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一千九百零八章 力挺!声势浩大!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距离离天城还有一大段距离的天空之中。

    一艘巨大的灵船在天空中快速前进。

    灵船第三层的甲板之上。

    薛婉晴美眸中隐含着的怒火,娇美的脸上虽然冰冷冷的,但她心里面却充满了的担忧。

    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叶晨峰被人逼着走上生死擂台后,她心里面就冒出了一股无名的汹涌火焰。

    以灵船如今的速度,恐怕还要两分钟左右才能够抵达离天城的。

    薛婉晴柳眉微皱的说道:“赵伯、李伯,我们先赶去离天城,让灵船交给其他人控制,现在灵船的速度已经提升上来了,短时间内速度不会下降了。”

    赵伯和李伯点头同意了,他们将灵船的掌控交给了一名灵神境一层的长老。

    随后,薛婉晴、赵伯和李伯三人,他们便直接踏空而去了,将自己的速度发挥到了极致,速度倒是比灵船快上了一些。

    薛婉晴虽然知道生死擂台一旦开启,半个时辰内有结界的阻隔,谁也走不到擂台上去的,就算知道现在抵达也走上擂台,她也无法再坐着灵船前进了,她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离天城。

    在薛婉晴、赵伯和李伯离开之后,灵船上的一名化神境长老,他立马拿出了传讯用的玉牌,他说道:“杨浩天他们不是在离天城吗?我们抵达离天城还要一些时间,让杨浩天他们打开传讯用的玉牌,这样我们就能够随时知道离天城内的情况了。”

    这名长老说完之后,他立马激发了传讯玉牌,他将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传递了出去。

    ……

    离天城外不远处的地方。

    杨浩天、陈元熊和李信文这三人,他们脸上都带着焦急的神色,包括模模糊糊知道一些叶晨峰实力的陈元熊也是如此。

    杨浩天脸上充满了焦急之色。他说道:“不行,我不能够在等了,虽然晨峰不让我们留在离天城。但晨峰是我杨浩天的兄弟,我杨浩天没有抛下兄弟的习惯。”

    在杨浩天话音落下的时候。他身上的传讯玉牌突然闪烁了起来,他在听到传讯玉牌中的声音之后,他立马松了一口气,他说道:“老祖、宗主都在赶来了,所有长老和弟子也都在赶来了,我们现在立马回离天城。”

    “咻!咻!咻!”

    三道破空声从天空中响起,三抹身影快速的飞入了离天城内,杨浩天勉强能够分辨出这三抹身影乃是薛婉晴、赵伯和李伯。他们三个也快速的朝着离天城内冲去了。

    而离天城生死擂台的地方。

    空气中静悄悄的,连呼吸声也全部消失了。

    只见在叶晨峰直接捏碎了金文奇的脖子之后,擂台周围的人全部屏住了呼吸,他们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金家老祖金永长。

    金家家主金振天。

    金文奇的父亲金云义。

    这三人不敢置信的看着擂台上金文奇的尸.体,金文奇是他们离天城金家崛起的希望啊!如今这个希望在他们眼前破灭了,这对于他们来说简直是无法容忍的。

    在回过神来之后,金永长等三人,他们身体内的怒火彻底的爆发了出来,身上的气势滚滚蒸腾而起,浓郁的杀气向周围弥漫了开来。如果不是有结界阻挡着,那么他们早就将叶晨峰轰击成一滩血雾了。

    面对处于极度愤怒中的金永长等三人,叶晨峰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改变。他之所以果断的杀了金文奇,一来他和金文奇是踏上生死擂台的,他杀死金文奇是占了一个“理”字的;二来金家如此嚣张的态度,这触及到了叶晨峰的本性,如果他不杀了金文奇,那么他还是叶晨峰吗?

    当然叶晨峰也考虑了金家狗急跳墙的因素,大不了他将清月宗的人带入混沌戒指的小世界中,毕竟小世界完全是由叶晨峰主宰的,他并不怕将那么多人带入其中后。会存在什么不安全的因素。

    不过,这是叶晨峰别无选择的情况下才会做的。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将其他人带入小世界中的。

    身上弥漫着滚滚杀气的金永长。他强忍着心中的怒火,他知道现在攻击结界根本是徒劳无功的,他的声音降到了冰点,他咬牙喝道:“小.畜.生,你毁了我们金家的希望,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我会将你的亲人全部找出来的。”

    叶晨峰无所畏惧的说道:“这里是生死擂台,我们站在生死擂台上就必定要有一个人会死,这是谁都知道的事情,我和那个叫金文奇的,我们是生死斗,难道你们会不知道生死擂台的规则?这规则还是你们金家和清月宗一起制定的。”

    金永长不耐烦的喝道:“就算是如此,也只能够只是你死在文奇的手中,你有什么资格杀了文奇?结界很快就会消失的,你等着受尽痛苦而死吧!”

    突然。

    又有三股强悍的气势在朝着生死擂台逼近。

    只是一个呼吸间。

    薛婉晴、赵伯和李伯这三人,他们便站定在擂台下,当他们看到擂台上的叶晨峰平安无事,死的是金文奇后,他们三人心里面不禁都松了口气。

    金永长在看到薛婉晴等人出现之后,他终于是找到宣.泄口了,但他也知道薛婉晴等人加起来的实力在他们之上,他只能够怒喝道:“你们是怎么管教门下的弟子的?如今你们清月宗弟子杀了我金家最有潜力的嫡系,你们是不是应该要给我一个满意的说法?”

    赵伯和李伯站在了薛婉晴的两侧,薛婉晴声音冰冷的说道:“难道你们金家忘了生死擂台的规则了吗?就算是战死在生死擂台上,其背后的家族和宗门都不能够动手的,这是你们金家和我们清月宗共同定下的规则,我看这件事情不如就这样算了,闹下去对大家都不好。”

    金永长等三人脸色憋得通红,谁让叶晨峰有理在先,而一旁的钱掌柜却开口了,他站到了金永长等三人的身旁,他说道:“这场比斗是金少让我做裁判的,这只是一场普通的切磋而已,因为找不到场地,所以才在生死擂台上比斗的,这场比斗根本不是生死战。”

    钱掌柜指着擂台上的叶晨峰,喝道:“是这小子太凶残了,明明只是点到为止的切磋,他却要了金少的命。”

    如今金文奇已经死了,钱掌柜必须要站在金家这一边了,离天城金家身后毕竟还有玄洲和中洲的金家的,他相信清月宗不可能为了一个弟子,而真正和金家闹翻的,在他看来清月宗最后会交出叶晨峰,让这件事情平息下去的。

    叶晨峰目光冰冷的看着擂台下的钱掌柜,他微笑着说道:“好一张狗嘴,我早晚会亲手了结你的性命的。”

    叶晨峰微笑中带着冰冷的杀意,在他的话刚刚说完的时候,杨浩天、陈元熊和李信文也重新回到了擂台之下,看到叶晨峰毫无损伤,他们也总算是平静了下来。

    杨浩天并没有忘记打开传讯玉牌的事情,只要他手里的传讯玉牌打开,这里的声音就会通过传讯玉牌,传到其余清月宗长老和弟子的传讯玉牌中了。

    有了钱掌柜出来证明之后,金永长等人又来了底气,金永长喝道:“听到了吧!这只是普通的切磋而已,你们清月宗小心把自己搭进去,在整个天玄界,你们清月宗并不算什么强大势力。”

    薛婉晴声音仍旧是冰冷,但她的语气却一如既往的坚定,她说道:“他是我们清月宗的弟子,他的性命我们保定了。”

    金永长冷笑了起来:“呵呵呵,薛宗主,我劝思考之后再回答,你能够替你们宗门内的长老和弟子做主吗?你的行为等于是将他们逼上死路,恐怕他们不会赞同你的决定的。”

    可就在这时。

    一艘巨大的灵船出现在了生死擂台的上空之中。

    清月宗的一个个长老和弟子,他们快速的跳下了灵船,他们迫不及待的落在了擂台下,他们通过传讯玉牌将刚刚的谈话听得一清二楚的。

    这些落在地面上的长老和弟子,他们纷纷怒视金永长等人,一个个坚决无比的开口了。

    “你们金家未免也把我们看的太扁了吧?擂台上的人是我们的恩公,谁敢动恩公一根头发,今天我就和他拼命。”

    “金家又如何?难道我们会害怕吗?我们的命是恩公所救,今天我就当把这条命还给恩公了。”

    ……

    两千多名长老和弟子将擂台周围挤得是满满当当的,他们全部誓死捍卫叶晨峰的性命,一双双愤怒的眼眸全部定格在了金永长等人的身上。

    所有清月宗的人全部出动了,这声势未免也太浩大了。

    听着清月宗的长老和弟子全部称呼叶晨峰为恩公,怎么好像叶晨峰的威信比宗主还高?叶晨峰到底是什么人?

    一时间,那些离天城的公子哥,他们是躲得远远的了,而钱掌柜的脸色变换不停的。

    至于金永长等人的神色也变得无比凝重了起来,可他们绝对不会想要放过叶晨峰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