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一千八百九十九章 心动瞬间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清晨。

    一缕阳光洒向天地。

    太阳渐渐行东方升了起来。

    清月宗,一间古朴的房间里。

    赵伯和李伯坐在了的椅子上,原本昨天对于清月宗来说绝对是一场灭顶之灾,好在最后叶晨峰奇迹般的化解了这场灾难。

    昨天薛婉晴直接将叶晨峰扶进了她自己的房间休息,可这一整个晚上,薛婉晴也没有走出房间,也就是说这整整一晚上叶晨峰都和薛婉晴在一起?

    赵伯和李伯非常清楚自家小姐的性格,薛婉晴是有轻微的洁.癖的,她绝对不会让男人进入她的房间的,更别说是和一个男人共同在一个房间内呆一晚了。

    赵伯和李伯一直在琢磨这件事情,赵伯端起身旁桌子上的茶杯,他微微的抿了一口之后,他说道:“老李,你说小姐是不是对晨峰有意思?可他们两人的实力相差太多了,咱们家小姐可是有灵神境的实力了,而晨峰只有涅槃境的实力呢!”

    李伯沉吟了片刻后,他回答道:“你也别瞎想了,如果小姐对晨峰有好感,我倒是非常赞成的,晨峰可是三品炼药师呢!再说他在阵法上的造诣,可是连十大阵法宗师之一的赵星图也极为佩服的。”

    “这次小姐利用天玄盛典回到中洲,必定会遭受家族中的各种刁难,如今赵星图对晨峰十分恭敬,而剑神宗的四长老乔松南也极为看重晨峰,如果小姐真的和晨峰在一起,那么或许这次她回到中洲,遭遇的阻力会小上很多的。”

    闻言,赵伯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也在理。哎,咱们家小姐可是苦了这么多年了,我们两个能够帮到她的也极为有限啊!”

    “我们清月宗在灵洲的天玄盛典选拔。应该是能够脱颖而出的,只是不知道能不能够在玄洲的选拔中继续脱颖而出?如果不能够在玄洲的选拔中脱颖而出。我们清月宗可是没资格去参加中洲的天玄盛典的。”

    在赵伯和李伯谈论薛婉晴的事情时。

    清月宗的巨大的修炼广场之上。

    杨浩天、陈元熊和李信文这三人聚在了一起,他们已经结束了早上的修炼了。

    杨浩天神秘兮兮的低声说道:“听说昨天宗主直接将晨峰带入她的房间了,他们两人在房间里足足呆了一个晚上,到了现在还没有出来呢!你们说晨峰是不是和宗主那个什么了?”

    身体硕壮,有些憨厚的陈元熊,他说道:“不会吧?我在宗主面前都喘不过气来,宗主的容貌实在太漂亮了,还有她那冷冰冰的样子。能够成为宗主男人的,实力最起码要比宗主高的啊!当然我也不是不看好晨峰,如果晨峰真的成了宗主的男人,那么我三个也算是宗主男人的兄弟了。”

    陈元熊嘿嘿傻笑着。

    李信文波澜不禁的说道:“晨峰和宗主呆在房间里一个晚上,不是晨峰把宗主办了,就是宗主把晨峰给办了。”

    陈元熊瞪大了眼睛,说道:“不会吧!你说宗主把晨峰给那个啥了?”

    杨浩天也猛的拍了一下脑袋,说道:“我怎么会没想到呢!晨峰的实力比宗主弱,要是宗主要强行对晨峰做一些什么事情,晨峰也反抗不了的。”

    “不过。宗主可是我心目中的女神啊!我加入清月宗也有好一段日子了,宗主怎么就没看上我呢?我的样子不比晨峰差吧?”

    李信文平淡的说道:“如果你能够在阵法造诣上超越十大阵法宗师,如果你能够一次性.解了二千多人中的血干骨碎。那么我就勉强承认你比晨峰有魅力。”

    杨浩天立马拉耸着脑袋了,他叹了一口气,说道:“算了,有晨峰在的地方,我也只能够做绿叶了。”

    在杨浩天等人谈论叶晨峰的时候。

    清月宗,一间装饰淡雅的房间内。

    在房间里的空气中飘散着淡淡的香味。

    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纱裙的薛婉晴,她脸色微红的坐着,她的身体有些僵硬。

    而陷入昏睡中的叶晨峰,躺在了薛婉晴的大腿之上。两条手臂是抱住了薛婉晴的柳腰。

    昨天叶晨峰在广场上陷入昏睡之中。

    薛婉晴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她带着叶晨峰来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她原本只是想要让叶晨峰在她的房间里休息的,而她则是到其他房间去。

    可昨天刚刚让叶晨峰躺下来。正当薛婉晴要离开的时候,陷入昏睡中的叶晨峰,他不自觉的抱住了薛婉晴的柳腰,而且抱得非常紧。

    薛婉晴想要挣脱叶晨峰的手臂,除非是将叶晨峰揍一顿弄醒了,可叶晨峰拯救了整个清月宗,薛婉晴倒是一时间不忍心下手了。

    最后,薛婉晴只能够让叶晨峰抱着她的柳腰,在她的大腿上睡了整整一个晚上。

    陷入沉睡中的叶晨峰,他侧了一下身子,他的脸贴在了薛婉晴的小腹上。

    由于薛婉晴的衣衫单薄,她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叶晨峰鼻子里的呼吸,透过衣衫吹在了她的肌.肤之上,一时间她的脸颊是更加的红了,美眸中还有一丝的慌乱,贝齿轻咬着嘴唇。

    薛婉晴身上的女王气势早就没有了,她低头看着没有醒来趋势的叶晨峰。

    叶晨峰长相十分俊朗,身上有一种独特的气质。

    想起昨天叶晨峰陷入昏睡之中,脑袋正好靠在了她的胸.脯之上,薛婉晴的心跳就情不自禁的加快了速度。

    薛婉晴不知道为什么会将叶晨峰带到自己的房间里来?要知道叶晨峰是第一个进入她房间里的男人,就连赵伯和李伯也没有来过她的房间的。

    看着正舒服睡觉的叶晨峰,薛婉晴柳眉微微一皱,她不禁自语道:“你到底是谁?你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多神秘的地方?好像任何事情到了你手里就会变得简单了。”

    薛婉晴鬼使神差的伸出了自己白皙的手掌,食指轻轻的点在了叶晨峰高挺的鼻梁上。

    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薛婉晴嘴唇咬得是更加紧了,自语道:“我这是在干什么?”

    正当这时。

    陷入昏睡中的叶晨峰,他的眉毛微微的挑了一下,薛婉晴立马收回了自己的手指。

    随后,叶晨峰便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他起先还有一些迷糊呢!鼻子里不断的窜进好闻的香味,他使劲的吸了吸,这让薛婉晴的脸颊红的更加彻底了。

    数秒钟之后,叶晨峰才完全清醒了过来,他发现自己竟然趴在了薛婉晴的大腿上,双手还抱着薛婉晴的柳腰,他立马吓了一跳,他随即收回了自己的双手,坐了起来,有些尴尬的耸了耸肩膀,说道:“那个什么,这个纯属是意外,我之前是睡梦中无意识的行为。”

    薛婉晴脸上的红晕已经收敛了起来,眉宇间的女王气质再度浮现了,她狠狠的蹬了一眼叶晨峰,她直接朝着房间外走去了。

    刚刚离开房间的薛婉晴,她又退了回来,她看着叶晨峰,抿了抿嘴唇之后,她声音清冷的说道:“谢谢你,不仅是你挽救了清月宗,还有之前剑神宗和阵法阁邀请你加入,你拒绝了,仍旧选择留在清月宗。”

    叶晨峰靠着薛婉晴的大腿睡了一晚,他心里面确实有些不好意思了,他随口说道:“没事,不用谢我了。”

    薛婉晴没有在回答叶晨峰了,这次她的身影是真的消失在了房间里。

    叶晨峰鼻尖还缭绕着薛婉晴身上的香味,他没想到这次薛婉晴竟然没有任何发怒的举动,这让他心里面是松了一口气。

    不过,转而想到自己挽救了整个清月宗,靠着薛婉晴的大腿睡了一晚,这也不算是什么事情,很快,叶晨峰便立马没有任何的不好意思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