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一千九百二十九章 排斥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三天的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

    在这三天里,杨浩天、陈元熊、李信文和孙小涵这四人,他们老老实实的留在了清月宗的院落之内,几乎就没有踏出院落一步的。

    而叶晨峰白天也是留在院落里的,薛婉晴时不时会到他的房间里来找他的。

    基本上都是和叶晨峰随意聊天,看来薛婉晴真的想要和叶晨峰相处看看了,这让叶晨峰心里面是苦恼不已。

    当然每当到了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叶晨峰仍旧是会偷偷溜出去的,有老白和老黑帮他收敛气势,就算是天神境的强者也无法发现的。

    根据这三天的感应,叶晨峰模模糊糊的感觉到了,那条传说蛟龙的大致位置了,只要在他给一些时间,他找到那条蛟龙几乎是完全不成问题的。

    夜幕慢慢降了下来。

    今夜,蛟龙城的这座庄园注定是热闹非凡的。

    这座巨大的庄园内有上百栋院落的,除了院落之外,在庄园的中心地带,还有一座辉煌的宫殿的,今天的晚宴就是在那座宫殿内举行。

    在薛婉晴、赵伯和李伯的带领下,叶晨峰和杨浩天等一行人踏出了院落,如今清月宗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了,如果要不是今天的晚宴一定要参加,那么薛婉晴还真不打算离开这处院落的。

    一路上很多宗门看到薛婉晴等清月宗的人。他们都远远的避开行走了。

    清月宗被玄洲金家盯上了,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一旦和清月宗走的太近。很可能会殃及池鱼的。

    杨浩天等人看到一路上的人,像躲瘟神一样躲着他们,这让他们心里面极为的不爽,就连薛婉晴也皱着柳眉。

    大约在行走了十几分钟之后,薛婉晴和叶晨峰等人来到了那座宫殿前。

    宫殿内是灯火辉煌的。

    在薛婉晴和叶晨峰等人踏入宫殿的时候,只见宫殿内摆满了一张张的长方形桌子,婢女们正在宫殿内忙碌着呢!

    一张张的长方形桌子上摆满了各种美味佳肴和美酒。这些美味佳肴倒也可以算得上是普通的灵菜和灵酒了,对修炼者的身体是有溢出的。

    当然那些上等或者是极品的灵菜和灵酒。那都是价格不菲的,在灵洲想要吃到那些上等或者极品的灵菜和灵酒,几乎是不可能的。

    宽敞的宫殿内已经来了一些参加天玄盛典的宗门了,他们在看到清月宗的人后。他们纷纷走的更加远了一些。

    至于中洲的使者萧永战,灵洲的另外两大宗门通天剑宗和绝命谷,还有蛟龙城的城主等人都还没有到场呢!

    随着时间慢慢的推移。

    来到宫殿内的宗门越来越多了,可所有宗门毫无例外的全部躲开了清月宗的人,可以说在薛婉晴和叶晨峰等人周围五米内,根本就是没有任何一个人的。

    清月宗是彻底的被排斥了。

    没一会的时间,蛟龙城的城主王立元,他也昂首挺胸的走了进来,他连看都没看一眼清月宗的人。他自顾自的招呼着其他的宗门。

    自从得知清月宗得罪了玄洲金家之后,王立元便下定决心要和清月宗划清界限了。

    杨浩天看到王立元直接无视了他们,他气不打一处来。说道:“这什么狗屁蛟龙城的城主,他变脸简直比翻书还快,前不久我们刚刚抵达蛟龙城的时候,他还笑脸相迎呢!现在就假装不认识我们了?”

    叶晨峰随意的耸了耸肩膀,说道:“浩天,你有所不知了。这个世界上那种摇尾乞怜的哈巴狗最多了。”

    被这些宗门排斥在外,叶晨峰心里面也有几分不爽的。

    薛婉晴等人都没有想到叶晨峰直接把王立元说成是哈巴狗。而且叶晨峰的声音并不低,整个宫殿内的人几乎都能够听到。

    一时间,宫殿内安静的可怕。

    “砰!”的一声,王立元握在手中的酒杯瞬间爆裂了,被一个毛头小子说成是哈巴狗,他堂堂蛟龙城的城主如何能够忍受的?

    王立元怒气冲冲的出现在了薛婉晴的面前,他的目光却盯着平静的叶晨峰,他质问道:“薛宗主,你们清月宗的弟子就是这副德性?我看你们还是趁早退出天玄盛典吧!这种人根本不够资格参加天玄盛典。”

    叶晨峰是想要低调,但是这有一个前提的,那就是在低调的情况下不受气,如果受了气,那么还低调个屁啊!

    在举行天玄盛典的过程中,没有人敢明目张胆的对清月宗动手的,那么叶晨峰也不必有所顾忌了,难道他们清月宗低调了,这些人就会善罢甘休了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你越低调,有时候这些哈巴狗就叫唤的越疯狂。

    当然叶晨峰只要拿出药王令来,或许能够让面前的情况有所缓解,但他一旦出示药王令,那么就意味着欠下炼药阁的人情了,药王令用的越多,人情就欠的越多。

    对于叶晨峰这种性格的人而言,他欠下的人情就一定会还的,所以他不想在这种场合用药王令,这种小场合就用药王令,这岂不是大材小用了。

    不等薛婉晴开口,叶晨峰便率先说话了,他目光看着王立元,说道:“我们清月宗的弟子是什么德性关你屁事?你让我们清月宗退出天玄盛典?我想要请问你,你是谁?你能够决定宗门在天玄盛典内的去留?还真是好大的口气,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中洲派来的使者了,你难道想要代替中洲的那位使者吗?”

    如此一顶巨大的帽子扣下来,王立元是气的浑身颤抖,这番话如果让中洲的使者听到,恐怕难免会对他王立元有看法的,他只是蛟龙城的城主而已。

    王立元身体内灵气翻腾,带着杀气的目光盯着叶晨峰,而叶晨峰再度说道:“怎么?难道被我们说中了吗?你只是小小蛟龙城的城主而已,你想要在这里对我动手吗?难道你想要破坏天玄盛典的规则?你可真是好大的胆子啊!我真是钦佩你的勇气。”

    叶晨峰对着周围的人,说道:“大家可都看见了,咱们这位蛟龙城的城主,他要破坏天玄盛典的规则,你们可都要为我作证啊。”

    王立元气的脸色涨红一片,身体内的灵气一阵的不顺畅,他强行压制着心里面的怒火,他也知道一旦动手,他肯定会被中洲的那名使者给击杀的。

    可滚滚怒气再加上灵气的不顺畅,喉咙口一甜,丝丝鲜血从王立元的嘴角溢了出来,他直接被叶晨峰气的吐血了。

    王立元吼道:“好,很好,你们清月宗等着吧!我可以说肯定的说,没有任何一个宗门会接近你们了,要不然我拿脑袋给你们当凳子坐。”

    “晨峰,需不需要我们帮忙。”

    苏月和苏冰云急匆匆的出现在了叶晨峰身旁,就在刚刚叶晨峰和王立元起冲突的时候,雪月谷的人正好来到宫殿内。

    苏月和苏冰云几乎没有犹豫的就来到了叶晨峰的身旁,她们知道现在叶晨峰需要她们。

    叶晨峰柔和的看了眼苏月和苏冰云,他对着王立元,说道:“看来还是有人愿意接近我们的,不知道王城主你是不是要把自己的脑袋割下来,给我们当凳子坐呢?”

    王立元这回真的是怒气攻心了,他看到站在叶晨峰身旁的苏月和苏冰云,听到叶晨峰讽刺的话,他嘴巴里又连续喷出了两口鲜血,口中是粗气急喘。

    王立元被叶晨峰气的连续吐血,这让在场的修炼者是纷纷瞪大了眼睛,嘴角是不停的抽搐着,这叶晨峰讽刺人的能力未免太强悍了一些。

    最重要的是,王立元还不能够动手,只能够将怒气憋着,这才导致了他连续被气的吐血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