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一千八百九十六章 血干骨碎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清月宗的巨大灵船在天空中快速飞行着。

    灵船是既能够在水中行驶,又能够在天空中飞行的。

    在灵船第三层的甲板之上。

    那些原本支持刘山石的灵神境和化神境强者,他们一个个沉默不语的站在了薛婉晴等人的面前,其中实力最高的是在灵神境一层巅峰,这名老头乃是清月宗的大长老。

    至于刘成则是没有人将他带上这艘灵船了,让他一个人去自生自灭了。

    叶晨峰、杨浩天、陈元熊和李信文这四人,他们站在了甲板的边缘,看着四周不断从眼眸中闪过的景色。

    原本杨浩天想要带着叶晨峰去附近的离天城走走的,可薛婉晴却不容置疑的让所有人都必须要先回一趟清月宗,这杨浩天当然不敢违背薛婉晴的命令了。

    灵船在天空中飞速行驶,迎面而来的冷风吹的人浑身舒爽。

    杨浩天搭着叶晨峰的肩膀,他嘴角浮现着浓郁的笑容,说道:“晨峰,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你刚刚控制刘成的那一招太牛掰了吧?根本看不出刘成是被人控制的,我们是兄弟吧?你看能不能够指点指点我?”

    傀儡魔眼是在魔天诀的基础上施展的,如果傀儡魔眼是单独的招式,那么叶晨峰指点一下杨浩天也无所谓的。

    可修炼者一般只能够修炼一种功法,杨浩天是注定无法修炼成傀儡魔眼的。

    叶晨峰一脸戏虐的看着杨浩天,笑道:“我这招是我师门的不传之秘,只有修炼了师门的功法,这才能够施展这一招的,当然我还有另外一个办法。”

    叶晨峰看向了杨浩天下.半.身那东西的位置,他继续说道:“只要把你那东西给割了。你不需要修炼我师门的功法,我也有办法让你修炼那一招了。”

    闻言,杨浩天立马感觉下.半.身凉飕飕的。双腿猛的一夹紧,他一脸苦笑道的说道:“那我还是不修炼的好。在天玄界还有很多美女等我去安慰呢!”

    叶晨峰拍了拍杨浩天的肩膀,说道:“好了,说实话,想要施展出刚刚一招,你必须要修炼我师门的功法,要不然是绝对施展不出来的。”

    见叶晨峰如此郑重,杨浩天随口笑道:“晨峰,我也只是随口一提而已。你刚才控制刘成的那一招确实够完美的,我可已经修炼了一种功法了,我在天玄界还没有听说过谁能够两种功法同时修炼的呢!我可不想走火入魔了。”

    叶晨峰随意一笑,他可是三种无上功法同时修炼的。

    灵船在快速的接近一座巍峨的高山了,陈元熊说道:“晨峰,那座山的山顶就是清月宗所在的地方了。”

    在陈元熊话音落下没多久之后。

    灵船顺利的落在了清月宗宽敞的广场之上了。

    薛婉晴和叶晨峰等人纷纷从灵船上飞了下来,在所有人都走下来灵船之后,薛婉晴随手将灵船收入了储物戒指里。

    原本就在广场上的弟子,在看到薛婉晴、赵伯和李伯之后,他们立马上前问候了一句。薛婉晴直接让所有人都到广场上来集中。

    由于刘玉鸣的本命玉牌是单独放在刘山石那里的,所以支持薛婉晴的那些长老和弟子,他们还并不知道刘玉鸣死亡的事情。

    这次刘山石带领支持他的灵神境和化神境的强者离开清月宗。他对那些支持薛婉晴的人宣称,他们是出去办一些事情的,而且从始至终刘山石都没有表露出他的孙子刘玉鸣死了的事情。

    所以,那些支持薛婉晴的长老和弟子,他们对刘山石没有太多的怀疑。

    很快,清月宗所有长老和弟子都集中在了广场之上。

    清月宗的长老和弟子加起来的人数也不算太多,总共就两千多人。

    薛婉晴见所有人都到场了之后,她立马冰冷的说道:“刘山石已经背叛了清月宗,当然他现在应该也已经去阎王殿上报道了。”

    刘山石毕竟算是清月宗的老祖。薛婉晴此话一出,整片广场立马沸腾了起来。

    清月宗那名灵神境一层巅峰的大长老。他原本就是支持刘山石的,他之前也已经对薛婉晴服软了。可他突然环顾了一圈广场,他的储物戒指一闪,他直接把一个巨大的坛子给扔向了天空之中。

    随后,他右手手掌快速一挥,一把由灵气凝聚而成的刀刃,直接将天空中的坛子给轰爆了。

    从坛子内飘散出了密密麻麻的紫色花粉,整片广场的空气中充斥着一种香的腻人的味道。

    香味在广场上快速扩散,所有人都将这种香味吸入了鼻子里。

    薛婉晴眉头紧紧一皱,她闻出了这种香味是紫蓝花的香味,她美眸中的目光定格在了大长老的身上,质问道:“你在干什么?”

    清月宗的那名大长老,他突然仰天冷笑道:“哈哈哈,反正我也活不成了,我当然要让更多的人给我陪葬的了。”

    在大长老话音落下的时候。

    广场上一些实力不济的弟子,他们身体上的皮肤快速的崩裂出了一道道的血痕,很快,他们身上就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血痕了。

    在他们身上出现一道道血痕之后,他们体内的鲜血在快速的被蒸发,他们试图想要愈合血痕,可他们无论如何也做不到,一个个脸上都充满了痛苦神色。

    紧接着,那些实力比较高的长老,他们身上也开始出现了一道道的血痕。

    在场唯独只有去了圣冰岛的薛婉晴和叶晨峰等人身上没有出现血痕,就连大长老以及那些支持刘山石的人,他们身上也开始出现血痕了,身体的鲜血通过血痕也在不断的蒸发着。

    “这是怎么回事?大长老,你在做什么?”

    “我们的身体怎么会这样?我感觉身体内的鲜血在不断蒸发。”

    ……

    那些原本支持刘山石的人,他们一个个质问着大长老。

    清月宗的大长老,他疯狂的喝道:“薛婉晴,这是刘山石的祖传剧.毒血干骨碎,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刘山石有解药,紫蓝花的花香味能够激发血干骨碎,让这种剧.毒立马显示出威力来,他在得知他孙子死了之后,他早就偷偷的对清月宗所有人的人下了此毒。”

    “而我早就被刘山石给控制了,我体内的血干骨碎是最浓郁的,每次刘山石都只会调制一份解药,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人能够救得了我了,除非是六品解毒丹。”

    “当然你们中的毒虽然比较的轻,但我知道除了刘山石的解药之外,只有五品丹药青元返命丹能够化解你们体内的剧.毒了”

    “青元返命丹的丹方只有中洲的炼药阁总部才有,而且距离我们清月宗最近的一个炼药阁分部,其阁主也只是五品炼药师,他根本炼制不出青元返命丹的,再说就算他能够炼制出来这种丹药,他会帮清月宗炼制数千颗吗?”

    “再者,就算他会炼制,你们也求得他炼制了,他一天能够炼制多少五品青元返命丹?你们都要给我陪葬。”

    “等到你们体内的血液蒸发的差不多了,你们全身上下的骨头也都会一根一根的化为粉末。”

    大长老直视薛婉晴,冷笑道:“最后清月宗只会剩下你们几个人了,那么清月宗还算存在吗?让整个清月宗给我陪葬,这也值得了。”

    “照理来说,我应该要恨刘山石的,是他让我中了最浓郁的血干骨碎,但我不甘心就这么死了,让更多的人和我一起死,这样我才能够死的舒心一些。”

    这清月宗的大长老完全是精神有些失常了,他竟然做出这样损人不利己的事情来。

    难怪刘山石在临死前说过,你们会后悔的。

    原来刘山石早已经准备好了这一切。

    ……