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一千九百四十四章 遇到难题了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铁门深处。

    昏暗的石室内。

    那名满头白发,手脚都被特殊的金属链子绑住的中年男人,他就是传说中的那条蛟龙了。

    龙的寿命一般都极为长的,这个中年男人经过这两千多年,面容仍旧维持在中年状态,这也不是什么惊奇的事情,他的名字叫做龙文石。

    在这昏暗的石室之内,除了那条传说中的蛟龙龙文石之外,还有三名老者分别盘腿坐在了龙文石的四周。

    其中坐在右边的老者名叫丁汉星,他乃是中洲御灵宗的长老,一身实力在天神境一层中期;坐在左边的一名老者名叫董永年,他乃是中洲圣魔宗的长老,一身实力在天神境一层巅峰;最后一名坐在中间的老者,他乃是中洲金家的长老金修云,一身实力在天神境一层巅峰。

    在当年龙文石这条蛟龙出现在了蛟龙城内的时候,有很多天神境强者全部死在了龙文石的手中,后来御灵宗、圣魔宗和中洲金家的十名天神境强者联手,最终才将龙文石给镇压了。

    蛟龙勉强也可以称之为龙族了,毕竟在蛟龙的体内可是有一半的龙族血脉了,这龙族在天玄界的修炼者眼里还是非常神奇的,或者是说龙族一身是宝,御灵宗、圣魔宗和中洲金家活捉了一条蛟龙,他们当然要好好的研究一下龙族的了。

    当时中洲的其他宗门也想要来分一杯羹的。还有一些宗门则是选择了沉默,毕竟在远处时代初期龙族是万族之首,谁知道这个世界上还会不会有龙族的血脉?万一龙族还存在呢?所以有些宗门没有来凑热闹了。

    至于那些也想要分一杯羹的宗门。最后御灵宗、圣魔宗和中洲金家给了他们很多好处,让他们放弃了来分一杯羹的念头。

    原本御灵宗、圣魔宗和中洲金家,他们想要将龙文石带回中洲去的,然而,龙文石根本就不配合,去往中洲的路途又遥远,所以这三个宗门决定直接将龙文石镇压在这里了。

    除了三大宗门的高层之外。没有人知道龙文石具体被镇压在了蛟龙城的哪里的?

    玄洲金家自然也不知道两千年前的那条蛟龙还和中洲金家有关的。

    丁汉星、董永年和金修云这三人,他们就是负责看守龙文石这条蛟龙的。每隔一百年,三大宗门就会换三个人来看守的。

    绑住龙文石的特殊金属链,不仅能够压制筋脉中的灵气河流,还能够让人的实力慢慢的下降。当年龙文石的实力在天神境七层巅峰,而如今已经下降到了天神境一层后期了。

    在将龙文石镇压在这里之后,这三大势力就开始对龙文石展开了研究,他们研究了龙文石的血液,发现龙族的血液饮用的话,对提升修为竟然有好处的,于是乎,每隔一段时间三大势力的人就会给龙文石放一次血,这些血是给他们宗门内的天才弟子服用的。

    后来这三大势力又发现了龙族的骨头极为坚硬。可以当做炼器用的材料,他们又拔出了龙文石身上的骨头。

    对于龙族而言,鲜血能够不断造出来。而骨头也是能够重新生长的。

    所以,这么多年以来,龙文石可以说是活在极致的痛苦和愤怒之中,所以他的身上才会布满了一道道密密麻麻的伤疤的。

    身为龙族中人,被这三大势力不断抽取鲜血和骨头,这对于龙文石来说简直就是耻.辱。

    龙文石这些年来。他心中的怒火每天都在增加,两千多年了。他心中的怒火早就积累到了一个非常可怕的程度了,一旦爆发,恐怕会一发不可收拾的。

    因为叶晨峰运转了龙族族长印记的关系,所以龙文石这个拥有龙族血脉的人,他才会感觉到龙族族长的气息的,至于没有龙族血脉的丁汉星、董永年和金修云,他们当然是感觉不到任何不妥的了。

    见龙文石睁开了眼睛,御灵宗的丁汉星,说道:“龙文石,你这辈子就安心留在这里给我们提供鲜血和骨头吧!”

    龙文石神色狰狞,在他脚下的地面上还刻画着一个阵法,从这个阵法中闪烁着微弱的光芒,他怒喝道:“你们三个老匹夫给我等着,如果我龙文石能够重获自由,我必定将你们三个碎尸万段,将御灵宗、圣魔宗和中洲金家给屠了。”

    金家的金修云,他神色淡然的说道:“龙文石,你还想要重获自由?你这等于是在做梦,醒醒吧!你应该庆幸你的血液和骨头都是宝贝,要不然你以为还能够活到现在吗?”

    圣魔宗的董永年也说道:“来这里看守你的好处,就是随时都能够喝上你的血液,要不然在这里看守还真是一件受累的事情呢!”

    龙文石脸上的神色狰狞到了极点,这种憋屈感快要让他发疯了,但他一直没有选择自我了结,身为龙族之人,他有属于自己的骄傲,他期待着有一天能够将这些受到的耻.辱都讨回来。

    ……

    而还在铁门之外的叶晨峰,他看着铁门上的棋局怔怔出神,他脑中连一点头绪也没有。

    老白和老黑也陷入了短暂的沉思,片刻之后,老白吴风闲说道:“这个棋局中不光包含了阵法,还包含了五.行.八.卦。”

    “必须要摆出正确的棋局,这扇铁门你才能够打开的,要不然有这个棋局守护,就算你想要强行破开也是做不到的。”

    老黑江运天说道:“小子,摆出正确的棋局,你只有一次机会。”

    接着,老黑又说道:“老白,你还记得在我们那个时代的时候,专门有一本设置这种机关的典籍的吗?只是那本典籍极为的稀有,当年我们都是看过一遍的,只不过看的不是非常仔细。”

    老白吴风闲说道:“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有那么一回事,不过记忆已经十分模糊了,让我们一起来好好的回忆回忆。”

    老白和老黑时不时会交换一下意见。

    数分钟之后。

    老白吴风闲说道:“小家伙,算你走运,我们基本可以推敲出,面前铁门上棋局的大致摆法了。”

    “你听着我移动白子和黑子。”

    “左边第一颗白子往前移动两格,左边第三颗白子往右边一动一格,右边第一颗黑子往后移动三格……”

    随着,老白不断报出移动白子和黑子的方向和顺序,叶晨峰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大约十分钟之后。

    棋盘上的棋局彻底发生了改变,只见黑子和白子在棋盘上形成了一个奇怪的图案,老白吴风闲继续说道:“将你的灵气注入到棋盘之中。”

    在叶晨峰将灵气猛的灌入到棋盘之中后。

    只见整个棋盘上光芒闪烁,一个“活”字,在棋盘上浮现了。

    紧接着,整扇厚重的铁门自动缓缓打开了。

    叶晨峰立马小心翼翼的走入了铁门之下。

    这铁门之下是一条长长的通道,看来要走到这条通道的尽头,那里才是镇压蛟龙的地方。

    “慢着!”老白和老黑突然说道。

    在叶晨峰停下脚步之后,老黑江运天说道:“小子,这条通道内不仅布满了机关,而且根据我和老白的感应,在这条通道的尽头,除了有那条蛟龙之外,还有三名天神境一层的强者,他们应该是负责看守那条蛟龙的。”

    “这里的机关倒是很好处理的,不过,那三名天神境一层的强者,你有应对的办法了吗?”

    闻言,叶晨峰眉头紧紧皱了起来,三名天神境的强者可不容易应付的,他现在是彻底的遇到了难题,他到底该如何救出那条蛟龙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