰此话一处。

    天空中的龙文石立马减少了对伍万丰等四人的气势压迫,不过,伍万丰等人一旦敢对叶晨峰动手,龙文石有把握在第一时间将伍万丰等人击杀的。

    身上在减少了气势的压迫后,伍万丰和乌鹏成等人能够提升灵气了。

    伍光奇和乌文他们两个第一时间看着自己的父亲伍万丰和乌鹏成,而伍万丰和乌鹏成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他们眼眸中露出了一抹阴狠,儿子死了,他们还能够再生的,如果是他们死了,那么就什么都没有了。

    伍光奇和乌文在看到自己父亲眼眸中的阴狠之色后,他们两个脚下的步子不禁退后了,他们想要开口,可惜伍万丰和乌鹏成已经动手了。

    伍光奇和乌文在伍万丰和乌鹏成面前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砰!砰!”两声。

    伍光奇和乌文的天灵盖被他们自己的亲生父亲给拍碎了,从头顶之内不断的溢出鲜血来,身体缓缓的朝着地面上倒去了。

    在将自己的儿子给杀了之后,伍万丰和乌鹏成心里面强压着对叶晨峰的极致愤怒,在他们看来是叶晨峰害死了他们的儿子,虽然是他们亲手解决自己的儿子的。

    伍万丰说道:“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吧?”

    乌鹏成也看着叶晨峰。

    叶晨峰走回了薛婉晴等人的身旁,他说道:“你们可以走了。”

    不过,在说话间,叶晨隐晦的朝着天空中的龙文石和院落外面的牛老打了一个手势。

    在伍万丰和乌鹏成想要离开的时候,天空中的巨大青龙陡然俯冲。

    青光闪过。

    伍万丰和乌鹏成还没来得及反应,他们两个就直接毙命了。

    叶晨峰看着地面上的尸.体,他平淡的说道:“我是说过会放你们离开,但我没说过我不会阻拦。”

    接着,叶晨峰又说道:“一个不留。”

    在场那些宗门的宗主、长老和弟子,他们在听到叶晨峰对他们最终的审判之后,他们一个个疯狂的求饶了起来。

    “我们都是被.逼的,你不能够这么做。”

    “我们都是灵洲势力的组成,你这么做,你将成为灵洲所有宗门追杀的对象。”

    “我们错了,是我们错了,我们不应该为玄洲金家卖命的。”

    ……

    叶晨峰对于这些求饶,他无动于衷的说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给我杀!”

    在这个时候叶晨峰可不会有任何的心软,如果他没有及时赶到这里呢?这些人会放过清月宗和雪月谷的苏月等人吗?所有人都必须要为自己做过的事情所负责。

    各大宗门的人看到叶晨峰丝毫没有心软,他们也立马怒红了眼睛,不顾一切的想要朝着叶晨峰等人冲去,想要在临死前拉一个垫背的,而有些人则是想要不断的逃离庄园。

    有龙文石和牛老在。

    牛老是解决那些逃离的人,而龙文石是解决那些不断想要冲向叶晨峰他们的人。

    一时间整个院落里里外外哀嚎声和求饶声不止。

    薛婉晴等人也想要让叶晨峰停下这种疯狂的行为,毕竟前来参加天玄盛典的宗门,可以说是所有在灵洲能够登得上台面的宗门了。

    这一屠.杀,可能在整个天玄界都会引起轩然大波。

    可看着叶晨峰冰冷的神色,薛婉晴等人在欲言又止了一番之后,他们最终还是选择了没有开口,如果没有叶晨峰,那么他们可能已经死了,所以他们要尊重叶晨峰的选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