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一千九百三十章 我们清月宗要定了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大殿之内。

    雪月谷的宗主林安雪和长老张忆梅,他们根本来不及阻止苏月和苏冰云了。

    林安雪只是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张忆梅则是立马怒目圆瞪的,之前因为对叶晨峰实力的误会,她本能的就是看叶晨峰不顺眼。

    在林安雪还没有发话之前,张忆梅怒气冲冲的来到了苏月和苏冰云身旁,喝道:“你们两个想要干什么?难道你们想要害死雪月谷吗?立马给王城主道歉。”

    叶晨峰眯着眼睛注视着张忆梅,如果是熟悉叶晨峰的人,那么肯定能够猜出,叶晨峰心里面是动了杀意。

    叶晨峰一直把苏月和苏冰云当做朋友的,况且大家都是从地玄界来的,总归会有一种独特的感情的,之前张忆梅对他极为的不屑,叶晨峰可以看在苏月和苏冰云的面子上,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但如果张忆梅一意孤行下去,那么以后叶晨峰绝对不会手下留情了。

    苏月和苏冰云对张忆梅也越来越反感了,苏冰云说道:“我们可以现在就退出雪月谷,从此和雪月谷再没有任何关系,我们欠雪月谷的,以后我们会想办法还的。”

    站在叶晨峰身旁的薛婉晴,她冰冷的脸庞上露出了一抹不悦,心里面竟然有种酸酸的感觉,她看到其他女人为叶晨峰出头,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面就是难受。

    林安雪叹口气。她说道:“张长老,你给我退下,冰云她们有自己交朋友的权利。”

    在停顿了一下之后。林安雪继续说道:“冰云,你们两个也别赌气了,你们不必退出雪月谷的。”

    这是林安雪在心里面反复思考之后,她才做出的选择,苏冰云和苏月的天赋都不错,她不想这么轻易的就放弃了。

    张忆梅在听到宗主喝斥后,她只能够心不甘情不愿的退后了。

    至于被气的吐血的王立元。他努力的平静着自己的情绪,而正当这时。又有两名中年男人走入了大殿之内。

    这两名中年男人都气度不凡,其中一人乃是通天剑宗的宗主伍万丰,另一人乃是绝命谷的宗主乌鹏成,在这两人身后还分别跟着五名弟子。应该是参加天玄盛典的。

    伍万丰和乌鹏成等人走到了王立元的身旁,看到嘴角沾染着鲜血的王立元,伍万丰问道:“王城主,这里是怎么回事?难道有人敢在这里对你动手?”

    王立元指着叶晨峰,他说道:“这个清月宗的小子,他满嘴胡说八道,将那些莫须有的罪名压在我的身上,简直是气死我了,要不是有天玄盛典的规则。我早就将他挫骨扬灰了。”

    伍万丰和乌鹏成这才明白了过来,这王立元是被气的吐血的,他们心里面一阵无语。这王立元的心性也实在太差了一点。

    伍万丰看着薛婉晴,说道:“薛宗主,你约束好你门下的弟子。”

    乌鹏成也开口道:“薛宗主,我劝你们还是退出天玄盛典吧!你们这次绝对通不过灵洲的天玄盛典的。”

    薛婉晴心里面越发的不爽了,一来是她有些吃醋了,二来则是伍万丰等人的态度。她冰冷的说道:“我们清月宗的事情,还轮不到你们说三道四的。”

    伍万丰笑着说道:“薛宗主。忘了告诉你了,玄洲金家已经来人了,好像也要参加今天的晚宴,算算时间应该也差不多了,你们清月宗好自为之吧!”

    伍万丰此话一出,宫殿内顿时沸腾了起来。

    玄洲金家的人要来?

    这一消息无疑是一个十足的猛料。

    而清月宗这边的人全部皱了眉头来,当然叶晨峰是除外的,既然有天玄盛典的规则在,那么他就不相信玄洲金家的人敢在这里动手了。

    大殿内气氛在沸腾之后,又马上沉寂了下来。

    在沉寂了数分钟之后。

    一名身上穿着灰色长衫的老头走了进来,这名老头脸上浮现着极致高傲,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这人就是从玄洲金家来的了,他乃是玄洲金家的一名老祖,名字叫做金康洪,实力在地神境七层后期。

    这金康洪来到灵洲,他为的就是想办法让清月宗通不过天玄盛典的。

    玄洲金家根本没有把清月宗放在眼里,就算他们知道清月宗内有两名地神境强者。

    在看到金康洪的到来之后,伍万丰和乌鹏成他们两个立马毕恭毕敬的喊了一声“前辈”。

    随后,伍万丰指着薛婉晴等人,说道:“金前辈,这些就是清月宗的人。”

    金康洪随意的点了点头,他那凌厉中带着滚滚杀意的眸子,瞬间看向了薛婉晴和叶晨峰等人,他声音浑厚且不可一世的说道:“离天城金家是被你们所灭吧?你们不用解释,我也不需要听任何的解释,你们自己退出这次的天玄盛典,那么我们玄洲金家能够给你们清月宗一个痛快。”

    金康洪傲慢的态度让赵伯和李伯也极为的不爽,而叶晨峰再度抢先开口了,他平静的看着金康洪,说道:“让我们退出天玄盛典?然后等着你们玄洲金家将清月宗的人全部杀完?我说你脑袋没问题吧?该不是老的变脑.残了吧?”

    金康洪闻言,他凌厉的眸子定格在了叶晨峰身上,被一个小辈讽刺,如果是从前,那么他早就动手了,可如今他也畏惧天玄盛典的规则的。

    站在伍万丰身后的一名青年,以及站在乌鹏成身后的一名青年,他们毫不犹豫的走了出来。

    伍万丰身后的青年名叫伍光奇,他是伍万丰的儿子,一身实力在化神境三层巅峰。

    而乌鹏成身后的青年名叫乌文,他是乌鹏成的儿子,一身实力在化神境三层中期。

    伍光奇和乌文他们两个是通天剑宗和绝命谷中的天才弟子,他们当然也知道金康洪的身份了,在看到叶晨峰的对金康洪出言不逊后,他们知道表现的机会来了。

    乌文比伍光奇快了一步,这乌文的模样有些难看,在他的肩膀之上有一只七彩的蜘蛛,这只蜘蛛有成.年.人的手掌大小。

    这只蜘蛛乃是七彩灵蛛,全身都是带有剧烈的毒性的,以乌文肩膀上的这只七彩灵蛛的颜色和大小,几乎可以肯定它的毒素足以杀死一名化神境四层的强者了。

    绝命谷就是以毒闻名的。

    比伍光奇快了一步的乌文,他走出来指着叶晨峰,喝道:“小子,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吧?这次就算你们清月宗参加天玄盛典,有我们在,我们也会将你们全部淘汰出去的,倒不如现在你们识趣的主动退出。”

    叶晨峰最不喜欢这种被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来踩上一脚的感觉了,他走到了乌文的面前,虽然天玄盛典的规则是不能够杀人的,但没有说不能够杀死宠物。

    在所有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之中,叶晨峰在乌文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右手直接抓住了乌文肩膀上的七彩灵蛛。

    在场的所有人都觉得叶晨峰是在找死,这七彩灵蛛可是能够杀死化神境四层的强者的,而叶晨峰只有区区涅槃境五重天初期。

    七彩灵蛛不断将毒.素注入叶晨峰的手掌之中,身子在叶晨峰手中挣扎着。

    乌文冷笑道:“原本还以为你想要对我动手呢!原来你是来自己送死的?”

    人群中的张忆梅,她心中一阵嘲讽,她也认为叶晨峰是在自寻死路。

    王立元也心情不错的露出了笑容来。

    金康洪不屑的冷哼了一声,显然他也以为叶晨峰是自己找死。

    薛婉晴第一个开口道:“叶晨峰,你快放下……”

    薛婉晴的话还没有说完,叶晨峰直接将抓住七彩灵蛛的右手猛的握紧了。

    “噗嗤!”一声。

    血液在叶晨峰手掌内散开。

    七彩灵蛛直接活生生的被叶晨峰被捏死了,强烈的毒.素在进入叶晨峰体内之后,快速的被他体内的神血给化解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

    大殿内安静无比。

    随着,时间的流逝,在场的人开始变了脸色。

    叶晨峰竟然丝毫没有中毒的迹象,他指着通天剑宗和绝命谷的人,喝道:“灵洲天玄盛典的第一名,我们清月宗要定了,而你们宗门没有机会去参加玄洲的天玄盛典了。”

    既然对方不想让清月宗通过天玄盛典,那么叶晨峰又岂会让他们通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