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一千九百一十二章 我不会让她死的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手机阅读

    在金文奇、金振天和金永长相继死去的时候。

    天玄界玄洲金家。

    一处森严的阁楼之内。

    在这处阁楼里面,一根根红线之上,吊着一块块的本命玉牌。

    在离天城金家之内,凡是能够抵达地神境的人,就能够在原本的本命玉牌上,多制作出一块本命玉牌来,这第二块制作出来的本命玉牌就会放到玄洲的金家之内。

    而金文奇因为已经被玄洲金家选中了,虽然他的实力没有抵达地神境,但是在玄洲金家中也已经有他的本命玉牌了。

    至于玄洲金家的强者想要将本命玉牌放到中洲金家去,那么其实力必须要抵达天神境才可以的。

    就在刚刚。

    这处森严的阁楼之内。

    金文奇、金振天和金永长这三人的本命玉牌相继爆裂,这立马让玄洲金家的人注意到了。

    离天城两名地神境强者都死了,就连要马上加入玄洲金家的金文奇也死了,这说明离天城金家可能遭到了灭族之灾。

    虽然中洲金家、玄洲金家和离天城金家,这三大家之间的家族感情已经极为薄弱了,但是离天城金家人体内毕竟流淌着金家的血液,而且金文奇已经被玄洲金家选中了,如今金文奇死了,这不是在打玄洲金家的脸吗?

    金文奇等人本命玉牌爆裂的事情,在玄洲金家传开之后。

    所有玄洲金家人都处于了愤怒之中,他心里面并不在意金文奇等人的死活,他们在意的是玄洲金家的脸面,这无疑是有人在挑衅玄洲金家的威严。

    ……

    在玄洲金家因为金文奇等人的死,所有玄洲金家人都愤怒无比的时候。

    灵洲清月宗的天空之中。

    在薛婉晴、赵伯和李伯的指挥下,宗门内的所有修炼资源都搬上了灵船。

    清月宗宗门的所有人也都再次走上了灵船。

    在赵伯和李伯的控制之下灵船朝着东面快速前进。

    灵船第三层的甲板之上。

    薛婉晴在看到宗门内的事情暂时处理好之后,她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了。

    叶晨峰第一个注意到了薛婉晴的变化,他问道:“宗主,你没事吧?”

    在场还有其他人在,叶晨峰倒是给足了薛婉晴面子。称呼了薛婉晴为宗主。

    被叶晨峰这么一说,赵伯和李伯也注意到了薛婉晴的不对劲,赵伯说道:“小姐,你受了伤,你就不要什么事情都亲力亲为了,让我来帮你检查一下伤势吧!”

    薛婉晴摇头说道:“赵伯,我没事。只要休息几天就行了。”

    可话音才刚刚落下,“噗!”的一声。一大口鲜血从薛婉晴的嘴巴里吐出来,随即,薛婉晴便双眼一闭,朝着地面上倒去了。

    叶晨峰的反应最快,他直接一把搂住了薛婉晴的柳腰,感受着薛婉晴心脏跳动的越来越慢了,他的眉头微微一皱,他心里面有种不好的预感。

    在第三层甲板上的长老和弟子,他们一个个口中也喊着:“宗主!”

    李伯立马说道:“晨峰。扶着小姐去房间,其他人就不要来凑热闹了,我们要为小姐疗伤。”

    叶晨峰扶着薛婉晴走进了房间,赵伯和李伯跟在了后面,随手把房间的门给关上了。

    叶晨峰在让薛婉晴平躺下来之后。

    赵伯和李伯分别搭在了薛婉晴的右手手腕和左手手腕上,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两个脸色越来越难看了。片刻之后,他们两个松开了薛婉晴的手腕。

    李伯眼眸中充满了绝望,说道:“火毒攻心,还有一窜火焰在小姐心脏之中燃烧,而且时间耽误太长了,心脏又是最脆弱的地方。除非是七品丹药才能够让小姐起死回生了,要不然小姐只有一天的命了。”

    赵伯也神色悲伤的点着头,之前他们看到薛婉晴自己勉强能够走路,他们还以为薛婉晴的伤势应该不致命的,要不然他们也不会让薛婉晴如此胡来了。

    在离天城内的时候,薛婉晴硬接了金振天的一招烈焰穿心,那时便有一股火毒和一股火热的能量流入了薛婉晴的心脏之中。

    火毒不断的侵蚀着薛婉晴的心脏。而火热能量则是在薛婉晴心脏中变成了一簇燃烧着的火焰。

    赵伯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七品炼药师,根本不是我们能够请的动的,小姐真是命苦,老天真是不公平啊!”

    赵伯看着叶晨峰继续说道:“晨峰,我们看得出小姐对你很有好感,要不然她也不会为了你屠.尽所有金家人了,或许这就是命啊!她一直一个人咬牙修炼,其他人不明白她心中的苦,我们两个老头心中明白。”

    叶晨峰眉头皱的越来越紧了,薛婉晴是为了他才变成这样的。

    脑中不禁回想起了当初圣冰岛的时候,三炎宗的大长老方啸河,他好像知道一些薛婉晴的身份的,说薛婉晴乃是中洲一个家族中的私.生.女。

    叶晨峰一边握住薛婉晴的手,探查着薛婉晴身体内的情况,一边问道:“两位前辈,能不能和我说说宗主的事情?”

    李伯在叹了一口气之后,他说道:“晨峰,小姐的母亲的家族在中洲有着不错的势力,可惜小姐的母亲根本没有修炼的天赋,在家族中的地位非常的差,虽说是嫡系,但是地位比旁系还不如。”

    “而小姐的父亲的家族,在中洲同样不算很弱,一次意外,让小姐的父亲和母亲相爱了,最后有了小姐,可小姐的母亲在家族中根本毫无地位,小姐的父亲的家族根本不承认这桩婚事,把她们母女两赶了出来。”

    “而同时,这件事情也传到了小姐的母亲的家族中,小姐母亲的家族同样也冷血的将她们给赶了出来,后来小姐的母亲思劳成疾,很快就过世了。”

    “我们两个老头乃是看着小姐的母亲长大的,可以说夫人对我们曾经有过恩,最后夫人将小姐托付给我们照顾了,在我们眼里小姐的命,比我们的命要珍贵的多了。”

    “这些年,小姐的愿望就是让这两个家族中的人求着她回去,让她的父亲跪在她母亲的墓碑前道歉,所以小姐才到灵洲创建了清月宗的。”

    “这次天玄盛典就是一个机会,只能够让清月宗去中洲参加天玄盛典,那么小姐就能够再次出现在那两个家族的视线里了,如果能够在中洲的天玄盛典中取得一些名次,那么那两个家族说不定真的会求着小姐回去的。”

    “可要在中洲的天玄盛典中取得名次,这无疑比登天还难,以清月宗如今的实力,单单是参加中洲的天玄盛典,肯定都要费上一番工夫的。”

    在听完了薛婉晴的身世之后,叶晨峰的眉头皱的更加紧了,他也探查完了薛婉晴的身体了,他在心里面说道:“我叶晨峰向来不喜欢欠别人的人情,我非但不会让你死,我还会让你去往中洲的,我会让清月宗在天玄盛典中获得一个好名次。”

    赵伯和李伯悲伤的看着平躺着的薛婉晴,赵伯说道:“不行,我们不能够就这么放弃了,我们应该要找炼药师想想办法。”

    叶晨峰坚定无比的说道:“两位前辈,你们放心,我绝对不会让她死的,我想一个人留在这里治疗她。”

    赵伯和李伯这才想起了叶晨峰是三品炼药师,以及之前叶晨峰化解血干骨碎的震撼画面,李伯问道:“晨峰,你真的有办法救小姐吗?”

    叶晨峰郑重的说道:“我会竭尽所能的,就算不能够完全治疗好她,我也不会让她在一天内就死亡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